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业关之我见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三日】当阅读到师尊在《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说“需要人的时候,却走了。”[1]内心触动很大。本人自二零零二年修炼大法以来,看到新学员开始学法、炼功,重病、绝症不药而愈,而一些老学员或担当重要项目的负责人则过不去病业关离世,令人十分慨叹。

在二零零九及二零一三年各有一位学员被送進医院,最终医生通知家人要有心理准备为她们办理后事,有学员通知了我。我在心里向师尊说:“师尊!求求您让她们等等我,我下班后会去医院见见她们。”

对临终病人,医院容许亲友二十四小时随时探望。在医院里,她们表面都没有反应,只存一丝气息。我像探访亲友一样,带着轻松的心情提点她们:“我们不是来探病的,是来与你学法、炼功的。”我和妻子动她们的手炼功,一边炼一边提点她们要自己动;之后一起学《转法轮》,我们打开书本对着她们虽然是合上的眼睛一起朗读,并提点她们要尽快睁开眼睛、张开口和我们一起读法;之后交流,提点她们:1)心中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师父加持;二)发正念;三)向内找不足;四)尽快起来做好三件事。

我们也替她们发正念,离开前会替她们戴上耳筒聆听师父讲法,并向家人及医护人员解说清楚。

二零零九年的那位学员两天后醒来出院,二零一三年的那位一星期后醒来。家人要求她留院观察、医治一些时间后出院。同房的病人及医护人员都啧啧称奇,我们向他们讲大法真相,然后留下我们准备好的资料。

通过身边发生和本人亲身经历的病业关,我悟到:

1、与同修到医院或过关学员的家帮助学员过病业关,同修通常带着不安、严肃的心情,并慰问说:“今日精神如何呀!”“今天精神好多啦!”“今天的胃口好多了。”“我带了清润汤水给你。”“血压高了!/低了!/正常了!”等等,都是被病的假相迷住的常人的关心和问候,同修之间讨论病情,怀着探病的心态,已把过关同修当成“病人”,同时将负面物质加诸他们身上,加大了他们的难,虽然嘴里还对过关同修说不要当成是病。他们认为这只是过病业关同修的关,而忽略了是大家都在过关,考验大家有否在法上看问题、有否信师信法。

2、同修之间讨论过关同修的心性问题,结论往往认为过关同修不在法上,太常人了,有更甚者,因某些利益要求过关同修立遗嘱,遗嘱立了,过关同修亦随之离世。过关同修修的有漏是必然的,否则不会到生死这一关,关键在于同修能否帮助他们提高心性。帮助的同修要明白法理,自己要在法上,否则只会把他们拉下来。师父说:“那么至于说怎么帮助他,那你们能做的,一个是帮他从法上认识、提高,再一个就是大家在一起发正念,多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救度众生的事,这些事情都能帮助他。”[2]

3、同修认为过关同修失去了知觉,什么也做不了。我悟到:一、失去知觉是假相,过关同修还健在;二、虽然表面躯体不能动,可元神还在,明白的一面还在。与他们一同学法、炼功、发正念和交流还是必要的,虽然交流只是单向的,过关的同修表面没有反应,但他们的元神、明白的一面是会明白的。

4、我每天到医院都准备足够的真相资料,当过关同修“好转”、同房的病人或医护人员有兴趣的时候向他们洪法、讲真相或留下单张、《明慧周报》等资料。我悟到这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环,深信过关同修一定能醒过来,表明我们信师信法;让一群医护人员、病人见证一切,是最好不过的洪法、讲真相途径。

师父说:“在人心上没有任何漏啊。每一颗人心都不行的,都得去掉,这都能造成一些学员的意外。”[3]“有多少学法前的重病人及得了不治之症的人学了大法都好了,而为什么有一些学员反而不行了呢?难道大法对众生有分别吗?我这个当师父的对学员不同吗?我真的要问一问你们:你是在真修吗?你真的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了吗?!”[4]

新学员勤学法、炼功、不看医生、不吃药,病业关就能过的了,这只是入门关,在交流文章中经常看到;老学员除此之外,还要正念正行,修得在他们层次的无漏才能完全的过的去,尤其是生死关,这是层次的要求。更何况很多学员过病业关或离世时都在医院,就连入门关也过不好。

以上是有关病业关的一点心得体会,层次所限,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