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武警军官庞良被郑州监狱迫害命危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七日】(明慧通讯员河南报道)河南现年四十一岁的原武警军官庞良,因坚持修炼法轮功,遭中共迫害,失去工作并被非法劳教三年加期一年,期间被打断胳膊。二零一零年庞良被非法判刑三年,被投入郑州新密监狱;二零一三年又被绑架、非法判刑三年,目前在郑州监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非法劳教三年加期一年,打断胳膊

庞良,男,曾任河南焦作武警支队副指导员,因坚修大法被非法关押在河南许昌劳教所。二零零二年年底,庞良因为喊真相口号,劳教所恶警恼羞成怒,即指使包夹犯人捂住庞良的口,按在地上拳打脚踢,随后架到中队办公室。中队长贾子刚等人把庞良捆住之后,高压电棒、扇耳光、拳打脚踢都用上了,致使庞良右小臂骨折。

二零零三年六月份,庞良给同修传递经文,被恶警发现后,把庞良弄到没人的房间里,坐上“舒服椅”、穿上“约束衣”,双腿绑在椅子腿上不能动,再扣上头盔,塞上耳塞,反复播放诽谤大法和师父的录音,再有两个包夹看着一个星期都没让庞良睡觉,不让吃饱饭,有时连大小便都不允许。

此次迫害使庞良的双腿肿瘸了两个多月才渐好。由于这两次迫害,使庞良右臂伤势加重,不得不将右臂蜷着,不能参加生产劳动,个人生活上也受到严重影响。

二零零四年五月末至六月初,迫害大法弟子最卖力的大队长师宝龙,以庞良没走好队列为由,先是责骂庞良,接着唆使犯人中午时分在太阳最热时训操庞良,直到大汗淋漓后再强行让他写检讨,就这样一连两个星期百般折磨、刁难。突然一天下午,三大队全部停止生产开庞良的批判检讨大会,令人哑然失色的是:庞良被绳捆着一只半胳膊、脖子被高压电棍电的满脖子的燎泡、脸被打得红肿、满嘴挂血的被押着出现在人们面前。在场的法轮功学员大多数都是敢怒不敢言,当时连生产车间楼上的外工人员都愤愤不平。

二零零六年夏,庞良因没有按恶警徐水旺的要求写汇报,恶警指使吸毒劳教人员聂勇以热情倒水为由,将刚烧开的水倒在庞良的腿上,当时庞良穿的单裤。期间法轮功学员杜志良发现个人携带的食品出现异味。包夹庞良的张春木同庞良一起吃自带食品,也曾发现食品异味。吃饭后,庞良出现面黄,高血压,全身无力,劳教所医务室说是贫血症状。不久张春木出现同样症状,被送往医院。

在许昌劳教所,庞良被多次打骂、酷刑迫害。2004年某月的一次接见后,在生产车间的门口,我听到几个恶警正在议论,庞良的单位领导过来接见,在接见室,庞良给单位领导讲真相,被监控到,他们在密谋对庞良迫害。下午四点多时,一个人问庞良所在班的班长:“庞良怎么不干活?”答:“刚刚被上了两绳,那还干啥活。”(这是我亲眼所见的事实)

庞良被非法劳教三年,河南省第三劳教所(许昌)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延期一年,非法关押近四年,回家后被所在部队开除,户口被注销。此后,庞良以卖水果维持生活。

第一次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零九年河南开封市国保特务头子刘跃进与龙亭公安局国保特务李贵先勾结,在对庞良进行长期跟踪监视之后,于九月十一日在庞良接大女儿放学回家时实施了绑架,连其不会走路的小女儿一起劫持到开封市北书店派出所。其后庞良又被非法关押在通许县看守所长达七个多月。当时庞良的妻子带着一双年幼的女儿寄居在娘家(大的六岁,小的才两岁),失去生活来源。

二零一零年不知什么时候,开封市龙亭区法院对不放弃信仰的庞良秘密开庭判刑三年,于五月五日送往郑州监狱加重迫害。其家人和本人都没有接到“判决书”,更无从得知所谓的公诉人、审判长、陪审员、书记员等最基本的庭审人员的姓名。

位于新密的河南郑州监狱郑州监对法轮功学员迫害还有一种手段,就是从身体病症方面下手。对法轮功学员的身体特别“关心”,经常对年龄稍大的人量血压。常以检查身体为名,在法轮功学员身体上找“毛病”。和医生串通一气,小病大作,甚至没病安病,逼迫“治疗”吃药(不知道是什么药)。不吃药就让犯人打骂侮辱,在“治病”中消磨人的正念和意志,以此为突破口,达到“转化”的目的。有的法轮功学员在外面多少年已是身体强壮没病,被绑架到监狱后却被“关心”成有了病。甚至小病“治”成大病。用这种方法把一些法轮功学员“治”得身体虚垮,甚至成了残疾,或死亡。

曾经作为部队军官的庞良,身体壮实,2011年在九监区不到一年时间就被“治”的下肢肌肉萎缩,不能行走。

第二次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八日庞良被开封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刘跃进等人绑架。十一月十九日,开封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和南苑派出所警察闯到他家非法抄家,抢走笔记本电脑两个、现金一千八百元。亲友去开封市看守所给他送棉衣,看守所人说“没这个人”,去开封县看守所,也说没有此人。有人透露,庞良被秘密关押在开封市看守所。

庞良又被非法判刑三年,被非法关押在郑州新密监狱。庞良被迫害,多种疾病并发,二零一六年卧床半年多了。监狱给庞良的家人打电话,称庞良患有风湿性心脏病,让家属去监狱看望。八月二日,弟媳李彩艳陪婆婆、庞良的母亲从辽宁北镇去河南监狱看望庞良。

到监狱后,见到第九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区)的队长和×教办公室主任李喜龙。李喜龙让婆媳在庞良患病通知书上签字,庞良的弟媳和母亲想看一下通知书上的内容,李喜龙无理地不让看,说签完字再看。庞良的弟媳和母亲说,不让看不签。李喜龙命令监区队长写上“拒签”,并告诉家属回家。

在庞良老母亲强烈要求下,她们见到了庞良。当时,庞良被三个人架着走出来,骨瘦如柴,非常虚弱。庞良说,他出现血压时高时低,进食困难,风湿性心脏病、腰椎压迫神经,导致行走困难。

八月四日,家属再次找到李喜龙,要求保外就医,遭到拒绝。家人问为何不符合保外就医?李喜龙又没有明确理由。后来,在家属的正义要求下,监狱方答应去新密市人民医院诊断,但是诊断结果出来后,监狱方又不敢给家属看,只是说不符合保外就医条件。

老母亲非常担忧儿子的身体,虽然每天住宿开销很大,依然不愿回家。八月十二日下午,家属又到监狱去找李喜龙,结果在监狱的办公楼门口,被新密市新华派出所警察绑架,并把她们所住宾馆的个人物品非法查抄,抢走一个MP3和一本《洪吟二》,婆媳被非法关押到新密市拘留所。

新密市警察又联系辽宁北镇的警察联合迫害,最后把庞良的弟媳李彩艳非法辗转关押到锦州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河南新密市的警察联系李彩艳家乡的警察,联合对其迫害,随后北镇市国保与廖屯镇派出所警察到李彩艳的家里去抄家。北镇市国保警察与李彩艳所在村干部一起开车到河南去接人,又将李彩艳和她的婆婆非法关押到锦州市的拘留所迫害。

因为信息封锁和中共恶警迫害的秘密性,庞良的更多迫害细节不能完整曝光。就是这些曝光出来的一部份细节,从中可以看出中共毫无理智的迫害及迫害的残酷与下流,迫害的目的仅仅是要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放弃真、善、忍,认同假、恶、斗。请善良的民众看清中共邪党的罪恶本质与流氓本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