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临汾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山西报道)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犯罪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大法之后,山西省临汾市法轮功学员都遭受了各种形式的迫害。截至目前为止,据不完全统计,临汾市已有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他们生前大多被绑架、抄家、拘留、劳教、判刑,生前在拘留所、劳教所或监狱里受到了暴力毒打等迫害。

这些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既有青年才俊,也有憨厚农民;既有青年妇女,也有高龄老人。现在我们把这些迫害致死案例公之于世,从中可以看到中共江泽民犯罪集团的邪恶。

临汾是位于山西省西南部的一个地级市,历史悠久,传说中帝尧曾建都于此,著名的黄河壶口瀑布即位于境内。临汾市下辖尧都区、曲沃县、翼城县、襄汾县、洪洞县、古县、安泽县、浮山县、吉县、乡宁县、大宁县、隰县、永和县、蒲县、汾西县、侯马市、霍州市等十七个县市。共有人口四百三十九点八万人。所属高校有山西师范大学、临汾学院。

(一)工程师陆海星被绑架判刑迫害猝死

山西侯马市电气土木工程师陆海星
山西侯马市电气土木工程师陆海星

法轮功学员陆海星,男,时年四十五岁,临汾市侯马市省建一公司,电气土木工程师,是当地本行业的技术权威。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五日晚,被侯马市恶警绑架至侯马看守所迫害。十一月、十二月两次非法开庭没有结果。有法官说:陆海星太顽固,他的家人孩子都不值得同情,就得重判。二零一一年一月陆海星被非法判刑五年。陆海星一米七几的个子,在迫害前体重一百九十多斤,身体非常健康,没有疾病。但在山西晋中监狱被迫害一年多时间后,身体突发异常,于二零一二年一月十日凌晨三点多停止呼吸。

(二)女青年被暴力灌食致死

赵冬梅,女,二十八岁,原临汾地区房改办法轮功学员。因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功被时任临汾地区房改办主任韩加增非法开除公职。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中旬,赵冬梅第三次去北京天安门展开横幅,并高喊“法轮大法好”,被北京警察抓住关押。在北京被非法关押期间,她绝食抗议,拒绝说出姓名、地址,后被认出送回临汾市看守所关押。当时她身体状况良好,赵冬梅在临汾市看守所坚持炼功,被狱警辛福香踢打虐待,并被戴上背铐,致她生活无法自理。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

赵冬梅绝食抗议,五、六天后,看守所长王保社、副所长董文杰及恶警辛福香指使几个男犯人强行对她进行灌食,令食物呛入气管,但看守所对此置之不理,直到第二天发现情形严重时,才送往医院抢救,但为时已晚。赵冬梅在当晚离开人世,这一天是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身后留下一年幼的女儿及高龄双亲。临汾市看守所为掩盖真相,对家属谎称赵冬梅是发高烧致死。

(三)五十三岁杨美莹被吊铐毒打致死

杨美莹
杨美莹

杨美莹,女,五十三岁,临汾市劳动服务公司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杨美莹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遭公安警察绑架关押,其中两次是被临汾市尧都区公安局警察绑架,关押在临汾看守所六十多天,她绝食抗议十三天。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杨美莹两次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遭到北京公安警察毒打并被绑架到河北唐山某看守所,她绝食抗议十七天,被临汾公安押回关押。

酷刑演示:悬空抽打
酷刑演示:悬空抽打

二零零二年八月,杨美莹到朋友家时,被襄汾县红卫派出所绑架,被戴上铐子吊打达六、七小时,导致内伤。关押在襄汾看守所后,她绝食抗议七天。家人痛心不已,无奈花三千元将她保释回家。长期的迫害使杨美莹身体极度虚弱,于二零零三年一月含冤去世。

(四)一家四口多次被绑架迫害,父子双双离世

李明月,男,六十九岁,临汾市霍州市朱杨庄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二月,一家四人依法进京为法轮功鸣冤上访,被霍州市公安局绑架回霍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勒索钱财三千多元。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四日半夜,十多个恶警非法闯入家中,又非法搜查并绑架了一家四人。在看守所期间,曾被强制游街侮辱一天。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十月,四、五个恶警再次上门骚扰,老人再无法承受精神上的巨大压力,身体极度虚弱,三、四天后即含冤离开人世。

李明月二儿子李俊文,受到恶警多次残酷迫害,也于二零零四年五月离开人世,留下不满十岁的两个孩子。

(五)被劳教毒打致下肢瘫痪、离世

郭福龙,男,六十三岁,临汾市汾西县它支乡法轮功学员。在修炼大法前有高血压等疾病,学大法后身体恢复健康。一九九九年、二零零零年,郭福龙因上访被多次非法关押,期间被汾西县公安局政保科打手“临汾娃”、张斌以及看守所恶警阎玉喜、赵韶峰多次毒打,最恶毒、最流氓的是狠狠踢打他的小腹,直到最后被非法劳教两年时下肢瘫痪,生活不能自理,就这样被迫害致残。经历了七年的痛苦煎熬后,郭福龙于二零零六年农历十一月二十三日含冤去世。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六)五次被绑架关押,恐惧离世

李记云,女,六十九岁,临汾市汾西县法轮功学员,一九九四年开始学炼法轮功,家里一直是集体学法炼功点。一九九九年邪恶迫害后,因坚持修炼,累计被非法关押长达两年,分别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十二月;二零零零年二月、十月;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先后五次被当地不法人员绑架非法关押,家人受到敲诈勒索,其中一次被非法劳教一年。七年来一直受到当地邪恶不停的骚扰与恐吓,精神受到严重伤害,特别是二零零四年十二月这一次被非法绑架殴打,关押一个月后精神承受能力达到极限,非常恐惧再次遭受迫害,二零零六年四月份当再一次听到邪恶又要加紧迫害后不久,于四月二十一日不幸离世。

(七)劳教判刑迫害七年,精神失常离世

郭菊庭,男,临汾市汾西县桑原乡法轮功学员。在修炼大法前有严重的皮肤病等疾病,痛苦不堪,学了大法后身体恢复健康。一九九九年大法被迫害后多次上访,被多次非法关押,先后被非法劳教、判刑三次共计七年,被迫害的妻离子散,无家可归,精神失常。郭菊庭曾告诉他妹妹:他什么酷刑都受了,他不行了。最终于二零零六年春在村外的一山洞内含冤去世,被发现时尸体已腐烂,在此情况下还被当地公安局解剖。

(八)被非法判刑八年,入狱迫害致脑出血离世

卢爻穴,男,六十多岁,临汾市襄汾县襄陵镇中和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七月三日因散发真相资料,被襄汾县和临汾市公安局政保科恶警柴吉山、温金生、李刚等绑架及非法抄家后,被劫持到临汾市尧都区看守所迫害。二零零七年七月卢爻穴被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八年八月份,晋中监狱检查出卢爻穴患有高血压伴有脑梗塞。狱方要求卢的家属出钱看病。卢的家人去监狱看望时,看见他半边身体已失去知觉,由旁人搀扶着走。卢的儿子以病人生活不能自理,应让家人照顾为由,书面要求放人,监狱一直不批。之后又将卢爻穴转到太原市公安一零九医院,诊断为脑出血。

据卢说,在一零九医院,他两天都吃不到饭,喝不到水。家人多次要求放人回家由家人照顾。但狱方管教说:死就死了,死的人多着呢!卢看病看了不到二十天,却越看越严重。后来家属到监狱要求见亲人,狱方推托不让见。而且家属每次去看望时,监狱都向家属勒索医药费。其家人多次要求放人无果,后在明慧网曝光此事,终于十二月十一日,才把卢爻穴从太原医院接回家中,当时人已起不来了,说话费力。卢爻穴于二零一零年一月九日不幸去世。

(九)被迫害长期流离失所,英年早逝

冯建勇,男,三十岁,临汾市襄汾县襄陵镇屯南村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十月因去北京上访,被襄汾县公安局政保科绑架,非法关押达八个月之久,敲诈现金一千元。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襄汾县襄陵派出所一伙恶警又强行闯入家中非法搜查,发现有法轮大法书及真相资料,不由分说就要绑架,幸遇邻居、其母竭力保护,才得以脱身。

为避免迫害,冯建勇长期流离失所,身心受到极大伤害。由于不能正常学法炼功,身体出现浮肿症状。二零零四年十月初被家人送往临汾市医院抢救,期间襄汾县公安局政保科恶警柴吉山又带人到医院恐吓、骚扰,并暗中指使医生、护士监视。同时,还逼其家人交钱办理取保候审。在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下,冯建勇于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一日含冤去世。

(十)被迫害流离失所,死因不明

张忠杰
张忠杰

张忠杰,男,原临汾地区房改办法轮功学员。因拒写不炼功“保证书”被时任临汾地区房改办主任韩加增非法开除工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在艰难的情况下,一直做着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工作,后被公安绑架。在公安局受审时,他设法走脱,此后流离失所。

二零零零年春节前,公安突然通知家属认尸,但此时距死亡已有很长时间,尸体已经被掩埋过,早已面目皆非,家属只能从肚子上的一颗痣认出死者是张忠杰。公安说张忠杰是在被押回的火车上跳车遇难的,但为什么过了很长时间才通知家属?张忠杰究竟是如何被迫害致死的?尚需进一步查证。张忠杰被迫害致死后,其母精神失常,每天站在路边喊儿子的名字。

(十一)赴京上访被暴打离世

郭百玲
郭百玲

郭百玲,女,五十二岁,临汾市尧都区大法学员。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与其女儿吕洁多次去北京上访,证实大法。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又去天安门证实大法,当她打开“法轮大法好”的条幅并高呼“法轮大法好”时,一恶警立即跑来把她打倒在地,并恶狠狠的说:“看你还喊不喊”,郭百玲再喊时,恶警把她拖上警车,带到一个地方,骗她说出是哪的,再放她。郭百玲回家后被停发工资,半月后去世。

(十二)乳腺癌患者修大法痊愈,无休止受骚扰悲愤离世

李金梅,女,五十七岁,临汾市霍州市二中英语教师。曾经患乳腺癌,学大法后痊愈。二零零一年春,依法进京上访,被霍州市公安局绑架,在霍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并非法罚款五千元。公安恶警无休止的上门骚扰、恐吓,使李金梅的身体每况愈下,终于二零零二年九月在悲愤中离世。

(十三)修大法心脏病痊愈,被抄家抢劫悲忧离世

郭加祥,男,六十多岁,临汾市尧都区小榆乡录井村人。因修炼大法身心受益,原来的心脏病也好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的一天,临汾市公安局防暴队、武警伙同当地派出所搜走他的全部大法书。老人悲忧交集,第二天早晨,家人发现他已不幸去世。

(十四)七旬憨厚老人被强制洗脑离世

郭记龙,男,七十岁,临汾市汾西县勍乡镇云城村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晚七点左右,云城村村长曹甲元偕同村民郭三丢,以请求郭记龙帮助他们到加楼乡买牛为由,把郭记龙骗到汾西县阳光大酒店二楼“六一零”洗脑班非法监禁七天。期间汾西县“六一零”头子张俊奇等以强迫做游戏、画画等手段,进行所谓的心理测试,实则是用卑鄙的心理暗示使老人的心理失衡,用所谓“领导”讲话、看录像等手段,逼迫郭记龙违背良心放弃“真善忍”信仰,郭记龙不愿听从,张俊奇等就厉声呵斥,使憨厚的老人无所适从,站也不是,坐又不让;靠前不行,靠后不能。

恶人们甚至对老人罚站、勒令老人上厕所要打报告,进行种种精神折磨。更有甚者,以张俊奇为首的多人,还围成一圈象文革时斗“四类分子”一样戏弄老人,逼迫年已七十岁的郭记龙违背良心写下放弃信仰“真、善、忍”的保证书、悔过书等,才放老人回家。郭记龙在此前一直身体健康,乐呵开朗,邻里亲友无不羡慕,当年他还独自一个人种十几亩地,喂着一头牛;被绑架前一天,他还扛着成捆的玉米秆给牛拌料。

短短的七天迫害后就使他判若两人,回家后的郭记龙像变了一个人,整天唉声叹气,精神萎靡,茶饭不思,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三个月后,郭记龙于二零一一年三月二日含冤离世。

(十五)癌症患者修大法生命延长,因迫害放弃修炼离世

临汾市汾西县对竹镇下庄村崔小喜,男,六十岁,一九九八年冬被医院诊断为食道癌晚期,最多能活到第二年六月份。当时的崔小喜已经不能吃饭了,每天只能喝点糊糊,身心极度痛苦。一九九九年正月,崔小喜走进炼功点。那天炼功点正放师父讲法录像带,看了录像的第二天,崔小喜就跟大家说:“昨天晚上我梦见李老师。”并指着电视上的师父说,“就是这个人,老师叫我不要怕,老师还告诉我说是给你净化身体,你就好了。同时我感到老师在我胸口拨拉一下……”从此,崔小喜每天坚持到炼功点学法炼功。过了几天,正月二十,郭家庄的法轮功学员开修炼心得交流会,崔小喜也想去参加,可是因为他长期吃不下饭,身体已经很弱了,往返二十里山路,他恐怕自己吃不消。后来在其他法轮功学员的鼓励下,崔小喜跟大家一起走到郭家庄。令人惊奇的是,一路上他不仅没感到身体疲累,反而觉得很轻松,走路生风。开完法会后,崔小喜能吃下饭了,当时居然吃了三个馒头一碗菜,法轮功学员都由衷的为他高兴。从此崔小喜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当时十里八乡的乡亲都称大法神奇。

崔小喜的生命因修炼大法而得到延长。然而崔小喜的妻子不但不支持,反而阻止崔小喜学法炼功。接着四二五、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开始公开对法轮功残酷迫害,崔小喜的妻子、女儿女婿更是因为害怕受牵连迫害,对崔小喜炼功百般阻挠、谩骂,最后崔小喜无奈的告诉其他学员:“不炼了,家里不让炼!”崔小喜刚刚好转的身体逐渐垮下来,到一九九九年底离开了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