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师父的话 做真修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四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今年七十五岁。修炼十九年了,最大的遗憾就是还没见过师父。每当想到这里眼里充满了泪水。

在那腥风血雨的打压下,在铺天盖地的谎言、诬陷、造谣的狂吠中,我不迷失,不动摇,心中只有一个坚持。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每句话都是真的,就抱着坚定的信师信法的正念,经历了无数次考验与魔难中平稳、扎实地走到了今天。

我是个普普通通的大法弟子。按着师父做好“三件事”的要求,以“真、善、忍”为标准,谨遵师父教导从一件件小事做起,一步步踏踏实实修好自己。在大法被迫害时起,我们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辅导员被绑架,资料点被毁,师父的经文来了我们就用手抄下来,及时送到同修手上。后来我和另一位同修出资购置了一台小型电脑复印机开始做资料了。我们先是把《明慧周刊》上讲的真相文章复印下来做成小册子,送到楼群的家家户户。后来,辅导员同修回来了,我们有大批的资料可以派发了。我就背上大包传单、小册子,往中心店铺送,有一次,正要把“法轮大法好”的真相不干胶往店铺门前粘贴的时候,遇到了一个认识的小警察,吃惊的看着我喊,“哎呀我的奶奶呀,你怎么跑到这来了,到了七一,我们这一步一岗的抓人呢,快回去吧!”见我不肯回去就压低声音说:“你实在要贴就到旮旯胡同楼道里去吧,那里我们不管”。十六年了,无论寒冬酷暑,不怕楼层有多高,坚持挨家挨户发传单、小册子。把神韵光盘挂到门把上,把真相资料送到千家万户。

出门时身上带着“法轮大法好”的不干胶粘贴,顺手贴到楼道里的墙上、公园的座椅上,景点的石头上,马路的电线杆上,立交桥的桥墩上,凡是走路路过的地方顺手即贴。到处留下的都是“法轮大法好”。我们利用各种方式向众生讲真相,写劝善信寄给法院院长、各高校校长、书记,寄给公检法、派出所、610人员,寄给做器官移植医院的院长,寄给主刀的医生护士。

我支持资料点的资金,十多年来每年都有一两千元。为营救被绑架或关押的同修捐款,去非法关押同修的黑窝发正念,花真相币,打自动语音电话,参加起诉江泽民等等,凡是师父要求做的我都尽心尽力去做。时刻把自己当作炼功人,在做好每一件事情上修自己,用法归正自己,提高心性,努力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一、在与同修配合中修自己

师尊告诉我们:“你能默默的做好你应该做的,你把那件事中不完善的部份自己默默的把它做好,众神佩服的了不得,说这个人太了不得!这才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1]这其中“默默的”三个字很触动我的心,我悟到,这就是我今后修炼的方向。

我们学法点上的同修都在自觉的做着各种不同的讲真相救人的项目。有个大法弟子,自从江泽民发动对大法的迫害开始,很早就开展了一些讲真相的项目。几年来,为了帮助同修做好三件事提供方便,她想了不少办法,同时开展几个项目。项目中的耗材她的進价偏高,我就在想,如果有一条直销的渠道节省大法资源该多好啊。师父看到了我的这颗心,让我很快结识了一个小店主,他非常认同大法,全力支持大法弟子的要求,为我们从厂家直接進货,不赚大法弟子一分钱。价格降了下来,同样的钱可以做更多的事。我义务为项目服务,订货送货中无论严寒酷暑,风雨无阻。

这其中也有心性方面的触动。有一次,我和同修约我送货,数量较大,说好她来接我,我们约定了交接地点。为了安全,我出门的时候没有带手机,我提着箱子提前到达了交接地点,可是时间过了,同修没有来。我觉得,同修为大家做很多事,任务很重,别是忘了吧。又等了一段时间,同修还是没有来。我心里就不是滋味了,抱怨同修这么重要的事怎么能忘呢?怎么这么不严肃呢?等来等去不见同修来,我就打车把东西送过去。当时有传言说当晚对法轮功学员有大搜捕,为了安全起见,在离同修家远一点的地方下车了。箱子比较重,拎着不是,扛着也不是,抱着又不行。我站在马路边上,静思片刻,怎样才能安全地把东西送到同修手里,就在这时,师父的话打入脑中:“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2]。我用力把箱子举过头,把箱子甩到肩上,一路小跑把箱子扛到了楼上。

到了同修家才知道,原来我们之间出现了误会,我在正门等她,她在后门等我,她说我没说清楚,我就说她记错了。最后两个人都笑了,师父把我们的误会都化解了,还有什么你对我错的。我们交接完货品分手了,这时候天已经很晚了,我打车到家儿子和媳妇在电话机旁翻着通话记录找妈呢。他们对我的安全非常担心,我告诉他们我没事,事情就过去了。回到家以后,遵照师父的教导,遇到问题向内找,我找到了自己的不足,遇事首先站在自己的角度看问题和想问题,而不是站在对方的角度看问题和想问题,还有自以为是的心,希望别人肯定的心、不喜欢被人否定的心等等,没有了自以为是地看待和评价同修,放下了自我,心态纯净祥和,大家能够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中互相支持,互相帮助多么难得呀!总能这样想问题误会和分歧就会少,甚至不会发生。

随着学法向内找,发现自己的根本执着就是维护自己的“私”,师父把这颗心暴露出来,我认识到了师父就把这些不好的物质拿掉了。没有了自己如何如何去帮助同修,如何如何去形成整体的想法,只是完全发自内心的向内找,从中理解了慈悲的含义的一层展现。过程中感受到了大法的博大精深和师父时时刻刻的看护与点化。

二、在讲真相中修自己

我讲真相不分人,不分场合。到集市买菜,到商场购物,到饭店就餐,走在街上,无论什么场合都讲真相。碰到形形色色的人,商贩、营业员、出租车司机、服务员、售票员、卖水的、卖雪糕的、法官、学生、教授、警察,什么样的人我都救,这些年救了不少人。讲真相中触动心性的事情也不少。

一次在公交站点等车,遇上一位颇有风度的男士,刚刚搭上话车就来了。我们一同上了车,得知他是一位高级工程师,为了珍惜这一面之缘,他下车我就跟他一起下了车,表示有一些重要的话要跟他讲。我问他知不知道三退保平安,他表示知道这种说法,只是不知具体指什么,他非常想要了解。我告诉了他什么是三退,为什么要三退,怎么才能保平安。他真心感谢我,说整天现在忙于专业,没有机会了解这些,幸亏遇上了我,他以真名退了党。我送他一个翻墙软件,他很好奇的说,你这么大岁数也会这个?这位男士问了我的身份,除了感激就是不住的对我称赞有加。我很清醒,知道这些都是师父在做。我又跟他讲了很多大法弟子学法,修炼中的一些超常的事,讲了是师父要我们修好自己,帮助别人。他也由衷的感谢师父。经过这一次经历,不知不觉中去掉了以往的爱慕虚荣,愿意听人夸奖赞美的心。作为大法弟子,只不过是做了自己应该做,必须做的,真正的事情都是师父做,自己根本没有理由觉得自己如何如何。在讲真相中提高心性是自然而然就做到了的。不用刻意强为。

其实讲真相不是那么难,师父会为我们创造机缘。有一次我站在路边上,有两位妇女从我身边过来。一位正面对着我,一位侧身盯着我看,说我这老太太有范,漂亮。另一位也说我年轻时一定是个漂亮人。我乘机跟她们讲,我年轻时不怎么好看,我的容貌是修炼法轮大法修出来的。她们也就好奇的问炼功有什么好处,我就从自己亲身的经历讲了法轮大法祛病健身、提高心性,可以改变人的很多东西,让人越变越好。有些他们看得到,比如我的头发逐渐在变黑,腰板溜直。她们对我讲的话将信将疑。我就把我自己耳朵的事情讲给她们听。我年轻的时候,耳朵长得不好,耳朵小,耳垂不明显。我自己都觉得是缺陷,梳头的时候总是好把耳朵盖住。修炼了也就不管好不好看了。可是我的耳朵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大了,耳垂也变大了。我把我身上出现的这些奇迹讲给她们听,她们也相信大法的神奇。我还给她们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讲了三退保平安,讲了共产党无神论的危害,讲了相信大法会有福报,她们都作了三退,记住了九字吉言,有了美好的未来。

其实大法不仅改变人的表面,还会在讲真相中给我们开智开慧。一次外出回家的路上,身后有位先生走了过来,我有意放慢脚步等他过来,想办法搭话。经过问路的寒暄切入正题,问他知不知道三退保平安的事情,他说听说多遍,我什么都没加入过。我接着说,没入过可是好事,没受它的毒害。你要加入了就坏了,你发誓要为它奋斗终身,要把生命献给它。现在这个党,非常腐败,邪恶至极,天要灭它,千万别给它陪葬。他思量一会儿说:人的一生,上小学入队,上中学入团,上班后入党,这中国人的人生不都是这么走过来的吗?我知道他话里有话,他是党团队都加入过的。他见我说到点上,有点意外,问我怎么知道。我夸奖他说,像你这么优秀,这么精明强干的人怎么可能不是党员呢?共产党一直都在拉着社会上的精英,名人等优秀人士入党,为它自己壮胆吗?你可别上当,赶紧退了吧,我给你起个名,就用“德才”这个名字退了吧,他说你说的这个德太重要了,人要是守住了德才能不做坏事,才能走正道,人要是没有德就无恶不作了。我也觉得很惊奇,我给他起了德才的名字引起了他强烈的共鸣,这不就是师父在给我开智开慧吗?讲真相不就是师父在丰富我们的智慧吗?

讲真相要根据不同人的情况讲。面对面讲真相会碰到自称什么都没有加入过的人,我也会告诉他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的道理。一般这样的人大多出身不好,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受到过冲击。有些人也真就什么都没有加入过,即使这样,我也让他们转达自己的亲人,让自己的亲人选择美好的未来。有的曾经是历史反革命,有的出身地主,有的家庭有海外关系等等。即使他们无需三退,也让他们成为活传媒,消除恶党对中国人的精神控制。

在讲真相中,有退的,有不退的,遇到就是缘,遇到就给他机会。我讲真相本着真心救人,不被假相迷惑,不被人心带动,不轻易放弃,找到切入点,打开人的心结就能救了人。讲真相其实并不难,我们讲真相不仅仅是完成任务和履行责任,出发点是为了救人,给众生一个美好的未来。有了这样的心态,发自内心的慈悲众生,这样就感觉心里安定、踏实,没有怕心和顾虑。人也都有明白的一面,都在等着听真相,都在等着师父的救度。

三、在帮助同修中修自己

在我们修炼的过程中,会遇到不同的同修,有的同修在生活上,修炼中,或者在做好三件事上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这也是我们的份内事。师父要求我们大法弟子之间要互相协作,我也是本着这个原则处理同修之间的关系。有时候要克服很大困难才能做到。

有一次一个辅导员找到我,要我和他一起去帮助一位双眼看不见的同修学法。我想找到我就是师父的安排,我就该无条件的服从。帮助这个同修光是来回往返就要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有的同修给她读《转法轮》,我就给她读新经文。去过她家十几次之后,这个大姐要求一周增加一次学习新经文的时间。同修对学法的渴望也深深的感动着我,我们一起学法交流,她原来眼睛很好,问题出在执着儿子结婚筹款的事情,整天着急上火,这个执着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从而眼睛出了问题。我们除了交流还帮助她炼功。这个同修炼功动作多处不准确,尤其第五套功法,每次做完三个加持动作就算完了,没有入定的过程。在大家的帮助下,同修的视力有了一定的改進,能够扶着墙去学法小组学法了。

还有一次,在家门口遇到一位昔日的同修。她对我讲:大姐呀,快救救我吧,我可能要不行了。这位同修病业反应很重,她非常忧虑。这个同修原来和十几位同修一起学法炼功,在江泽民迫害大法之后,她们也坚持着。因为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回来,成了所谓“重点人物”,生活修炼受到严重干扰,逐渐脱离了同修的环境。加之家务事也多,逐渐学法炼功懈怠了起来,身体各方面不对劲的地方越来越多。身体上先是腿出毛病不能炼功,心态也逐渐悲观,修炼的路走不下去了。我想见到就不是偶然的,同修的事就是我的事,看到同修的痛苦如同发生在我身上一样,我首先是鼓励她,有师在,有法在,你肯定没有问题。我给她师父讲法的录音录像,还给她《明慧周刊》和修炼园地的录音节目,同修不过就是脱离了修炼的环境造成的。有了师父的法,同修很快就有了变化。经过集体学法切磋,同修跟上了正法進程,恢复了往日精進的状态,身体上的症状也消失了。

还有一次,经别的同修介绍,一个不曾相识的同修找到我,我们相见后彼此了解了情况。同修还有老伴,这位女同修还可以有其他学法的条件,可是丈夫没有这样的条件,我们应该创造条件,让同修的丈夫也有集体学法的环境,于是我们就在她们家成立了新的学法组。这对夫妇同修除了学法困难还有接触真相资料的困难。我能上网,还能购买mp5和播放机等设备,于是就下载师父的讲法,录制炼功音乐,下载《明慧周刊》,修炼园地等音频节目供他们学习,学法条件的改善给修炼带来了新的变化。

帮助同修的过程也是修自己的过程。同修们对大法的纯净的心,坚韧的品格也不时鼓励着我。有一个同修,在邪恶最疯狂的时候,抄写了七遍七大本《转法轮》。这在那种极其险恶的环境中,同修竟然能够不为所动,潜心学法真是令人赞叹。这样的同修我为他们做什么都乐意。同修由于条件的限制,师父的新经文普遍缺少。我也在这方面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帮助同修按照经文的目录,一本本地帮助他们补齐。我还帮助他们大量接触明慧网,根据每个人的不同需要,有的需要明慧广播节目,有的需要《明慧周刊》,有的甚至需要每日明慧文章。只要同修需要我就最大限度的满足他们。只要师父发表了新经文,我就会第一时间让同修们得到,和同修们一起学习。

在帮助同修的过程中,我克服了很多困难,修去了很多心。比如怕苦求安逸的心,怕麻烦怕事的心,急躁心,怕被说,怕被冲撞的心,自以为是不谦卑的心等等。

结语

我从一九九六年幸运的得法,也走过了十九年的大法修炼之路。我深深体会到,只要我们真正的学法,师父就会安排好我们的一切,我们就能够跟随师尊,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

最后再一次叩谢师尊,也感谢在修炼路上帮助过我的各位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十》〈再精進〉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