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新学员得救的历程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一日】我的丈夫老张,在他一岁的时候患病发烧,打青霉素、链霉素,药物过敏导致他左耳完全失去听力,右耳和正常人比听力也比较差。使他八岁时才会说话,吐字不清,左边的鼻子也不怎么通顺,九岁就上学了。由于听力差,学习很吃力,所以,他文化程度比较低,表达能力也差。

得法

二零一零年四月一天早上五点钟左右,老张突然说胃疼、喘气困难,我当时就叫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用怀疑的眼光瞪着我,我说:“现在才几点,又是星期六,这么早,挺一会儿,八点以后再说。”然后,我就放神韵光盘,看了不到半个小时,他就睡着了。

到了九点多,我们去了医院。他被检查出了高血压、心脏病、食管裂孔疝(只能做手术),医生让他住院继续检查。结果又检查出胃里有个瘤,胸部、肺部都有积水,还有胆结石。大约住了十一天,我们又到沈阳医大检查,又检查出胃窦糜烂、十二指肠糜烂,做手术就得好几万元。

回到家,我对老张说:“这么多病怎么治呀,那得遭多大的罪呀,能治好吗?跟我炼功吧。”经过我耐心劝说,老张说,“行,我跟你炼。”就这样他开始修炼了。一个月后,老张的单位组织职工体检,他回来一進门就高兴的说:“还得炼功哪,都好了,血压也不高了。”看他高兴的样子,我说:“你得好好谢谢师父,好好修。”

从此以后,他开始学法炼功。但由于他文化低,表面的字的意思都看不懂,每天上班又忙,并没有真正学進去法,只是知道大法好。

魔难

二零一二年过完年,老张开始咳嗽,一天比一天厉害,身体开始浮肿、喘气困难,到了四月份,他已经不能躺下了,一躺下就咳嗽,震的胸疼的厉害。一个星期后不咳嗽了,胃开始疼,几天过后胃不疼了,肚子又疼了,还吐。肚子胀的上下不通,水也不能喝了,饭也吃不進去了,浑身上下都浮肿,穿鞋都穿不進去。本来这些就够他承受的了,这时他浑身又长了象牛皮癣似的东西,满身都是,特别痒痒、一层一层的掉皮。后来浮肿的非常厉害,像水泡一样透亮,感觉一碰就破水似的,走路两腿分开,行走特别困难。这时我和他的心都有点不稳了。我就把他弟弟找来,一起把他送進医院。

大夫一看就说:先住院再检查。一進住院部,用上药很快就排尿了,到了晚上就能吃饭了。因为每天检查也没查出浮肿的原因,一星期后我们要求出院,医生一看老张精神挺好就同意了。没想到回家十天后,老张又开始咳嗽,又开始浮肿了,心脏每天都狂跳几回,特别难受、疼痛。受不了,只好吃药缓解。就这样,反反复复一年多。后来他又出现了糖尿病的症状,渴的不行,还不敢喝水。由原来一个月吃一次药,到二十来天就得吃药。

这期间,同修们也不断的来帮助发正念、切磋交流、在法上交流让他明白法理,帮助老张过关。他也明白了很多,但是总是好一会,接着又反复了。老张又开始咳嗽、吐血,吐的都是烂东西,咳嗽震的胸部开始疼痛,一宿不睡觉一直疼。他从屋里走到卫生间都很困难了,同修们也不断的增加发正念,就这样坚持二十多天,血一直吐而且越来越多,我一看他就有点害怕了,我把他弟弟叫来商量,决定上医院。

片子出来了,大夫吓坏了,说满肚子都是水,右肺子已经烂没了,某项指标癌细胞特别多,随时有可能死亡的危险,让家属准备后事。住進医院的头几天晚上,每天都得对他实施抢救。

一天,老张坐在床上,我看他使劲抬脑袋往窗外看,很吃力的往起抬,一直在往外看,问他瞅啥呀?他说:“我找上天的梯子。”当时,我的眼泪差点掉下来,我说:“大法就是师父留给人上天的梯子。你赶紧想法求师父,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经过二十多天的抢救,老张的心脏稍有些稳定,引流管引出来的脏水也变浅了,烂东西也少了点。大夫说,烂肺子已经没多少了,剩下的已经粘在一起,象铁一样坚硬,并说该做的我们都做了,剩下的就靠你自己了。大夫让他深呼吸、吹气球,让肺子膨胀起来。由于肺子没了,没有肺子撑着,就出现了漏气,冒泡越来越多,靠管已经排不出去多少了。他的脖子开始变粗、胸部、胳膊都是气,我们都很着急。大夫也跟我们商量说,转院到医大看看吧。

到了医大,我们把所有的检查和片子给大夫看,大夫说是晚期肺癌,不用看了。我们要求住院,想把漏气给解决了。大夫说没必要,建议回当地医院往上一点再插一个粗引流管。第二天,我们就返回当地医院了。

到了胸外科安排好了病房,我就跟老张说:“咱们不能靠医院,医院根本就治不好病,只有大法能、师父能。”他说:“你把《转法轮》拿来。”第二天一早,我回家把书拿来。他有时间就看,早上三点起来炼功,开始炼一会儿歇一会儿,仅几天,恢复得特别快,身上的气也消了,也能下地走路了,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转。但肺一直没有膨胀,大夫说他可能永远都膨胀不起来了,一直到死。这次我俩都没动心。

过了几天,主任查房说老张的肺开始膨胀了,有希望了。我们就要出院,大夫同意了。从住院到出院正好两个月。

神奇

出院后的第十一天,老张的肺就不漏气了,使劲咳嗽也没冒泡。他非要拔掉引流管子,可我害怕,就是不敢拔,只好闭着眼睛求师父说:“求师父加持弟子正念,让弟子把管拔下来。”我闭着眼睛正喊着,老张说:“别喊了,管子自己出来了。”我一看,管子自己真出来了。我知道是师父帮忙拔的。我马上把伤口处理好,把引流器扔了。赶快回来给师父上香磕头,谢谢师父给了他生命。我俩哭了很长时间,师父的慈悲是我们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我们擦干眼泪,决心好好修炼、勇猛精進,少让师父操心。

拔掉管子卸掉了包袱,这回老张可轻松了,说出去走走。第二天早上一醒来,我就把纱布揭开一看:太神奇了,那么深、那么大的口子、也没缝针全长好了!我把这好消息告诉大家,谁也没想到,都特别高兴,称大法神奇。

可没过几天,发现老张又喘气困难,一看肚子又大了,腿、脚都浮肿了。我说:“怎么办?”他调整一下心态说:“爱咋地咋地,就不上医院 ,死就死。”听他这一说,我心里踏实一点,但还是很闹心,信师信法打了折扣。我开始找到自己的不足,怨恨心、埋怨心、显示心、急躁心、指责别人的心,证实自我的心、自以为是、没有善心,找到了就去掉它、不要它,一直发正念,不承认它。

经过一星期的发正念、去执着的痛苦过程中,师父把我不好的物质给拿掉了。我这边的物质一去掉,老张就开始排尿了,一个星期后恢复正常,两个月后就正常上班了,体重增加了六十斤。

结语

从二零一零年得法至今,已经是五个年头了,老张在师父的呵护下,经历了生死大关,脱胎换骨的变化,现在已经成为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了。我们全家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没有师父的加持,没有师父的承受,就没有我们的一切。

历时一年多的魔难,我深深的体会到修炼的严肃,是自己修炼意志不够坚定,不能放下人的观念,还在维护那个“私”,才造成了这次魔难,真是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今后,我们一定要加强学法,勇猛精進,救度众生,完成使命,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