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当年的问询说起

修炼中的体悟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七日】很多年前,修炼状态极好时,在一种充满慈悲与悲伤的状态中生出一念,如果没有这场迫害的发生,众生都能進入新宇宙该有多么美好!没有师父的艰辛、没有旧势力的迫害、没有大法弟子的悲壮,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不好吗?!

这一念既出,似乎带着一种无可阻挡的力量,萦绕心头,充塞胸间,久久不去。于是去向另外空间询问:怎样才能避免99年天地大劫的发生?

一层一层往上直至当时自己能达到的层次之巅,层层空间生命无奈摇头,没有谁知道解决方法,似乎这是无法避免,无可挽回的。无奈仰望星空,天空此时仿如波浪翻花般层层打开,一道金光穿行而下,如神韵里那黄钟大吕般的洪音立体式打来:如果99年时大法弟子整体上能理智清醒的在法上认识法、用法作指导深入的改变自己,并恒定在这种理智沉稳的真修状态中,那99年这场迫害就可能不会被安排发生。

里面还有很多高深庞大的内涵,比如一切均由大法弟子而定、大法弟子的威德、大法弟子的责任与使命,大法弟子主掌天地等等等等不尽言表。

师父在世间讲法,也多次苦口婆心的从不同角度阐述过这些法理,以往在人这层壳的作用下,学法中虽然知道这些道理,但那种“知道”却很漂浮空洞。稍许突破人壳,在这个状态经历中,对这些法理的认识才逐渐破除了人表面思想的不稳定和那种浅薄,真正突破深入微观,庞大内涵深深烙印于心。

進而联想到即使迫害已经允许发生,如果大法弟子能达到上述标准,那今天的迫害形势会不会没那么严重,世间正法与救度众生的形势会不会更好,才能真正力挽狂澜,达到师父所要?!

而这一切的根本现在已经明了,虽晚也未完全失去机会——师父一而再、再而三的延长时间给我们,看我们究竟能做到多少对《转法轮》的学习体悟以及对照实修。相信今天的大法弟子都不知学了多少遍《转法轮》了,但我们真正学明白多少呢?!

我体悟到:三界是宇宙最低的空间,人世间是三界中更低的空间,今天的中国大陆社会又是最不好的十恶毒世,世人信神的底线极低,人人勾心斗角,个个相互冷漠为敌,在正常情况下早就应该淘汰毁灭,象以往的历次史前文明一样。选择在这样一个时候这样一个空间这样一个社会里来传大法归正一切救度一切,其实是一个检验,检验大法所造就的第一批生命——大法弟子,在宇宙面临最后毁灭的时候于最低层次的空间最最败坏的这样一个社会群体里,能否处理好与社会的关系、与世人的关系、与修炼者之间的关系。

那怎么才能在人世间以至高层、更高层、更更高层空间都能处理好群体的社会关系呢?关键就是生命需要具备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正觉。如果今天的大法弟子在人类社会里能修到这一状态,无论遇到什么魔难与麻烦都能恒定不变的保持在这种状态里,那未来宇宙各层王和主所负责的天体将坚固无比。

说到这里,多说几句。我曾接触各地一些大法弟子,还都是很不错,有思想、能独当一面的,单独深入交流时,他们都真心袒露,觉得“先他后我、无私无我”是不可能做到的,他们自身做不到,观察其他大法弟子也都做不到,感叹这句话变成了一句口号或者说美好愿望!

有次在学《转法轮》“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一节时,大法让我对生命应该达到的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那种标准以及状态表现有所体悟,我悟到,首先,得有把自己放得极为渺小的心态。面对宇宙、面对其它生命,有那种仰望星空,自己只是浩瀚星群里一个小小粒子的心态。无论身处宇宙高低哪层空间,无论别的生命尊重或疑惑怎么看待,无论面对或低或高的生命,抱定这样一种心态,无关环境和事情的变化,也非虚假的表现。

如果生命能怀着渺小之心仰望宇宙,就比较容易做到放宽胸怀,扩宽思维,即便面对不理解的人或事,也能尽量站在对方的角度去着想。生命没有这种谦卑,容易形成自大自我。

这种谦虚恭敬不是内心为保护自己不受伤害指责而面面俱到的圆滑,也不是党文化浸泡中形成与人打交道时表面的虚伪谦虚,更不是常人社会中那种人情化的谦卑,而是由内而外自然生成的谦虚恭敬。有点古人所说“诚于内而形于外”的表现,也可以说是“正心诚意”。生命没有这种谦虚恭敬,心就会不正。修炼者如果没有这一点做基础,即使你修到一定层次或境界,甚至处于渐悟或高度渐悟状态,最后也很容易出问题掉下来。

最后,重要的是客观理性,特别是面对自己所不理解的事情或生命时,更要谨慎,不要随意的下定义或评论。生命没有这种客观理性,容易生成固有僵化的观念,从而在固有僵化观念的带动下做错事。

当你明悟这个标准或者说处于这样一种状态时,你心里自然就有种力量,有的是大脑里会自动生成一个强大的思想念头,也即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正念,带动着你人的一面尽量站在别人角度去为别人考虑,这时候已经不是人的一面强为的让自己如何如何去为别人着想了,而是一种自然,内在一种自动的机制在带动。

先说到这里。个人在当前层次上的认识,谨与同修交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