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珍惜生命 溶于法中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四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六岁时跟随母亲喜得大法。磕磕绊绊的走过了18年的修炼路程。

一、师尊就在我身边

回想这十八年,真切的感受到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我身边,保护着我、点悟着我、慈悲鼓励着我。记得六岁第一次看师父讲法录像时,虽听不懂师父在讲什么,但在当天晚上师父就为我清理了身体,表现出象感冒发烧症状,从此时开始师父就一直在看护着我。

初中升高中的考试中,考前我随意的背了几篇作文,在这不经意中,恰恰命中了语文作文和英语作文,原封不动的,这不但让我的作文得了高分,也为做其它题节省了时间。通过考试如愿以偿的進入理想高中。这样的奇迹,如果不是师父呵护,怎么可能发生?学大法的美好真让人无以言表。

索命的经历至今回想起还有些后怕:十多米长的大货车紧贴着我的自行车后车轮停下来、巨大的刹车声、货车司机吓的脸色惨白、路人议论纷纷的看着我,在那一瞬间的这些画面,让这个还在慢慢悠悠骑车的我开始有些莫名其妙,突然我明白了,这就是来索命的!这时才知道害怕,心脏怦怦的跳、全身颤栗、身体软的骑车都困难了。师父,是您救了弟子的命啊!

二、将生命溶于法中

上大学离开了家里的修炼环境,進入了常人的小圈子。因为奖学金、助学金引起了舍友的嫉妒,背地里说我的坏话;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舍友当着全宿舍人的面训斥我;晚上我睡觉时用力晃我的床……面对这些,我依旧严格要求自己,宽容别人,把所有事情都当作是提高心性的机会。

在大学里,每天听到的都是常人中的那些事:谁的身材好看;谁今天的妆化的好看;谁穿的衣服好看……耳闻目染,逐渐地我也没有了正念,爱美之心越来越强烈,在穿着打扮上花去了很多时间和精力,明知道这颗心非常不好,但还是没有意去逃避,而是找各种理由支撑着这颗心。

但是修炼是严肃的,有哪一点做的不好就会被旧势力钻空子。有一天早上起床,眼睛很疼,照镜子一看,把我吓了一跳:嘴歪了,眼睛一高一低,右面的脸一点知觉都没有,完全不会动了,表象很像常人中的“面瘫”。我这才醒悟:学法松懈、不重视发正念、三件事样样做的都不像个样子,被另外空间邪恶因素和旧势力抓住了迫害的把柄。我怕自己在学校不能有足够的正念,于是坐上车回了家。在家里和家人同修每天早上一起准时起来炼功,上午背法,下午学法,晚上出去送真相资料,回来后看师父讲法录像,每个整点发20~30分钟正念。就这样我又回到了精進的状态,整个人身心都溶入到了法中,纯正、祥和、美好。

在背法中,我更加深刻的理解了什么是信师信法、正念正行,体会到只有多学法才能坚定正念、才能体会到向内找的神奇美妙。在这期间我做了一个梦:我躺在手术台上,有人从我的肚子里拿出一大堆脏东西。我明白了是师父为我承担了这一切,并鼓励我继续精進实修,这是师父的洪大慈悲!师父不想落下每一个弟子,用各种机缘唤醒了我。

就这样,10多天后,我一切正常,回到了学校。我在修炼上走了弯路,以后一定要随时提醒自己,在修炼的路上不要松懈,精進不停。

大学快要结束了,我选择继续读书,开始准备考研究生,并为之付出了相当大的努力。这大大的占用了我的休息时间和学法时间,由原来的每天学一讲法变为每天学一小时法,后来每天学半小时、两天学一次法,再后来就干脆不知几天才能学一次法了,只是偶尔学一次法,并且根本不入心。每天打坐也坚持不住了,慢慢的炼功也停下来了,整个人脱离了大法,偏离了修炼人的轨道,越来越常人化,一心埋進了考研的书本和题海当中,偶尔想起好久没学法了,但由于没有正念,还是多做几道题吧。就这样身心疲惫的过了半年左右。

考完试后,由于长期脱离法,就根本没有精進的想法,只是自以为是的、信心满满的等待“好消息”的到来。出乎意料的是,我的成绩比录取线少了两分。

知道自己没考上,总是忍不住的流泪,一下子所有的执着心都冒出来了,看到不如自己的人却考上了,心里非常不舒服;觉得自己付出太多而没有一点回报的委屈、怕别人知道后笑话自己的爱面子心;毕业面临没有工作的窘迫困境、甚至还有想找找关系送送礼的不正确想法,这一切交织在一起实在是痛苦不堪。这时母亲提醒我,要走正自己的修炼路,这里有要修去的人心,同时这也是一场迫害,要反迫害,应在法中归正一切。我也悟到,由于不能时时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在面对这一切时,都表现为常人。

“但是我们讲的失不是这么小范围的,我们人在修炼过程当中,作为一个炼功的人要舍弃的心太多了,显示心、妒嫉心、争斗心、欢喜心,很多很多的各种执著心都得把它去掉。我们所讲的失是一个广义的,在整个修炼过程中,应该失去常人所有的那种执著,各种欲望。”[1]当我学到这里时,突然发现自己有想成为研究生后能证明一下自己的显示心,考上研究生后可以好好玩一玩的常人的安逸心,这些使我对成为研究生有着强烈的欲望和执着。在反复学法后,我郑重的问自己:“你是要再努力学习一年参加明年的研究生考试来满足你的各种执着心呢,还是选择放弃这一切,用更多的时间来做好三件事呢?”“我选择放弃,抓紧时间实修!”我回答自己。

当我做出这个决定后,一下子觉的整个人轻松了,不再委屈,反而为没有通过走后门的方式成为研究生而庆幸。

三、与家人同修配合救人

在我读初中时,每天晚上放学后都会和母亲一起出去送真相资料,日复一日,送真相资料已经成为我的一种习惯。迫害严重时期,每天母亲都会带上一、二百份资料出去发,我们还专门把真相资料送到公安小区、法院小区等这些世人被毒害严重的地方。当时我小,没有那么多的后天观念,没有怕心,没有杂念,只是觉得这些资料就应该被不明真相的人看到,众生应该明真相。送完真相资料后有时很晚才回家做作业。做这些救人的事不但没有影响我的学习,反而对很多问题要比同学理解得快。我知道这是师父为我开智开慧。

随着年龄的增长,怕心、爱面子心等一些后天观念越来越强,成为阻碍我讲真相、助师救度世人的严重障碍。表现在:不好意思和同学开口讲真相、劝退,开口后由于心态不稳、正念不足也很难劝退成功;送真相资料时,有一点声音就会把我吓一跳。有一次,我和母亲在公交车站站牌上贴真相标语时,看见有一辆警车开过来,当时一下没有了正念,准备叫上家人马上离开,而母亲正念很足,工工整整的贴好后才转身离开。警车在我们身边驶了过去。事后我非常后悔,关键时刻,我却没有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没有了正念。这都是因为学法少,心里没有时时刻刻装着法的结果。

后来,我家也开了一朵小花。由于母亲同修不会用电脑,就由我负责学会,再教她。从开机到打印完成,每一步我都会将详细的操作步骤写下来,让母亲对照操作步骤进行,耐心的教会母亲。现在母亲已经能熟练的操作电脑,制作真相传单、小册子、不干胶、真相币、《九评共产党》书,还会处理一些简单的打印机故障。我和母亲配合的井井有条,每天能做出许多真相资料,不但能供给自己使用,还能填补其他同修的短缺。

后来父亲也走入了修炼,我们三人配合救人。挨家挨户的在门把挂真相小册子,走街串巷给沿街的商店送神韵光盘和破网软件,在公交站牌等明显的地方贴真相标语,等等,希望能有更多的众生明真相,早日得救。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要精進实修,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做好三件事,兑现自己的誓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