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的外套和李玉强的伪装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日】三月八日,中共两会河北团媒体开放日上,河北书记在点名提问媒体时,头也没有抬,看着他的手下给他的提示纸条念。他念道:下面请某排某座的那位穿深色上衣的女记者提问。不巧的是,该名女记者进场后不久就脱下了深色外套,穿了白色上衣。这个记者明明知道是让她提问的,因为在这之前就已经内定好了,只是她不知道给书记传提问条子的那个人,把她的深色上衣也写进去了。可是她现在已经不穿那件衣服了,不站起来吧,这个已经内定好的问题就该她问;站起来吧,这不明摆着告诉大家她与领导已经就采访内容约定好了?所以在全场的瞩目下,这名女记者异常尴尬地站起来提问。

在中共官场上,这样的事情真可谓司空见惯。看着领导们台上志得意满、口若悬河地答记者问,实际上他回答的内容都是提前写好的稿子,他只不过提前背了下来。领导与记者如此勾结的目的,就是让记者提一些有利于提升领导形象或政府政绩的问题,当然这同时也避免了民众关心而领导又解决不了或不愿面对的问题。说白了,中国的记者和领导就是公然的在世人面前演戏。不料,这场戏却因女记者脱去外套而泄露了真机。

在世界上,记者被称为无冕之王。有时因记者的一篇报道,总统都可能被轰下台。可是在中国,记者却没有这样的桂冠。中国的记者要想生存和谋取更大的利益就必须和领导配合好,不然他就端不牢这个饭碗。中共的体制自然也造就了许多甘愿昧着良心,而处处迎合领导意图的记者。就象这个女记者,脱不脱外套,她都得伪装下去,按照事先的提问让领导发表早已准备好的发言。

在伪装方面达到炉火纯青程度的当数中央电视台“焦点谎谈”的女记者李玉强。李玉强出道十多年来,是一个鬼魅似的人物,至今没有人知道她的身份。李玉强参与制作了多部恶意诋毁法轮功的报导,包括文字和电视。其中包括“天安门自焚案”系列节目,“王博采访”,“浙江乞丐毒杀案”,对赵明的采访制作等等。“焦点谎谈”几乎所有的恶性诽谤法轮功的节目都出自于李玉强之手,而且节目中的现场记者和编辑几乎都由她一人担任。

一个记者包揽“焦点谎谈”上关于抹黑法轮功的节目,上层对她得有多信任,而她为取得信任还得炮制多少假节目。从李玉强在毒害世人的节目中所起的作用及其隐蔽的身份看,她是中共江泽民集团为构陷法轮功而特意安排的一个以记者身份出现的御用打手。

我们说她鬼魅,是因为她制作了那么多的节目,可是在镜头前人们永远看不到她的正面,只能看到她的背影,顶多看到的是一个侧影。而且中央电视台那么多人,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她受命于何处。李玉强隐藏的功夫之深,非外界所能想象。她这样隐蔽身份所起到的作用只有一个,就是替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制造谣言、掩盖罪恶。

在民众不知道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真相时,一听到她煽情的报道,都会不由自主地随着她的话语走。因为那毕竟是有图像和声音的画面,又是在当时收视排名较高的“焦点谎谈”上,民众谁会怀疑她报道的虚假?不知不觉地被她挑起了对法轮功的仇恨。

可是那毕竟是造假,一不小心就会露了马脚。二零零二年初,李玉强到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实为劫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非法私设的黑监狱),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座谈”。当时有法轮功学员问她自焚镜头的种种疑点和漏洞,尤其是已烧得焦黑的王进东,两腿间夹的盛汽油的雪碧瓶子却完好无损的漏洞。面对大家有理有据的分析,李玉强不得不承认:王进东腿中间的雪碧瓶子是他们放进去的,此镜头是他们 “补拍”的。她还狡辩说是为了让人相信是法轮功在自焚,早知道会被识破就不拍了。

可是民众在央视看这个所谓的录像时,有多少人不是被蒙蔽了?海外专家通过慢镜头分析已经明确指出,这是一桩用来栽赃法轮功上演的假戏。李玉强不穿隔离服到无菌室的那段所谓的采访,是完全违背医疗常识的。请问李玉强,小女孩刘思影的气管都切开了,她是怎么和你进行畅聊的?

李玉强参与炮制的天安门自焚伪案用心险恶。而她在制作与赵明的谈话视频时,所表现的则是其令人恶心的一面。

毕业于清华大学,后在爱尔兰三圣大学求学的留学生赵明,在北京无端被绑架后,被投入北京团河劳教所。在劳教所他遭到了极其残酷的酷刑。二零零一年下半年的一个下午,李玉强亲自采访他。赵明自述:“表现得非常支持法轮功的样子,问我怎么开始修炼的,有什么体会,受益。我于是尽述在大法修炼中身心受益的体会和对大法法理的科学性的认识,表面上看那真是一次愉快的采访……我发现就是这次采访的镜头,但他们把我的话脱离了上下文,又加上画外音,完全违反了我话的本意,用来攻击法轮功。其实他们如此费力地装模作样采访了一下午就是为了套取一两句话,试图抹杀我在劳教所受到折磨的事实。”

李玉强表面和赵明谈话,表现得非常投缘,要不她怎么能套取她所需要的只言片语呢?可是一转身,她就脱下伪装,将谈话当成了她制作假新闻的素材,进行移花接木的拼凑,再加上电视制作中旁白的说辞,配上采访时她与赵明亲切谈吐的画面,一份假视频就被炮制了出来。

李玉强不使用伪装的一面和法轮功学员亲密接触,就得不到她想要的画面,和她需要重新拼凑的语言。李玉强制作的关于中央音乐学院学生王博的节目中,把由于迫害而造成的王博一家的骨肉分离归罪于法轮功。可事实是王博的父母由于拒绝放弃法轮功,而被非法关押于劳教所,造成骨肉分离。在揭露“焦点谎谈”造假过程时,王博的父亲王新中写到:“当我看到‘焦点访谈’播出的节目后,为‘焦点访谈’如此卑鄙的嫁祸、歪曲诬陷的‘偷梁换柱’的手段而感到震惊。”“我在与中央电视台的记者交谈中,谈到我们家的修炼和我在单位遭610毒打的情况却被删掉了,并对我的访谈作了移花接木、改头换面的重要删节,有意将节目制作成丑化修炼人,恶意攻击大法,方向完全不同的内容。正如记者所说:‘有些内容是不能报导的,政治的需要吧。’”

李玉强指的政治需要是什么?就是中共江泽民集团需要迫害法轮功的材料,她就要披上伪装去套取,然后进行完全违背事实的嫁接和拼凑,制作出迎合中共江泽民集团需要的新闻。李玉强的伪装背后,是中共江泽民集团的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