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难中去怕心 引导有缘人得法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七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那时因忙于农活,晚上只是和大家一块炼功,很少学法,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一年,因邪恶迫害失去了修炼的环境,只看看书,很少炼功了。二零零一年九月份的一天,我碰到了A同修,她告诉了我大法的洪传,我看了师父新经文,我才又正式走回到大法中来。

二零零一年,迫害严重时期,有许多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来到我处,在A同修的协调下,内地的、外县的、外省的,住的时间短的二、三天,长的几年,就这样,我家成了流离失所同修的临时落脚点。我和同修们在一起共同学法,一起切磋,他们给了我很大帮助,做着证实大法的事。我还买了电脑,建了资料点,为我以后的修炼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师父慈悲,以这样的方式叫我跟上正法進程,没有落下我这个悟性差的大法弟子。

一、在证实法的路上,师父保护着弟子

二零零五年六月份,一大资料点被破坏,因为是我找的房子,我也被国保、六一零、当地派出所劫持到洗脑班,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绝食反迫害,二十天被家人接回家。

回家后,中共不法人员并没有放弃对我的迫害,电脑和打印机等物品被六一零抢走,我被迫流离失所。离家后,来到娘家,这是一个一万多人口的大村子,这么大的村子,一个大法弟子也没有,我来到这里,就有我救度众生的使命。

开始的时候,家人看着我,不让我出门,我就在家学法,发正念。恶警去抓我好几次,在师父的保护下,他们没有找到我。家人都感到神奇,我母亲问我:“怎么他们来抓你,你都知道?”我说:“师父点悟我、保护着我。”从此以后,我母亲非常相信法轮大法,每天三顿饭都要先敬师父,我的环境也变宽松了,我开始出门给有缘人讲真相,救世人。

因为村大人多,南北、东西直径有十多里的路,没有修大路,全是弯曲小路,杂乱无章。有一晚上,我提着一包单页资料(当时小册子很少)和不干胶在村里转了很多路、很多地方,村里新房子很少,都没有大门。我一边发资料,一边贴不干胶。

走着走着,迷路了,不知道从哪条路回家。我求师父帮帮弟子,我低头一看,一条大狗正很温顺的跟着我走,我贴不干胶,它就等着我,我发资料,它就和我一起走,一直把资料发完,也正好找到了回家的路,而那条大狗已不知去向。谢谢师父保护弟子。

还有一次,国保大队长找到我丈夫说:已经决定判了我六年,跑了也没有用,一定把我找回来。我就发正念,可恐惧心怎么也清理不掉,这时有一只小鸟飞到窗户上叫道:“不怕,不怕。”我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一遍遍的叫着师父,弟子一定要精進,跟师父回家。

二、有缘人得法

娘家邻居大哥四十多岁得了脑血栓,出门需要人扶,我给他讲真相,他告诉我看过大法书,但是没有学会炼功动作,我就教他炼功,他身体恢复的很快,不到一个月,就不用人照顾,慢慢可以给一家人做饭。不到一年,他就能干体力活了。他媳妇看见我,高兴地说:“我沾大法的光了,你哥病好了,在家烧水做饭,我今年收了一万多斤的棉花,全是你哥在家晒的。”

还有一邻居有先天性心脏病,她生第一个孩子时,医生说她最多只能活四十岁,以后不能再生育,不然很有可能把命送掉。可是孩子不到三岁,她又怀孕了,医生不敢给她流产,于是就这样生了第二胎。产后满身肿的发亮,她没有婆婆,家里穷,老公公抱着刚出生的孩子,到有小孩家的产妇要奶吃,这才都知道她不行了,可是她奇迹般的活过来了。我给她讲真相时,她说能活到现在是有神佛保佑,我相信神佛的存在,就这样,她也走進大法中来,身体很好,不再与药为伴。

就这样,这个大村也有了两个大法弟子,也都在做着证实大法的事,这个偏僻大村,众生也闻到了佛法的福音。

三、在魔难中提高心性去怕心

有一段时间,我出现了感冒的症状,发烧咳嗽的很厉害,我晚上回到家,同修告诉我,还有人在监视我,国保也经常来骚扰我,我就在家中发正念、背法。

过了一段时间,我从窗户上往下看,无意中看到一个人到邻居家里,并且次数非常多,那人骑的电动车牌子和派出所骑的电动车牌子很相似,我便以为是派出所的人来监视我。我想去对门问问到底是什么情况,正当我去敲门的时候,我想起师父的话:“你找他算了,你是不是就听了、信了?那么你精神上是不是就造成负担了?造成了负担,你心里想它,是不是执著心?那么这种执著心怎么去?这不是人为的增了一难?产生的这执著心不得再多吃苦才能去的吗?每一关、每一难都存在修上去或掉下来的问题。本来就难,还人为的增加这难,怎么过呢?你可能因此就要遇到难、麻烦。”[1]

就这样,我取消了这个念头,回来发正念,就在那一瞬间,一股清泉流入喉咙,嗓子不疼了,烧也退了,也不咳嗽了。谢谢师父利用假相提高我的心性,去我的怕心,后来我知道了经常進出的那个人是邻居的男主人,因为我刚搬家,都不认识。

还有一次,娘家邻居大哥在外讲真相,被人举报了,派出所看他是残疾人,就通知了他哥,他哥把他打了一顿,家人和外界给他的压力很大,又不能学法,精神承受了严重的打击。他的妻子找到我母亲说,都是因为我让她丈夫讲真相,才带来这么大的横祸。我母亲七十多岁的人,本来就担心我的安全,又承受了这么多的伤害和惊吓,一下病倒了。

我在家发了一整天的正念。我想光发正念还不行,师父告诉我们:“哪里有问题我们就上哪里去讲真相”[2]。我得回老家一趟,帮助刚得法的同修过这一关,我放下了怕心,回到了老家,(老家派出所也参与了对我的迫害),找到同修的妻子,我说:“我哥炼功病好了,在大法中受益了,他想把真相告诉别人,叫有病的人也有一个健康的身体,让父老乡亲明白真相,这是做行善积德的大好事,是邪党在犯罪,在迫害好人。你要支持大哥炼功,他才有个好身体。”她明白真相后说:“我虽然不识字,也知道大法好,就是害怕。”她还去给我妈道了歉。

同修这一关在师父的加持下化解了,现在这位新同修一直平安的做着三件事,稳健的走在证实法的路上。

四、走正证实法的路

流离失所期间,我曾住在朋友家、亲戚家,也租过房子,还打过工,我都给有缘人讲了真相、做了三退。我做梦,师父点化我,梦中有个大婶抱着一个小女孩,我问大婶:你的宝宝有八个月大了吧,大婶说这不是我的孩子,是你的孩子,都三岁半了,还不会走路。醒来后一算,我在外也三年半了,流离失所不是师父的安排,我要回家,走师父安排的路,证实法,救度众生。

有师在有法在,我就听师父的,我回到家中,先发了一天的正念,清除了怕心,第二天,就去了我丈夫的单位,因单位效益不好,只发生活费,一周只上一天班。他们领导看到我,都很吃惊,我说我回来替我丈夫上班,他在外面找一份工作不容易,老请假回这里每周上一天班也不合适,领导答应了我的要求,我每次上班都找机会给他们讲真相,凭着对师父的信,我又堂堂正正的走在了证实法的路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