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岁小女孩的故事轰动整个山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六日】我是二零一零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在这一阶段有幸参与了本地区大法弟子波澜壮阔的诉江大潮。

轰动了整个山村的十二岁小女孩

我地处于山区,大法弟子分布在各个沟沟岔岔。分散不说,很多大法弟子文化不高,对起诉江一事在法理上都能认识上去,一旦动起笔来就不知所措。有的七、八十岁的老年大法弟子,虽然在大法中师父给开智开慧,令大字不识一个的文盲都能通读大法书籍,可写起诉书、控告江恶首就力不从心了;说可以,但不会写,有的老年大法弟子为了求人写控告书,得徒步翻山越岭走出几十里地,还没写成,都急哭了。

鉴于此,从六月十五日至今,县城里的同修自愿组成了小组,或骑摩托车、或打车、或乘公交车分别深入到各乡、镇农村,帮助那里的同修。我也是其中的一员。在这个过程中,发生了、发现了很多很多的感人事,我不一一赘述,只摘取其中的一个片段,与同修们共同感受一下那块土地上的大法弟子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

大约在八月中旬,A同修找到我说,在离县城大约三十公里处的一个小村子,有五、六个大法弟子要写控告书,但不知道怎么写,问我能否同他一起去那里,我自然同意。第二天我们就骑着摩托车加上B同修一起去了。

四个同修早已在等着我们,最大的七十多岁,最小的三十二岁。看到同修们那热切的双眼,我二话没说抱着一颗虔诚的心,全神贯注于她们娓娓动听的得法、护法和救人的故事。

听了几位同修的故事我发现,无论是谁谈起当年得法的喜悦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進京护法的壮阔,都讲到了一个叫“波”的小女孩。

那是一九九八年末。波只有十二岁就得了一种怪病:咳嗽、喘得厉害,所有的方法用尽了都不管用,药,一刻都不敢离身。上学时一旦把药忘在家里了,老师就得赶紧让同学跑到她家把药取来给她吃,害怕一口气上不来她就过去了。说她的病怪也真是怪,到医院去看病,可一進医院大门病就好了,怎么检查都没病,好人一个,可出了医院就不行了;找看邪病的人来看,人一進门她就没病,人一走,她就倒在炕上。她已经瘦得用当地人的话说:像个猫仔儿。

找有附体的人看过,说:她是天上来的,要往回收了,正找她呢。家人一听,愁得一点办法也没有。

一天,她的那个修大法的姑姑回娘家,看到她这样,说:你学法轮功吧,只有这个法轮大法师父能救你。波没犹豫就跟姑姑学炼起了法轮功的五套功法,看起了《转法轮》。不知不觉间,家人听不到她的咳嗽声和齁齁的喘声了,能蹦能跳了,脸色红润了,人也越来越好看了。

一天她的妈妈无意间翻了一下铺炕的地板革,惊呆了:下面全是给波治病的药片,急忙把波叫过来问:你怎么把药都扔炕上了,你没吃啊?波笑着说:“你看我全都好了,我没有病,师父把我身体都净化了。从我看书到现在,我没再吃一片药!”

一下子,这个山村沸腾了,谁都治不了的病,没吃一片药,没打一支针,只看看书、炼炼功,好了!这法轮大法太神奇了,太好了!小小的村子一下就有三十六个人走入大法修炼。波的妈妈和姐姐也走了進来。

同修谈到这里,满脸洋溢着幸福的光彩,说:一个炼功点放不下,再建一个,两个也放不下,最后三个,三个啊,那时候,几乎是一家、一家的学啊。村里的风气变好了,邻里之间的关系都很和睦,那时候真好啊!“唉,没多久就是‘四二五’、‘七二零’,迫害就开始了。家家不得安宁啊,做好人不让,还迫害修炼做好人的人,这江鬼就该起诉他!”

听着同修们跌宕起伏的叙述,我不禁问道:那波呢,现在她还修炼吗?修,在修!波的母亲和姐姐异口同声的说。噢,我深深的松了一口气,波的事已紧紧的抓住了我。同修说,二零零七年她考上了某名牌大学。在学校里她向同室同学讲真相,被同学举报到校领导那里。领导对波施压:“你是要学籍,还是要法轮功?”当年那个柔弱的女孩轻轻的说道:“我要法轮功!没有师父、没有大法,你们就不会有我今天这个品学兼优的学生。”随后,她向校领导讲述了她的神奇经历。听了她的述说,校领导默然。她走过了那惊心动魄的一步。而她的父亲,一个老实的农民,没能抵挡住那铺天盖地的打压,于二零零九年走了……

如今,当年的小女孩,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后在某大城市工作了。

那天,当她在电话中听到她的姐姐和母亲要控告迫害大法弟子的首恶江泽民时,当即说:“还有我!”因对她的事实不甚了解,只是听到同修们的讲述,我们建议她最好亲自写,更恰当,她毫不犹豫的同意了。

出乎意料的是,在我们返回城里时,波的姐姐打来电话告诉我们:因电话里不能把具体事宜说清,而波周围又没有可交流的同修,对诉江一事具体操作不甚明白,她已坐上火车,明晨四点到达,问我们明天能否再过去一下?我为这位年轻同修那颗对师父、对大法无比挚诚的心流泪……

我们在约定的时间碰面了。看到眼前这个亭亭玉立的女子,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当年那个病弱小女孩的样子;无论如何也看不出她灿烂的笑容下怎样承受过了当年的高压和对真、善、忍的坚持与信守。

她泪流满面的叙说着对师父浩荡佛恩的敬仰与感恩,对大法的坚信,对找到同修的渴望,我们在场的同修都感动的哭了。当接过她按着鲜红手印的控告书,我犹如接到了那颗对师父,对大法坚不可摧的炽热的心。

送她上车时,她在我耳边轻轻的说:“回家,真好。”

望着远去的列车,想着波只为兑现大法弟子的誓约与责任千里奔走,想着她那句:“回家,真好”,我仰望苍穹,遥望师尊,真切的感受了师尊赐予我们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那份至高无上的荣耀;深刻的体悟了生命与法同在的那份无与伦比的殊胜与庄严;切实感受到每时每刻溶在生命回归的那种幸福与感动。我无法用人间的语言来表达对师尊的感恩与敬仰,我将用我生命的全部践行伟大的师父、伟大的佛法赋予我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与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