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陲小城春天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七日】二零零八年初春的一个下午,在东北地区的某县,一辆出租车驶进了一座大院。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年轻人回过头,小心翼翼地问:“叔,我背你上去吧?”老高笑了:“不用,我自己能上去。”真的他就轻轻松松地上了六楼。

老高进了一间小屋,立即对着西墙上的法轮大法师父法像跪了下去,边磕头,边说:“谢谢师父救了我的命!”看着慈悲而威严的师父,跟着老高進来的妻子清源(化名)禁不住热泪盈眶。

很快,屋子里挤满了亲朋好友,左邻右舍。大家又惊又喜,都说真是奇迹呀。老高的一个同学笑着说:“你这脸色比原来还好看。”老高激动地说:“我这条命是大法师父给救活的。昏迷的那些天,她(指着老伴)天天在我耳边念‘法轮大法好’,告诉我也在心里念,我都知道。以前我反对她炼功,我是怕呀!我说政府不让炼你偏炼,非得顶着干,胳膊能拧过大腿吗!?怕她给我惹事。她劝我退党保平安,我更反感,就骂她反党。这回我可真信了,我把党都退了……”

看着眼前的老高,人们不禁想起两个月前……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下午二点五十分,一辆重型卡车从后面重重的把老高撞上,又把他拖走近百米才停下来,司机酒后驾车,路人报了警。躺在冰天雪地昏迷了两个多小时后,老高才被送到县医院抢救。三点多钟,得知消息的清源赶到了医院。老高光着身子躺在床上,脑袋肿的很大,被剪刀剪开后脱下的衣服堆在地上。看着这破破烂烂的衣服,清源才确认这是老高。

老高是右脑着地,左脑震裂,颅内的隔膜全部震坏,血管很难接好,医生告诉她:也许他会下不了手术台……

令医生们觉得奇怪的是:患者的妻子怎能如此平静的在手术单上签了字,还安慰肇事司机的妻子:“不会有大事的,你叔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两个大夫悄悄说:“(用实习生)练练呗。”

九点多手术结束了,病床前只有清源一个人。儿女都在南方,两个小姑子回家给哥哥取东西。肇事司机的孩子还小,清源让他的妻子回去照顾孩子。一个医生不忍心,过来说:“老太太,你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一个人能行吗?”清源笑笑说:“能行。”此时的老高身上插满了管子,绑满了绷带,呼吸的、输液的、灌食的、排尿的、接污血的……

第七天拆线,第八天又缝上了,因为伤口没长好,脑水淌出来了。第十天转院(医院用治糖尿病的药应付)到地区的一家骨科医院,当时老高的头仍然肿大,胸前积水,骨折没愈合,左瞳孔散着,左侧无知觉。护工偷偷问大夫以后如何?大夫说:“好了也是个植物人。”

医生护士的表情如何,别人议论什么,清源一概看不见,听不到,每天细心护理着老高,有时间就趴在他耳边念:“法轮大法好”。六十天后,老高康复了。医生连连说:“真是奇迹,超出想象!”

在这期间,有医生问清源:“你这老太太信点什么吧,怎么精神这么好?”清源回答:“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医生和护士装没听着。可打那以后,不少患者家属都来找清源,说:医生介绍来的,说你有好的护理经验。

当听明白清源讲的真相后,好几个重症病人也都很快康复出院了。

清源和老高商量着该出院了:住院花销太大,咱们好了,就回家吧,别让人家花那么多钱了。医生说:“你们考虑好,出院后的医药费可得自己掏了。”清源说:“没事的。”她打电话叫肇事司机来结帐。司机小俩口还不信,问了医生、护士之后才来。看到老高真的是好好的,乐坏了:“我们可遇到好人了!”

东北的三月,春寒料峭,然而“法轮大法好”的真实故事却迅速的就传遍了这边陲小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