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景泰:河北卫视歪曲事实诋毁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七日】我叫康景泰,是一名法轮大法学员,今年44岁,是河北省三河市人。

2016年11月12日河北卫视播放了诋毁法轮功的节目,视频节目中有我的镜头。几天后三河电视台也转播了,并且《河北日报》在11月18日也添枝加叶、严重歪曲事实报导此事。

此事给法轮大法造成了极坏的影响。在万分痛悔的同时,我想把我亲身经历的事件过程详细的说一说,让受迷惑的世人从我的经历中,看清中共的造假新闻是怎样炮制出来的,它们是怎样违反宪法36条和35条,剥夺公民信仰和言论自由,肆意迫害好人的。

我首先要说清的是,河北卫视的视频最后那几句话“什么迷途知返”等等,是违心话,是我在不配合记者就要“让国保找你”“执行实刑”的威胁之下,以及2001年在廊坊万庄劳教所,我被迫害生命垂危的恐惧阴影之下,被迫说的假话。

还有《河北日报》报道中的开头和结尾那两句诽谤法轮功的话,根本不是我说的,是记者自己胡编,反而把诬陷的脏水泼到了我的头上。

报道还造谣说我与妻子感情不好,家庭经济紧张心理压力大才更加“痴迷”法轮功的,最后说什么我很后悔,以后要怎样怎样,其实我根本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2016年10 月22日(星期六)上午,三河司法局矫正股股长乔学松(电话:18630634066)打电话得知我在门诊后,追到家中让我配合做一个诋毁法轮功的宣传片。

我由于屡遭迫害,怕心很重,不敢断然拒绝,然后他给我列了四点内容:1)是怎么开始炼法轮功的,2)是怎样想到用伪基站宣传法轮功的,3)发了什么法轮功信息,4)发了多少条。让我写个草稿,周一上午去司法局交给他看一看。

中午12点以后当我静下来仔细想想,我觉得这种害人害己的事不能做。我就给乔学松打电话说:我不想做这件事情,也希望他不要参与,这样对他也不好,迫害法轮功会遭报应的。他看我态度很明确,也确实是为他好,让我给副局长雷建国打电话,说这事他做不了主。

随后我拨通了雷的电话(13731636390),告诉他此事我不能配合做,诋毁法轮大法的事是要遭报应的,又给他讲了当前的形势。他看一时说不动我,就说呆会儿再找我谈,就把电话挂了。

当天晚上八点左右,雷建国和乔学松两个人开车来到我诊所,当时有病人,他们把我叫到药房,说我们这个案子,我的亲戚和法院方面怎么利用关系,怎样因为我转化才判缓,说我若不配合做宣传片对不起亲戚朋友,他们不好办;如果做了以后还可能会减刑等等。由于害怕和头脑不清,我违心同意了,他们才走了。

当天晚上我和家人说此事,家人劝我不要做此事,并且给我很大鼓舞,建议给雷局长写封信说清楚此事。我考虑再三也觉得写封信可以说的更清楚些。随后在第二天(10月23日)花了一整天写了一封长信,讲述了法轮功真相和大家都不能配合做此事的理由。

10月24日早上,乔学松给打电话让我去司法局,我带着信找到雷局长,他大略的看了此信,虽有些触动,但还是坚持让我配合做宣传片,还说要不然让国保找我,或找法院给我取消缓刑,执行实刑。我以身体不好为由不愿做此事,他说他可以与电视台的人说说,只要十来分钟就结束。跟我说你只应付一下,回家再去忏悔。

我在怕心的支配下,又违心答应假意配合一下。这时雷建国拿出一份文件,看了看,跟我说了与乔一模一样的四点要求。我看见竟然是红头文件,才醒悟这是一项政治任务,我说为什么下这么大的力量?敢情是中共的政治任务。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是不会管我们这些善良群体的感受和死活的。

当天下午,河北卫视的记者先去三河法院所谓的采访、了解案情,让我等着。大约四点半左右,几个电视台的人来到司法局,问我是怎么学的功、怎样转化的等等。我说我早年因为身患高血压,在大学时学的法轮功;法轮功被迫害这么多年,我屡遭迫害,给家庭造成了巨大的痛苦,又谈了买广告机的目的。他们一听我说的与法院说的不一样,不让我说了,就给我拍了几个镜头。

后来我看到做出来的节目,我说的很多正面的话都被剪掉了,只保留了他们认为有用的可以抹黑法轮大法的部份,并且我怀疑他们把我的声音有一部份进行处理了,让人感觉我好像带着哭腔、万分痛悔的样子。

我还要说明的是,我的身体不好完全是因为中共的残酷迫害造成的。1994年炼法轮功之后,不久我的高血压就好了,身体多年一直很健康。高血压的复发,是2001年在万庄劳教所,那时候一天十八九个小时不停的捡豆、缝足球,高强度劳累、挨打受骂、担惊受怕,我的高血压才复发的。最后我的血色素低至2.3克,险些死在里面……

多次残酷的迫害与折磨,使我的内心埋下了极度恐惧的阴影;每被逼转化一次,我的身体就更加恶化一次。头晕、高血压、全身发凉全出现了,身体每况愈下。特别是2014年我再次被绑架进看守所,当时血压高达240;二十天后我又被非法拘禁在廊坊洗脑班近两个月;我被所谓高压转化之后,身体状况更是日趋下降,当时头顶的头发几乎掉光,时常头痛欲呕,精神恍惚,肾区疼痛,严重抑郁……

从我亲身经历河北卫视公然造假事件,我真切体会到中共媒体为达目的,移花接木、偷梁换柱,从而欺骗世人、迷惑大众。

从司法局出来后,我一路踉踉跄跄走到家来,我知道我做了大恶事。我做了这么大的坏事,师父仍然为弟子着想,怕弟子摔倒了一蹶不振,仍慈悲的对不争气弟子珍惜看护,我真切的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

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法轮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今以后我更加坚修大法,知耻而后勇,在以后的生活中处处事事以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弥补给法轮大法造成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