河北三河市迫害法轮功者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六日】◎孙某某,男,三河市燕郊镇某村村主任,他母亲和小姨都是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孙某某母亲和小姨一起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孙某某知道后,怕她们被扣在北京,就自己开车到天安门去找;将她们拉回家后,又怕镇政府知道,出于自保心里,将他母亲送镇政府非法关押三天,将他小姨送燕郊开发区洗脑班迫害多天。

没过几天,孙某某出现肝病中期,并逐渐恶化。到二零零九年,人都快不行了,脸色煞白,头发也掉光了,整个人都脱相了;到北京大医院换血,一年至少花去十几万元。还找神瞧(附体巫医)看,能想到的办法都用了,也不见好转。法轮功学员多次给他讲真相后,孙某某终于明白真相,肝脏不再萎缩;经常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妻子也念,现在满面红光,头发又长了出来,生意兴隆,资产达千万元。

◎郭金华,男,三河市燕郊开发区前赵村人,中共党员,在村里当过民兵连长,出事时五十九岁。

二零一一年五月,大法弟子找到他,给他讲大法真相,劝他三退(退出党团队组织)保平安。他严词拒绝、坚决不退,说:“我费很大劲才入的党,我还想升官发财呐!”说了很多诽谤大法的话,并把大法弟子轰走。因受江氏谎言欺骗,至此犯下谤佛谤法大罪。

刚过两个月,噩耗传来:郭金华平时以修车为生,懂得电气焊的知识和技术,也做电气焊业务。一天,在焊一个大液化气罐时,发生爆炸。一条大腿被炸飞,越过东边房顶、被炸到二十多米以外的农家院子里;肚子被炸破,肠子流了一地;右手给炸没了,血肉模糊,惨不忍睹,身体碎片有的被炸到一百五十米远。又一个可怜的人被谎言给害死了,只可惜他致死也没有明白,是江泽民犯罪集团害死了他。

◎冯士元,男,六十岁,原段甲岭镇高家庄村书记。一九九九年开始积极配合监控、打压本村冀和平、厉永莲等法轮功学员,偷听、蹲坑,威胁不许发真相材料。二零零二年十月左右,冯士元带镇“六一零”和派出所人员,去厉永莲妹妹家绑架厉永莲,结果扑空。还有一次,镇“六一零”派人对本村大法弟子蹲坑监视,冯夜里巡查,发现没人,结果是这些人在一家打扑克,冯当时就去镇里告状,镇里来人把打扑克的臭骂一顿,重新做了安排。

二零零五年皇历三月前后的一天上午十一点,冯士元骑摩托车去三河市医院拿他老婆身体检查的结果,家里人不让去,说要去也等吃完饭去。冯不听执意要去,事后村里人听他家人说:“那天就像有鬼催他一样,非去不可,拦都拦不住!”上102国道十五分钟左右,在黄土庄沿口加油站附近被大货车撞的昏迷不醒,面目皆非,送到三河市医院拒收,转到北京,两天后抢救无效死亡。死之前已经安排好自己过六十大寿,没到日子就撒手离去。冯士元还贪污腐败,与儿媳妇多年不清不白。他死后好多村民议论纷纷:他是没干好事,迫害法轮功遭报了。

◎王闫存,男,燕郊镇某村村民。二零零一年左右,燕郊本地一位大法弟子收留了一位外地来北京上访的大法弟子在家里暂住,这时燕郊本地这位大法弟子家正在被村里派人监视,负责监视的人叫王闫存,知道他们家收留了一个外地大法弟子,就到村大队去举报。大队先是派人来劝说本地大法弟子让那位外地大法弟子离开,晚上大队的人就带着公安局的人来绑架那位外地大法弟子,好在那位外地大法弟子已经提前走了,使绑架她的阴谋没得逞。这个事发生后没几个月,举报大法弟子的王闫存就死了。可怜在无知中迫害大法弟子遭了恶报。

◎白文志,男,原三河市高楼镇镇政府综治办“六一零”人员,其父是原高楼镇武装部部长,兄弟三人,白文志排行第三。在他任职综治办期间,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一次,他参与绑架了一名五十多岁的女大法弟子,他把这名大法弟子从车上拽下来,一边用脚踹这位大法弟子的肚子,一边嘴里还骂:让你跑,让你跑,这大热天的,我们满处找你去,你不让我好受,我也不让你好受!二零零三年年底,白文志出车祸身亡,死时年仅二十三岁,本来打算第二年结婚的。年纪轻轻,就因为听信中共的谎言,参与迫害大法,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张连树,男,一九五八年当兵,曾任廊坊军分区政工科长,永清县武装部长,九零年左右退休,居住在三河市永和院干休所。张连树爱好气功,还办了气功门诊,但自己却患了肺癌,还动了手术。有大法弟子多次上门给他讲真相,他不但拒绝听,还把给他的真相材料全烧掉,说:“我要不看你是熟人,我正想举报你哪!”还说些对大法、大法师父不敬的话。二零零零年腊月,张连树脸肿的很大,过年前后死亡,死时六十多岁。

◎杨连文,男,五十八岁,原三河市商业局副局长。九九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以后,杨虽然不主管迫害法轮功,但却积极主动配合迫害,经常给出坏主意,还经常在公共场合放狠话:“江某某整他们还是轻,我要是江某某,全枪毙。”想置法轮功学员于死地。

因为仇恨法轮功,杨连文得了重病,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等等;还殃及家人,其妻在本市某中学当老师,四十多岁就暴病身亡,儿子交了女朋友也散了。杨连文现在虽然有钱,但生活的很郁闷。

◎闫振明,男,燕郊镇东菜各庄村委会会计。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经常带领不法人员到本村法轮功学员家骚扰、绑架,还主动代替法轮功学员签写不炼功保证。二零零七年前后,闫振明患肝癌死亡,才五十多岁。

◎亢宝库,男,燕郊镇东菜各庄村电工。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负责监视本村法轮功学员,参与迫害。二零一零年前后,亢宝库患脑出血死亡,死亡时四十五岁左右。

◎汤宝玉,男,燕郊镇东菜各庄村人。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手村委会指使撕毁大法真相标语,用小铲儿铲大法弟子用来救人的真相。二零一零年左右,汤宝玉患血压高转脑出血,死在医院里,花钱也没治好,死亡时六十来岁。

◎赵文海,男,燕郊镇东菜各庄村人。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本来村委会指使、安排他媳妇去破坏大法弟子救人的真相标语,女人打麻将去了,男的就去干这坏事。二零一二年前后,赵文海在村东边大马路上,被无牌夏利车撞死,时年不到六十岁。

◎廖万良(音),男,燕郊镇东菜各庄村人。受谎言欺骗,也是为挣那一天五十块钱,受村委会指使监视法轮功学员,学员到地里干活,就追到地里;他有事脱不开,就让他媳妇、儿子轮换着去监视。二零零九年前后,廖万良患脑出血,花了四十多万做开颅手术,也没治好,死亡时六十出头。

◎郭福瑞,男,三河市燕郊镇四街人。在江泽民疯狂迫害法轮功的日子里,他为领那一天二十元钱,经常监视大法学员,撕大法弟子贴的真相标语。法轮功学员给他真相材料他也看,看后不知是扔了还是撕了,反正没往心里去,等上面压下来迫害,每次监视法轮功学员还有他。后来,郭福瑞死于胃病、心脏病,死时七十多岁。

郭福瑞女儿郭丽,开早点摊、卖油饼豆腐脑。大法弟子给她真相材料也接着,却用这些救人的宝贝擦桌子,还撕过大法弟子贴的真相标语。郭丽得了白血病,四十多岁就死了;死后一个月,她丈夫就又搞了一个结婚了。

郭福瑞儿子郭长海,买了一罐燃气,卖气的师傅说给他搬进去安装好,他说:“我会安,不用你了。”回去自己安装完,想抽支烟、随手拿出打火机点香烟,没想到燃气没装好漏气,瞬间大火就起来了,厨房全都着了。郭长海倒在火海里,人最后烧成了糊碳,身体缩成几十厘米,惨不忍睹。

佛法是慈悲的,但威严同在。善恶有报是天理,这是无神论者万万想不到的。自古以来,迫害佛法修炼者的都是重罪;对佛法不敬,出言不逊,都是犯下谤佛谤法的大罪呀。法轮大法是救世的佛法,大法弟子制作的真相材料、贴的真相标语,都是救人的,谁故意毁坏他,不就是害人吗?同时也是害自己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