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家庭矛盾的雾霾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八日】放暑假回家,女儿问:“妈,爸爸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好了?怎么回事呀?我上学了,你们两个感情变好了?”我只是笑而不答,但心里想:女儿,你可知妈妈这一年中所经历的一切,爸爸的变化是因为妈妈变了。

我学大法十七、八年来,一直在家庭矛盾中摔摔打打,一路走的好辛苦。由于邪党的迫害,我成了单位迫害的重点,丈夫听信谎言,由开始的支持到极力反对,这些年来对我非打即骂,受单位指示加入监视我的行列。有时我外出刚一到家,他就盘问去哪了?一不顺心就摔盘子扔碗,有好几次把刀扔过来,幸亏我躲的及时。总之,他就象上了魔咒一样,失去理智,在外面和别人谈笑风生,一到家就变了个人,整天没个好脸色。

丈夫看我不与他一般见识,更是生气,还时常拿女儿出气,打骂女儿,吓得女儿不愿意他回家。女儿不止一次的哭着对我说:“妈,你怎么给我找了这么一个爸爸呀,你快和他离婚吧。”我只好陪着女儿一起哭,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呀,真想和他离了,一了百了。但静下心来想一想,自己是大法弟子,师父要我按真善忍去做好人,我这样不负责任的离开他,那不是毀了他吗?

后来丈夫更是变本加厉,还时常和单位那个离异妇女在一起,我家开了一个店铺,丈夫干脆让她给看店铺,我和女儿去了还赶我们走。女儿上大学后,丈夫提出离婚。我不离,他就发信息骂我,什么难听说什么,要和我协议离婚,财产都分好了。我不同意,他就不再回家吃饭,后来干脆夜不归宿,打电话也不接,家中大小事一概不管,水电费、暖气费、女儿生活费全是我自己拿,家中老人等都是我一人管。

丈夫为了达到我和他离婚的目地,也不和我一起回老家。老人问起他时,我怕老人担心,只好说他很忙。后来老人发现不对劲,问了小姑子,才知道丈夫要离婚的事,于是打电话问我。我考虑再三,既然他想离,那就离吧。于是回家和两位老人说明情况。我说:“他就因为我炼法轮功。你也知道我的身体是因为炼法轮功才好的。如果不炼法轮功,根本不会有今天的我。既然他想离,那就离吧,只要他过的好就行。”婆婆哭着对我说:“炼法轮功怎么了?又不做坏事。坚决不能离,要离我不要他,我要媳妇和孙女。他不孝让他自己过吧。你進了俺家门,是俺家烧了高香,这么好的媳妇到哪找去?他是烧的,烧昏了头。”婆婆百般相劝:“他和你离你也不要离,一定记住啊。”临走,婆婆还一再叮嘱。

回来后我前思后想,离吧,自己轻松,但公婆会伤心,对年近八十的他们是一个怎样的打击,我怎么忍心去伤害对我亲如女儿的公婆呢?大伯哥、嫂子、小姑子一家人都坚决不让我们离,我知道如果离了,他是众叛亲离。不离吧,这个家实在已不象个家,他是一天三餐不在家吃,一句话不说,有时夜不归宿,形同陌路,真离了,他也轻松一些。

但我又想,难道他和我一生的缘,就这样了结吗?一人修大法,全家受益,他不但没得到益处,还会因毁书和骂大法、骂师父而造下无穷的罪业,他将走向何方?这一切他不知,我是明了的,我不能看着他这样毁灭自己。那我的善又在哪里?难道这一切与自己没有关系?

通过学法,和同修交流,我向内找自己,发现自己有一颗隐藏很深的怨恨心,常常想到自己当初在家人强烈反对的情况下,一心一意跟着一贫如洗的他,住在租住的一间小房子里,结婚、生子、买房、买车……直到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门头小店,生活富足,可是他却要弃我于不顾,想想真是伤透了心。我发现是自己还有一颗掩藏很深的对丈夫怨恨的心,表面对他挺好的,可是内心却是怨恨的,日积月累,越来越深,以至于梦中好多次哭醒。

我深深的反省自己,修了这么多年,是不是真正的做到无私无我,想过丈夫的感受没有?这些年来,因为我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他一直承受着单位的压力,一有风吹草动,连上边开个会,他都会事先得到通知要好好看着我,别外出。单位逼我写不学不炼的所谓保证书,我不写,他一次次替我顶着压力……十几年来他确实承受了很多很多,但我却在内心对他只是怨恨。我结婚后一向不喜欢做面食,尤其是和面,嫌和面又脏又费事。我现在意识到,自己很自私,没有真正的做到为别人着想,我真的做的很差,我一定要听师父的话,为他人着想,哪怕自己再麻烦也要做好,一点一滴的做好。

晚上,丈夫喝的酩酊大醉回家,我给他放好不冷不热的温水,给他洗脚,调好蜂蜜水给他解酒,怕他半夜起来吐,给他床头放上脸盆;每天早上发完正念,我赶紧做饭:包水饺、擀面条、包馄饨、烙火烧……总之以前从不喜欢做面食的我,学会了这一切,每天用心的做好这一切,连女儿高三我都没有这样伺候过她。开始丈夫说:“你每天给我做好饭,那是你应该的。”后来渐渐的他开始转变,看到我早上擀面条或包饺子,他会说:“很麻烦,随便吃点就行了。”后来他哪天起的早了,还会主动做好饭,等我吃。这真是天翻地覆的变化。

旧势力原本要毁了丈夫,毁了我们这个家,但我在师父的法理指导下,破除了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如今的丈夫,笑颜常常挂在脸上,俨然变了一个人的样子,女儿暑假回家,感受到了家里的变化。才有了本文开头的问话。

我知道是师父看到弟子有了要去执着的决心,就帮我化解了家庭矛盾。看到今天的一切,想想走过的路,如果没有大法,我不会走到今天。大法伴我走出了家庭矛盾的雾霾。大法给了我重生的机会,给了我一切。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