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使我的白血症好了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日】我是一名普通的农民,一九九六年学炼法轮大法。那年春天,我在市集上看到有人炼功,当时不知是法轮功。我看着他们炼的很好,心想我也要学,于是我就问教功人“我可以学吗?”教功人说:“可以呀。”他非常认真的教我每一个动作。后来一同修给了我一本《转法轮》。我如获至宝,看了一遍又一遍,真是爱不释手。不知不觉中折磨了我二十多年的贫血病好了,我什么活都能干了。

学法以前,我整天跑医院,重活不能干。走路时经常走着走着头晕地就蹲下。每年过年,人家过年我过关,大年三十还在医院输液。可自我学了法轮功以后,我的病不翼而飞,不治而愈。我们夫妻关系也和睦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法轮功被中共央视大肆抹黑,我被迫放弃修炼

放弃学法轮功的几个月后,也就是二零零零年春天,我又病倒了,病情一天天加重,后来市医院看不了,又到地区级医院去治疗,经医生检查、化验,我身体只有二点七克血红素(正常人是十二~十三克),检查的结果是“再生障碍性贫血”。那时我时常昏迷,吓得丈夫号啕大哭,在医院住了四天,入院的第二天我在昏迷中想,这下我可完了,如果政府让炼法轮功,我的身体就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就这一念,我就像好人一样清醒了过来。下床拉着丈夫就去了医护办公室,让护士们都喊“法轮大法好”。丈夫说:“你可别在这里大声嚷嚷,警察会抓你的。”我说:“他抓我,他们能治好我的病吗?你们必须说法轮大法好。”这时说来也怪,医生说:“好好,法轮大法好。”那时我在医生的眼里是一个即将要死的人了,满足我的一切要求。

医生对丈夫说:“你千万别让她倒了,倒了就坏了。”医生和丈夫把我强拉到病床上,然后,又把丈夫叫到医护办公室,医生说:“我们给你妻子输上点血,你们赶快走吧,别到不了家,她快不行了。”丈夫哭着等我输完了血,马上到外面打了个车,迅速往家赶,路上丈夫想不能这样回家等死呀,直接又将我拉到本市医院医治。本市医院确诊是白血症。治疗了一段时间,可想而知,花了家中所有积蓄。我想不管是再生障碍性贫血还是白血症都不好治疗,反正快死了,我和丈夫说:“还花钱干什么?我们回家吧。”丈夫很不情愿地办理了出院手续。

回到家里以后,有一天,我突然想起了法轮大法,我想我要学法轮功,于是,我找来《转法轮》这本宝书又看了起来。从此以后我一边学法一边炼功。一个月后,奇迹发生了。我的身体全好了,又能上山干活了。

至今我还记得,大病好了第一次上山干活时,是丈夫开着拖拉机拉着我,他高兴得像个孩子,一路上一边开车一边不时的回头看我,说着笑着,笑的又是那么开心,他说:“你这病是法轮功大师给治好的,不要忘了师父,这个功你就炼吧。”

就这样,十里八乡的人都知 道我这个白血症患者能下地干活了。是炼法轮大法炼好的。人们都议论这法轮大法真是太神奇了,这白血病都好了,咱们也学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