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我与婆家一大家人都走入大法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日】我是二零一一年开始修炼的新学员,我家住在一个偏远的小县城,丈夫常年在外打工,家里就剩下我照顾一双儿女。

那时,我婆婆公公对我相当不好,我对他们也没好气儿,因此婆婆经常怂恿丈夫惩罚我。开始丈夫还很顾及我,我们就和婆婆分开过了。没几年,丈夫也变得越来越看不上我了,一回家就和我大吵大嚷,接二连三大仗小仗不断。有一次打得最凶的时候,丈夫把装酒的一个大桶踢到屋子的顶棚上又从窗户的玻璃打出去,把俩个孩子吓得嚎啕大哭,把我气死在地上。他们把我送到医院,我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的。那时婆婆家的人没有一个到我家看望我,只有我母亲和姐姐照看我。

从那时起,我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犯病时身边没人的时候一个小时都不醒,最严重的时候我母亲在家照看我,我连我母亲都打了,我自己一点都不记得。亲朋好友都说我完了,弄不好就是一个疯子。在这期间我又患上了心脏病、胃病、肝血管瘤等多种疾病,整天离不开药,简直就成了一个药罐子,家也没有个家样了。

这时丈夫更不如从前,在外面挥金如土,大吃大喝,给我做家用的钱越来越少。我同他理论,他板着脸说:我挣的钱,我愿意咋花我就咋花,你管的着吗?不愿意过就离婚!我无言以对,只好自己偷偷的哭。有段时间,家里实在是没有生活费了。我就跟娘家人说:这日子没法过了,我们离婚吧。可他们说不行,为了孩子不缺爹少娘,将就着过吧。这些年我对丈夫对婆婆家的仇恨已经到了有他没我的状态。

二零一一年,我在街上遇到一位面目祥和的大姐,她对我说:记住“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三退保平安。”当时我猛地一惊,就问了“能治病吗?”大姐说:“能治病。”我说:“那我的胃病能治吗?”大姐说:“再重的病都能治。”我急切的说:“那你就教我炼法轮功吧!”大姐说:“行。”

从那时起我开始学炼法轮功。开始的时候由于邪党的红色恐怖,我心里特别害怕,也不敢让丈夫知道。不到一年,我的身体渐渐的好起来了,药也扔了,身上的多种疾病不翼而飞,无病一身轻,我也对法轮大法坚定起来了。

看到我脱胎换骨般的变化,丈夫也变了,他非常支持我修炼。通过学法,我慢慢明白一些法理,从法中悟到,任何事情都不是无缘无故的。正如师父讲的:“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1]

有一次丈夫对我说,这几年婆婆公公的身体都不好,要回去看看他们。婆婆他们在农村住,我们在县城住,这时我对他们的怨恨已经放淡了,但心里还是放不下,自己内心在问自己:你是大法弟子吗?你能因为这个怨恨就不跟师父回家吗?我内心坚定的说:不要它,我要做师父的真修弟子。我坦然的和丈夫说:反正爸妈也没啥事,让他们学法轮功吧!那样他们的身体好,我们也省心。

过几天丈夫回来说爸妈想学法轮功,说我婆婆过段时间要来街里看病。我说那样好啊。听我这么一说,丈夫当时就打了电话让婆婆来县城,婆婆一听也挺高兴,因为以前我们之间像仇敌一样,俩家从不来往。

过几天婆婆就来了,我和丈夫带她到医院看完病。婆婆看到我和我身体的变化特别高兴。我们十几年的怨恨就这样化解了。晚上没事时,我问婆婆:“妈,想炼法轮功吗?”她说:“想”。我从同修家拿来教功光盘教婆婆炼功。丈夫买来EVD影碟机,让她带回家和公公一起照教功光盘炼。

现在婆婆公公都很精進,我婆家大姑姐弟妹都走入大法中修炼。最让我高兴的是:我丈夫今年外出打工,临走时说:如果九二年你就得大法多好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