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医生的见证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六日】近二十年的大法修炼中,我见证了许许多多的神迹,深深的感受到大法的奇妙,师父的慈悲,佛恩的浩荡。这里只写几个小故事,以我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的伟大。

濒死的二舅康复了

我是一个内科医生。2013年年底的一天,婆婆来找我,说她的二弟得了肾结核并丙肝肝硬化,已经无法打工,回到河南农村老家了。婆婆问我有什么办法医治?我叹了口气说没办法,这两种病在治疗上互相牵扯。丙肝硬化本身就无法治愈,而肾结核在治疗上时间漫长,同时伤肝伤肾,难保在治疗期间不出现肝肾损伤,导致严重的并发症,搞不好收不了场。恐怕没有哪个医生敢收这样的病人。她听了我的话,叹着气回去了。

一周后,婆婆又来了,说她弟弟疼痛不已,止痛药也管不住,已经卧床不起,夜晚痛的直哭,真的就没有治疗的办法了吗?我看着她的眼睛说,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同意退出共产党和附属组织,并诚心念诵“法轮大法好”不用吃药照样好。但不知道他能否接受,我也见不到他。她说,马上过年了,到时候一起回老家去看他吧。

到了大年初二,我带上真相资料,大法护身符,神韵光碟和移动DVD去见他。这个可怜的人很早就失去父母,因为贫穷至今孤单一人,现在卧床不起,大小便都不能自理,只有一个妹妹从外省跑回来服侍他。问候过后,我先给他讲真相,给他读明慧网上的文章——《绝症得愈惊四方》,他很痛快的退出了少先队,并答应诚心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正月十四一大早,丈夫告诉我说他做了个奇怪的梦:在老家,他二舅沿着山盖了个草房,二舅在草房里睡着。突然房子塌了,他吓坏了,忙跑去喊:“二舅,你咋样?”二舅说:“我没事。”接着他就看见一群黑黑的东西,象电影里的甲虫一样从那破房子里出来了,一边走一边变成象人形一样的形象,走到一条水流里消失了。他问我是什么意思,我说是大好事,二舅的灭顶之灾化解了。他半信半疑。

出了正月,我回去看二舅。他的胃口已经大为好转,腿疼也大大减轻了,他妹妹告诉我他睡眠安稳了,没事的时候还会唱歌。

又过了一个月,我再去看他,他已经能拄着棍子散步了。到2014年年底,公公婆婆回了趟老家,回来说:你二舅已经可以到镇上赶集了。

宫外孕的病人遇到的奇事

大概是在2007年前后,一天下午,一个年轻病人告诉我她得了宫外孕,眼下丈夫在外地工作,孩子还小尚未安置妥当,身边没有一个可以信赖的人,总医院在四十公里以外,当天无论如何住不了院了,她焦虑的问我如果当天夜里大出血怎么办?

我看着这个平时给她讲真相时不以为然,光会呵呵笑的妹妹,告诉她得到上天的保佑胜过一切,她虽不太相信,但还是愿意退出中共邪党组织,并答应念“法轮大法好”。

三天后我看见她还在小区,惊讶的问她为什么还不去医院?她说:“我这两天突然不紧张了,一切都安置好了,我明天再去。”

第二天上午我接到她的电话,说医院里有三种治疗方法:宫腔镜、手术剥离、口服杀坯胎药物,问我哪办法种好。我说你的状况手术剥离最好,既没有药物的远期毒副作用,又可以保留卵巢。但是医生可能会图省事,给你上宫腔镜,创口小,一刀就切了,但那很可能保不住这个卵巢。她惊喜地说:“你知道吗?医生说我如果早来一个小时,医生就会让我做宫腔镜,今天妇产科整修,刚把宫腔镜收走。这么说我很幸运啊!”

当然不用说术后她恢复的非常快。

十个月后她去市里玩儿,顺便去地区医院作B超,想检查一下身体,没成想B超显示其子宫中有一个小鸡蛋那么大的瘤状物。她很恐慌,不相信,又回总院复查,结果一样。医生说得做手术,问有没有中成药可以治,医生说,先吃三个月试试吧,效果没把握。开了几百块钱的药回来了,哭了几天,心说自己总不能一年开两次刀吧?本来就很瘦弱,这样身体不得垮了吗?孩子还这么小,怎么办呢?

一天路上见到她,就问怎么很久不见了?她就说了这件事。我一听就乐了,说:医生自己都没把握的药物你又何必吃呢?你想当个实验品吗?放着那九个字不念,傻不傻呀?

还好,她很听话,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了一个月,去医院复查,子宫里好好的,什么都没有。医生很惊讶,只好解释说是以前误诊了。

肾结石排出了

我有一个同事,儿子在上高中,不幸得了肾结石。有一回实在疼的受不了,就去总院做了碎石治疗。石头是碎裂了,但还是排不出来,这天度冷丁已经用了一支了,但孩子晚上回家后仍然绞痛不已。情急中他母亲给我打了个电话。

我到她家时,敲了很久的门,進去后看到同事哭的眼睛红红的,又高又壮的孩子躺在地上疼的爬不起来,脸上毫无血色。我一边告诉同事怎样按压穴位,一边要求他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看得出同事在认真默念。三、四分钟后孩子的症状有所减轻,我可以扶着他慢慢坐到沙发上了。

又过了五分钟左右,孩子还在疼痛,我觉得不对劲儿了,对他喝道:“你没念!”他吓了一跳,低着头,眼睛迅速扫了我一眼,又低下头去。我说:“孩子,我跟你妈妈共事二十年,我会害你吗?天安门自焚是导演出来的,别去相信它们。你今天难受,也听不进去真相,我以后再告诉你。现在,你要念!”说完我感到他不排斥了,又过了几分钟,看着脸上有了血色。问他怎样?说好多了。

于是,让他喝些热水,我把带来的神韵光碟拿来让他们看,自己回家吃饭了。

刚吃完饭,电话就响了,一接电话,同事说又疼起来了。我很纳闷儿,立马往她家去。進了门,孩子告诉我又好了。原来,孩子去排尿,尿了半截,突然尿不下来了,痛了一会儿,尿出一块儿暗红色的东西,然后就一点也不疼了。我很高兴,知道那是碎石外面裹着血凝块儿下来了,是大法的师父帮了他。

这只是修炼中的几件小事,在大法中,美好的事情曾出不穷。我深深的感到认同大法、善待大法是人类幸福的源泉,选择大法、修炼大法是生命最明智最崇高的选择。愿更多的人明白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