诽谤佛法者遭到的对应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十二日】善恶各有所报是佛家讲的亘古不变的真理。作了恶怎么能不遭恶报呢?特别是诽谤正法正道的人所遭受的恶报,更是让人触目惊心。法轮功是佛家修炼的高德大法。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十六年中,有多少恶徒对法轮功与法轮功学员进行无端的谩骂、诽谤、侮辱与殴打。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越来越多的发现诽谤法轮功的人遭到恶报的现象越来越多,而且有些还很对应,就是专门报应在这些恶人的嘴巴、舌头和喉部。我们看一些具体的事例吧。

藏獒撕嘴

河北省武安市北关街人郭从贵,原是北关街道办人员。中共迫害法轮功一开始,北关街道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到大队支部,非法关押一晚。第二天,郭从贵见到法轮功学员就故意出言咒骂大法师父、嘲讽法轮功学员,出尽丑行。

当月,郭从贵就得了恶报,突发脑溢血被送到北京治疗。六年后,咒骂佛法的恶报再次降临到他身上。那一天郭从贵到邻居家送还农具,出邻居家门时突然遭到邻居家藏獒扑咬。藏獒将他扑倒后竟然专咬他的嘴,将他的嘴撕烂,鲜血直流。

二零一一年左右,恶报又一次来找郭从贵,郭从贵得癌症死亡,死亡时六十三岁。

郭从贵对佛法一时的谩骂,使他遭恶报十多年。你看那藏獒怎么专咬他的嘴呢?那就是谩骂佛法遭到的恶报啊。

死后,嘴哪里去了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五日,辽宁省铁岭市铁岭县催阵堡乡派出所所长王志新,强行把原催阵堡乡小屯村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到村委会,有去晚点的,他就在高音喇叭上破口大骂,骂的脏话非常难听。法轮功学员崔玉霞当场难受的晕过去了。

村民们见他这样信口乱骂,就说:“这样的不得遭报吗?”“这样的不遭报谁遭报呢?”事过几天,报应真的找王志新来了。王志新坐出租车回家,撞到前边的大货车上。货车上装的钢筋,正穿在他脑门子中间,撞得可够惨的;再看嘴,都扯到耳朵丫子上去了。

还有比这更严重的恶报呢,不但自己的嘴巴被撞没了,还连带着一家人遭恶报。我们看下面这个案例。

原河南省哲学会理事、郑州市哲学会副会长、郑州大学哲学教授吕鸿儒,七十来岁。他利用自己的身份,狂妄无知地到处做报告攻击法轮大法,并在河南电视台上大肆诬蔑法轮大法,为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摇旗呐喊。二零零三年八月初,吕鸿儒携妻、女儿、女婿和十来岁的外孙女一行五人,开车回老家,祭奠其父去世周年。途中在一零七国道上撞在一大货车车尾,造成老俩口、小俩口当场死亡,小外孙女受伤的惨局。更惊人的是吕鸿儒的嘴撞没有了,单位为其举行告别仪式时,只好用块白布把嘴蒙住。

中共的哲学是以无神论为基础的。法轮功修炼涉及到对神佛的信奉。站在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的角度上看,这都没有什么,各有各的道理。你讲你的学说,他信他的神佛,彼此不干涉不就得了。可是你看这个吕鸿儒,以为自己是个教授,有点所谓的资历和威望,对法轮功横加指责与诬蔑。结果得到的是什么呢?你不信神佛,决不等于你辱骂了佛法就不得恶报。你不但救不了你自己,连自己的亲人都跟着遭殃,而且死后连嘴都找不着。

嚼舌而死

内蒙古赤峰市文钟镇一农村村民李俊英,与丈夫为了牟取一点小利,出卖良知,经常恶意举报村里修炼法轮功的学员。法轮功学员给他们夫妇讲真相,他们表 面上不说什么,但背后却经常向派出所打黑报告,致使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其中部份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二年,李俊英得了一种怪病,几个月后说不了话。临死时,嚼自己的舌头,把舌头都咬下来了,满嘴流血沫子。

在民间,人们通常指那种搬弄是非、挑三豁四的人为嚼舌头。嚼舌头本身就是一句诅咒的话,表示说了坏话,应该受到嚼舌头的惩治。今天看来,这可不只是诅咒的话,要是在这方面犯下了大的罪恶时,就可能遭到这样的恶报。

还有一个嚼舌头的案例。河北省涞水县义安镇庄瞳村邪党村干部张德荣,该人吃喝嫖赌,无恶不作,还曾经赌输,有一次竟把自己的妻子押给他人三天。他还和自己的女儿乱伦,是一个十足的邪党恶棍流氓。中共一迫害法轮功,他就来了邪劲。在村里布置任务,收缴法轮大法真相资料,撕毁大法真相不干胶,还经常骑着自行车到处撕毁和收缴法轮功真相资料,一车筐一车筐地撕毁。

二零一四年五月,张德荣突发脑溢血,到保定市涿县医院抢救。后医院不愿救治,三天后接回家。回家后,全身发烫,用冰块冰镇降温。他陡然打了一个喷嚏,谁知这一个喷嚏导致他把自己的舌头咬断了。五月二十日左右,张德荣被活活疼死。

鱼刺卡死

原新乡医学院教授、图书馆副馆长、计算机专家马立波,正值中年,有资历,仕途颇顺。可是此人却是非不分。中共迫害法轮功,他迎合形势,主动做了一个网站,配合中共恶毒诬蔑法轮大法,助纣为虐,毒害众生。二零零六年下半年,马立波在朋友宴会喝酒时,一根鱼刺卡在喉咙,引发哮喘持续发作,呼吸衰竭死亡,年仅四十四岁,作了中共的随葬品。

许多人都有被鱼刺卡住的经历,可是有谁见过被鱼刺卡死的?这样的比率太小了。反过来说,看看他作的恶有多大吧,办个专门诬蔑法轮功的网站,那得毒害多少人啊!多少人因为看了他的网站仇视法轮功,从而为自己埋下祸根。多少法轮功学员因为这些仇视法轮功的人而遭到残酷的迫害。那能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网站吗?这样的网站散发出来的毒素就是在用毒箭杀人。谁能说鱼刺卡死他是偶然的呢?

骨头卡死

说鱼刺卡死人,可能还多少有点可信度。可是要是被小小的鸡骨头卡死,那可真是少见了。

湖北省武汉市湖北大学原人事处处长付运生,积极参与对本校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致使该校法轮功学员被迫提前退休或被开除学籍、公职、不分配工作、停职等等。此外,付运生对所有被劳教或被洗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经济迫害,停发工资、奖金、不准晋级、提升工资。一天付运生吃饭时,竟被一根小小的鸡骨头卡住了喉咙,立马送医院抢救。一医生主张把骨头压下去,结果,不但压不下去还划破了食管。另一位医生主张把骨头夹上来,结果不但夹不上来,还使伤口更为恶化,感染几种病毒。付运生整整昏迷两周,饱受痛苦的煎熬后断了气。

大学的人事处处长,那可是个要害部门。特别是在中共这种不讲学术,光讲权势的大学内,人事处就是全校教职员工的关卡,它在很多方面都能卡住人。付运生不好好的利用这样的部门方便处在难中的法轮功学员,相反,却处处设卡,主动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被鸡骨头卡住喉咙时,他想没想过法轮功学员被他卡住时的感受?假使说他要体谅过法轮功学员的难处,经常关心他们的话,他就是遇到了这样的小灾小难,那有过不去的道理!为什么一个小小的鸡骨头就是压不下去,还夹不上来?说白了,那就是要卡死他!那是恶报。从另一个角度讲,那不是他自己把自己卡死的吗?正应了那句话:伤害别人就是伤害自己。处处卡别人的人,也把自己卡死了。

痰憋死

鱼刺卡死人,骨头卡死人,就已经是极其少见极其少见的事了,可在诸多的因诽谤佛法而遭到恶报的案例中,还有被痰憋死的呢。

湖北省咸宁市建筑公司的周登芳,极端仇恨法轮功。二零零一年某天,周登芳以喝多酒为借口,把在他家楼上住的法轮功学员蔡慧兰的门叫开,无故的将该女学员毒打一顿。自从打人之后,一向身体健康的他,多种疾病接踵而至。二零零三年五月出院刚几天,他就被一口痰活活憋死,死后尸体青紫。年仅五十七岁。

如果一个人年纪很大了,时常处于昏迷状态,也就是在弥留之际时,会出现咳不出痰被憋死的情况。可是周登芳才五十七岁,已经出院了,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回头看看他作的恶,人们就明白了,他这是在遭恶报呢。

一个小手术要了命

恶报来时,表面看都符合世间的理。可是你要是看看他生前做过的恶,你就知道了表面的理的背后,有着不可思议而又令人信服的必然。我们看下面这个例子。

二零零一年三月份,张家国刚上任湖北省麻城市市长,就批示要对全市法轮功学员进行严厉打击。同年四月十八日早晨,法轮功学员王华君被绑架;下午一点半麻城全城戒严;深夜,王华君被拖到市政府附近的广场上倒上汽油点燃。有目击者发现:火刚起燃时,地上的王华君是躺着的,后被火惊起,身子动了一下,想挣扎着起来。在场的公安们惊恐万分,怕她叫喊出真相。但那时的王华君因受酷刑折磨,已奄奄一息,再无力气起身……后来村民们在她的遗体上发现,她的脖子上留有被刀子捅喉咙留下的洞。显然,恶警是害怕她被烧死前喊出真相。王华君遇害时年仅三十岁。

到了这一年的腊月二十八,张家国上麻城电视台叫嚣,说要在过年期间将所有法轮功修炼者抓起来关押。第二天他就突然喉咙剧痛,经检查,发现喉管长有一个瘤子。除夕那天,准备在麻城市人民医院做手术。手术前先打麻药,谁知麻醉后,张家国不省人事,赶紧送武汉抢救,终因麻醉过敏而成为植物人。在痛苦的煎熬了整整八年之后,于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日死去,终年五十三岁。

张家国头天诽谤了法轮功,第二天喉管就长了一个瘤。那瘤怎么长得那么快?这还罢了,你再看他做手术。那手术肯定是个小手术。放在正常情况下,市长做手术怎么着也得到大一点的医院啊,到北京,到武汉都有可能,最起码也得到象黄冈那样的地市级医院,怎么会在县市级的医院做手术!这只能说明这个手术非常小。可是可别看这个小手术,那是要他命来的。打了麻药他就不省人事,不省人事了他就成了植物人,多少年后他就死了。

从表面看张家国的死很简单,虽说蹊跷,但也符合规律。可那能是人们看到的那么简单的表面现象吗?可千万别用药物过敏这样的理由来解释。看看王华君遭到的迫害吧,那是火烧活人啊!害怕她喊出真相,先把喉咙给捅了。此事肇因于张家国的批示、纵容及教唆,张家国对此案负有主导责任。这是继中共炮制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后,全国唯一一起用烧活人的方式再次栽赃法轮功的惨案。这是一起为逃避罪责而进行的焚烧,是在人还活着的情况下而进行的焚尸灭迹,可谓罪恶滔天。

为了掩盖罪恶,张家国继续加大力度迫害麻城市法轮功学员。老百姓该过年了,他却到电视台大肆诬蔑法轮功,恫吓法轮功学员。结果是他自己年没过去就不省人事了。烧死法轮功学员,还捅人家的喉咙;大过年的还诽谤法轮功,张家国的喉管上长个瘤子,那只是遭恶报的开始。接着他就因打麻药而昏迷,因为昏迷而成植物人,煎熬八年后去世,这分明就是在遭报应啊!从因果的角度看,他去世前所遭到的痛苦跟他犯下的罪恶根本无法比,所以去世后他的下场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在无间地狱中永无休止的偿还他犯下的罪恶!

谤佛法者众,得喉癌者多

诽谤佛法者最常见的一种恶报形式就是患喉癌。因为诽谤法轮功的恶徒多,所以这样的人患喉癌的也多。我们看几个案例。

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大王镇后屯村村主任杜某某主管迫害法轮功。本村造纸厂法轮功学员杜会芳散发大法真相资料,被他看到,就上去扯住杜会芳,动手就打,邻居劝说也不听。最后还诬告到造纸厂,杜会芳被无理开除、非法劳教。不久杜某某得喉癌,痛苦的死去。

河北雄县常庄村郭友柱受中共蒙蔽宣传,仇视法轮功。二零零五年,他刚当治保主任没几天,就在村广播中辱骂法轮功学员。有学员向其讲真相,他一概不听,还说些不好的话。二零零六年正月,他妻子心脏病复发身亡,死时不到五十岁。他没有醒悟,还继续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二零零八年奥运会时他又在村广播中骂法轮功学员,还参与策划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夏天,上天又给了他警示,他儿子的三马车(带车棚的)在露天放着,被雷击中起火,而周围并没有高大的树木或金属杆之类的物体。

二零一零年夏天,郭有柱患喉癌。村民说:“这回他骂不了街了。”法轮功学员本着善心再次给他讲真相,他仍然不听。年前,他做了喉咙支架手术花了一万多元,最后瘦的皮包骨。二零一一年正月二十五死亡,终年五十七岁。

河北省蔚县吉家庄镇二村党支部书记金武借元宵节之日大搞诬蔑法轮功的活动,开着三轮车插着彩旗到处张贴邪恶的标语,敲锣打鼓,大街小巷狂喊乱叫,呼口号,谩骂诽谤法轮功;嗓门粗,声音大,狐假虎威,不可一世。

没过多久,他儿子开的运煤车在西合营撞了人,花了不少钱,经过调解,将煤带车一块赔给人家,落得倾家荡产。二零零三年他本人又患了喉癌,说话发不出音来,诽谤法轮功的高嗓门再也不见了。二零零四年夏季在非常痛苦的承受中做了恶党的牺牲品,结束了他五十多岁的生命。死时还欠外债三十来万。

上述三个恶报案例,两个村主任,一个村支书,芝麻大的官,生活过的也不咋样。可是看看这些人横行乡里,飞扬跋扈的无赖嘴脸,遭到这样的恶报,真是可悲可叹!怎么就不知道给自己和家人积点德呢?

山东莱西市马连庄镇仲格庄村原幼儿园教师阎中民,在中共对大法、法轮功学员的疯狂造谣诬蔑迫害中,主动迎合邪恶,编写诽谤大法的歌曲。他自编自唱,弹风琴,编排秧歌,诽谤法轮功。他的罪恶言行不但毒害了世人,还殃及了自己和家人。她的女儿(约三十岁,未婚)患了精神病;阎中民本人也于二零零七年患上了咽喉癌,不能发声。

阎中民这种人,属于村中的小能人。大的本事没有,可是耍个小聪明,卖弄个学问,显摆个手艺却很拿手。这种人很可悲,在别人眼中就是个小丑,而他自己却常拿耻辱当光荣。法轮功究竟是什么他知道吗?他看过法轮功的书籍吗?他有一点文化人应该有的修养和气节吗?平常卖弄卖弄也就算了,可是要是拿嘲讽救度世人的法轮功作为卖弄自己高明的资本,那他就倒了大霉了。这种人致死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又为什么死了?

黑龙江大兴安岭呼中区“610”主任梁兴,追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不听法轮功学员的善意忠告,诽谤大法。他一跳多高地叫嚷:“我就狂!我就狂!”二零零六年六月,梁兴患喉癌身亡。

二零零一年,王元军任辽宁省东港市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长后,迫害法轮功更加卖力,屡次绑架、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就连除夕晚上都要到住宅区、楼群的楼道里去收缴法轮功真相资料,盯梢抓捕发资料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春天,王元军与政保科长王润龙带领警察到孙桂芝家非法抄家。孙桂芝问:“如果法轮功有一天平反了,你们不后悔吗?”王元军回答:“平反了,我也不后悔。”约在二零零七年前后,王元军的妻子患脑癌死亡。二零一三年春天,王元军患喉癌死亡。

法轮功平反了他也不后悔,这就是恶警的话。可是他还有后悔的机会吗?这样的人根本就看不到法轮功受到世人推崇的那一天。但是也有一些人作了恶遭了恶报后开始后悔了,可是太晚了啊,正应了那句话: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我们看下面这个例子:

辽宁省锦州北宁市窟窿台公安分局原副局长刘德志,五十岁左右,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得了喉癌。可是刘德志经过手术之后不思悔改,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后来喉癌恶化,无法医治。在他去世前的一段时间,他说:还有比等死更痛苦的事情吗?我这是造了孽啊,似有醒悟。二零零四年夏天刘德志死亡。

诽谤法轮功,迫害法轮功学员遭到的报应这样明显,还不能给世人以警示吗?法轮功是什么,世人真的应该认真的去了解一下了。恶徒都遭到恶报了,您不应该了解一下法轮功是怎样教人向善的吗?这可是人亿万载都难遇到的机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