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坊政府、企业、教育等系统人员遭恶报实例

河北省廊坊市参与迫害法轮功者遭恶报实例(5)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日】

三、政府、企业、教育等系统人员遭恶报实例

◆杨连华,回族,大厂县人,六十六岁左右。二零零五年一月至二零一一年八月,任大厂县县长。和他的政治搭班孙宝水一样,杨连华任职期间,大厂县迫害法轮功学员人数最多、罪恶最深重。

二零零六年二月,对刘淑英等四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重刑;非法劳教十一人。二零零七年年底至二零零八年初,邪党奥运前大厂县公安局、“610”、国保队伙同派出所不法人员,先后绑架了李文明等十余位法轮功学员。接下来的大半年时间,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强行把六十多岁的妇联退休干部韩秀荣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廊坊洗脑班迫害,韩秀荣受迫害时间长达六个月。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七日起,又先后把朱凤成、杨守彬、于金印绑架到廊坊洗脑班迫害。这些斑斑罪恶,杨连华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人所做的一切,上天都给记录着。在祸害好人的同时就注定了毁灭自己。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下午三点,杨连华被保定市纪检人员和武警带走,并当场宣布批捕;第二天宣布因涉嫌违纪违法被正式逮捕。

◆陈福红,廊坊市管道局多种经营有限公司厂长。积极跟随江氏集团迫害本单位的法轮功学员。一次次的劝善不但不听,还变本加厉。二零零零年七月三日公布了开除本单位法轮功学员的厂籍,陈福红明知道她们是好人还一意孤行。天理难容,遭到了恶报,两次车祸险些丧命。

第一次车祸,全车人都没事,只有他脖子缩到腔子里去了。法轮功学员听说后,不仅不怨恨他,反而非常同情他,于是,法轮功学员怀着一颗慈悲的心又去他家给他讲真相。可是,他就是听不进去。结果第二次酒后驾车,陈福红钻到大车底下,据说造成两死一伤。他本人骨盆粉碎,卧床不起。他被单位双开了(开除党籍、公职)。法轮功学员听说后,再次去他家给他讲真相,这次使他良知有所醒悟。

◆崔景华,生前曾任职于廊坊市大城县人行、县宣传部、县人委、县水电局、省水利厅、大城县政府、人大、政协等部门,退休时任廊坊市水利局正处级调研员。此人一贯紧跟潮流,人称官场“不倒翁”。常赶时髦乱写一些诗词来邀功请赏。法轮功被邪恶迫害后,此人以写诗歌形式攻击诽谤大法及创始人,并于二零零二年一月自费出版诗集一千册,到处兜售散发,毒害了许多人。于二零零三年过年期间广结旧友新交,散发流毒,在返回等车时被撞死,曝尸街头。

◆王庆勇,廊坊药材公司经理。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一直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从不手软,不但开除单位大法弟子,还参与绑架。后因贪污被判刑一年。

◆汪玉祥,原廊坊市安次区仇庄乡书记,与其子助纣为虐,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日(黄历腊月二十九),他二十岁的儿子开车从廊坊回老家葛渔城镇杨场村过年,半路车撞到树上,人当场死亡。

◆朱明杰,廊坊市前锋机械厂原党委书记,男,五十多岁。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经常谩骂法轮功,下令开除本厂法轮功学员党籍、公职。在工厂都发不出工资的情况下,还出资几万元把法轮功学员送进洗脑班进行迫害。还亲自报警抓捕外单位大法弟子。不久其妻手被面条机绞伤。随后本人坐车外出,车突然起火化为灰烬。幸拣一条性命。其女刚结婚,女婿得尿结石,女儿流产。迫害法轮功殃及全家,灾难不断。朱明杰的积极表现也没能够保住自己的乌纱帽,于二零零三年被撤职。

◆王久亮,廊坊市安次区码头镇前辛庄村治保主任,一见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标语,就叫其哥王久光涂抹,让其哥挣一份奖金。恶报很快招来了。二零零三年,王久光的女儿与其大姑姐的丈夫乱搞男女关系,败坏人伦,在当地影响极其恶劣,不好收场,后喝毒药自杀。王久光得脑血栓住院,老伴常年有病。

二零零六年底,王久光又撕毁了贴在家门口的法轮功标语,二零零七年正月初二,王久光儿子一家三口去拜年,出了车祸,刚一岁的孙子还没到医院就死了,儿媳梭子骨被撞断。

◆波会友,男,廊坊北旺乡李桑园村村长,五十一岁。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日,去绑架法轮功学员,嘴里还喊着:“我就不信治不了你们法轮功,如果我要治不了你们,明天就让我见阎王爷”。第二天早上七点他突发心脏病死亡,满脸青紫,死状非常悲惨,真的如他愿去见了阎王爷。

◆李元净(音),廊坊市仇庄乡政府工作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贴的真相粘贴,他害怕领导看见说他工作失职,怕丢掉饭碗,所以他天天在他的辖区内转悠,看到大法真相粘贴就揭。法轮功学员知道后,就告诉他不要这样干,对他不好。可是李元净听不进去,他不但毫不隐瞒是自己干的,而且还说:“我每月挣人家(邪党)二千多元钱呢,就得听人家(邪党)的。”在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在办公室里李元净感到身体不舒服,不一会儿,人就不行了,终年才四十九岁,给中共邪党当了陪葬品。

◆陈福才,廊坊市测绘院纪检书记。一九九九年七月,紧跟江氏集团,积极参与对法轮功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对其讲真相,他不听不看,还口出狂言。二零零零年初,测绘院职工王世海,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绑架。廊坊市公安局和其单位去车,将王世海非法押回廊坊市时,途中不幸出车祸,王世海被撞至大腿骨脱臼、骨折,人昏迷不醒。押送的恶人怕担责任,将昏迷的王世海弃之路边不管了。后来,王世海被家人抬回家。陈福才还是不放过他,三番几次到王家威逼、恐吓,要王世海放弃修炼大法,交出书籍,不然就要开除公职,扣除工资等。结果,就在那天晚上,陈福才出门遛弯儿,猝死在楼道内。

◆周文臻,男,五十七岁,原三河市副市长、邪党副书记。在其任职期间,积极推动迫害法轮功。二零零零年,三河市首次对法轮功学员宋建国、厉永莲、薛树清、郭春英、邓雪梅等非法开除公职,三河电视台公开进行污蔑性报道,周文臻对此恶性事件负有一定责任。二零零七年六月,三河市秉承上级命令,成立所谓“严打整治专项斗争领导小组”,明确指令迫害法轮功,组长正是周文臻。其多次下达文件,要求各单位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摸底盘查,详细上报等。二零一四年,周文臻因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被逮捕,后因患肠癌被“取保”。

◆冯宝才,男,五十二岁,原三河市齐心庄镇镇长。二零零零年在齐心庄镇政府工作期间,曾直接参与对法轮功学员贾学云的迫害,贾学云后来被唐山开平劳教所迫害致神志不清,当时险些死亡(三河市医院已经告诉家人治不好了),后来转院到顺义,死马当成活马医,命虽然捡了回来,但是人却变傻变残了,至今生活不能自理。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三日上午,冯宝才在文化局上班时心血管病突发,立即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于福,男,六十多岁,原三河市黄土庄镇掘山头村书记。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派人在门外偷听、监控本村大法学员,威胁不让发真相材料等等。二零一三年前后,于福几个人开车去唐山买海鲜,车门无故自行打开,其他人无事,只有于福一人掉下车,猝然摔死。

◆周再生,男,原三河市燕郊镇诸葛店村邪党书记,几年前在高楼派出所上班时,就殴打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周再生回诸葛店任村书记,在职期间,配合当地六一零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及公安局人员,把四名法轮功学员绑架进拘留所、洗脑班、劳教所、监狱。法轮功学员曾多次给周再生讲真相,劝他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否则会遭恶报。他不听不信,一意孤行,继续参与迫害。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周再生得肝癌死亡,死时五十四岁。

◆吴永生,原三河市李旗庄镇西杨庄村干部。曾撕毁大法真相材料,谩骂大法,为此遭报牙疼了一年多。在此期间法轮功学员向其讲真相,并告诉他今后不能再骂大法了并真心改过,牙就不疼了。谁知吴永生不但不醒悟,还扬言:“我要是总书记,我把炼法轮功的全整死。”话说完没几天,于二零零六年三月初就得了尿毒症、肺部积水、下肢无知觉、嘴也不会动了。花了不少钱也没能保住命,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二日,吴永生在极其痛苦中死去。

◆张希华,男,三河市燕郊镇小胡庄村村长。利欲熏心,紧跟江氏流氓集团参与迫害。一九九九年十月份,法轮功学员吕春凤去北京依法上访,被当地公安接回,送到三河看守所。有本村法轮功学员找到张希华,希望他把吕春凤接回家。张希华却说:谁要是给我五千块钱,我就把她接回来。结果,吕春凤被非法劳教。家人去找村书记要给吕春凤送衣物,村书记同意让张希华开车去,张希华谎称车坏了,家人只好自己打车去唐山开平劳教所。就在当天夜里,张希华却开着村委会的车,拉他的朋友到北京给小孩看病,汽车撞到北京八王坟附近的大望桥上,张希华当场死亡,他朋友一家三口都没有受伤。

◆贾广通,男,六十多岁,原三河市燕郊镇诸葛店村村干部,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谤师谤法。几年来,贾广通患腰椎盘突出,二零零七年,花了六万多元做手术,也未能治好,还有脑血管病等。

◆朱宏(音),男,四十六岁,三河市泃阳镇小曹庄村长。朱宏身为一村之长,本应该维护村民的利益,惩恶扬善,可是他却违反常理,于村民的安危而不顾,只要是“上级”的旨意,不管好坏一律照办。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朱宏听从上级安排多次拿着漆桶,涂抹法轮功学员为救人在墙上写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标语,不断撕毁法轮功学员贴的不干胶和真相资料。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多次跟他讲真相,告诉他不能涂抹墙上的标语、不要撕毁真相,那样会遭报的。朱宏不但不听,反而变本加厉继续干破坏大法的恶事。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五日,朱宏心脏病突发,恶报死亡,撇下妻儿老小,给家人带来无尽的痛苦和伤害。

◆侯纪同(音),男,原三河市黄土庄镇政府人员,曾经参与迫害法轮功,到法轮功学员家里监控。二零一一年前后,侯纪同患胃癌,死亡时才三十多岁。

◆杨贺,男,燕郊镇诸葛店村村委会主任,积极参与迫害本村法轮功学员。在诸葛店村拆迁改造过程中,向开发商索要巨额财物,涉案金额三千六百多万元,成为二零一五年十月,廊坊市通报的市纪委查处的八起顶风违纪的典型案例之一,在看守所被关押至今,已开庭两次,等待他的将是牢狱生活。

◆卢金利,男,五十多岁,原三河市教育局局长。在任职三河市卫生局局长、教育局局长期间,参与迫害本系统法轮功学员。卢金利现在遭报患了甲状腺癌。

◆孟庆昭,男,四十多岁,三河市新集镇党委副书记,曾积极参与迫害本镇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九日,孟庆昭受到严重警告处分。

◆杨春平,原燕郊镇诸葛店村支部书记,曾积极配合打压抓捕法轮功学员,多次骂大法和大法师父,仇视大法恶毒攻击大法,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恶语相伤、迫害善良。在二零零一年因贪污被撤职,并令其退回贪污的赃款。至今仍有人在追查他的恶行,他的儿子杨贺也锒铛入狱。

◆姬成林,男,原皇庄镇政府工作人员。任职期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前后,在一天晚上,姬成林突然暴病身亡,死亡时才五十多岁,给家人带来极大痛苦。

◆郝庆春,男,五十五岁,原来在三河市新集镇政府计生办工作。二零零零年二月底,郝庆春和新集镇政府一伙人闯入小王庄村一张姓法轮功学员家中,要强行绑架这位学员去堕胎。这位学员修炼前结婚好几年都没能生孩子,因修炼大法身体康复而怀孕,当时已四个多月,而且是第一胎。当家属质问为什么强制堕胎时,这伙人居然说什么:“因为你炼法轮功,就要强制流产。”

二零零五年正月十四,在三河市杨庄镇公路上,郝庆春骑摩托撞在一辆大货车主机与挂斗的连接处,被挂在大货车上拖走二十米远,脑袋留在头盔里与身体分离,肠子流了一地,全身除两大腿还算比较完好,其余面目皆非、支离破碎,惨不忍睹。他的儿子用铁锨和尼龙袋给收的尸。

◆孟昭山,男,原三河市黄土庄镇栲山二村村委会会计,积极参与迫害本村法轮功学员。多次带领镇政府人员绑架、骚扰本村大法学员,学员到地里干活,他就带人到地里去找。二零零八年,遭恶报患食道癌,死时六十岁。

◆李振福,原三河市燕郊镇诸葛店村主任,紧跟江氏迫害法轮功学员,积极配合打击抓捕法轮功学员,盯梢、监控,给公安局通风报信,协助“610”去法轮功学员家中恐吓。已上国际法网恢恢恶人榜。在二零零零年出了车祸;在二零零一年被撤职。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