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求职路 修心去执多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八日】到二零一五年,我修炼大法二十二年了。按年头来讲,我是个老弟子,可是在修心性向内找的方面,我的悟性并不比新同修好多少,总是以工作忙为借口拖延学法炼功和发正念,自身的空间场不清静,自然干扰就多,二零一三年我失业了,与往次不同的是,这次从失业到找到工作历时将近两年的时间。

这两年的时间,我在期待与失望中反复挣扎,同时也慢慢学会了向内找,一开始是不情愿的,带着有求目地的找;后来是无可奈何的找;渐渐随着学法的增加和用心,也就能很自然的向内找了。等我学会了向内找,在师尊的安排下,我也找到了合适的工作。

挣扎与失落

二零一三年夏天,我心里是带着怨恨离开原来的公司的。原因是我发现我的上司贪污公司的钱,她担心我有一天会说出去,运用了各种影响力把我的岗位取消了。我憋了一口气,想一定要找个更高的职位,更大的公司,结果找到的公司并不好,没干到五个月就辞职了。

二零一四年开始,中国的经济开始衰退,外企的颓势更加明显,很多外企都裁员或撤离,求职市场上的机会越来越少,而且对求职者的限制要求越来越多,也越苛刻,四十岁以上就很难谋职了。对于我这样四十出头的未婚女性来说,面临的挑剔和偏见尤其多。一年多的时间里,我去很多公司面试过:外企、私企、上市公司,见识了各式各样的人性和人心,也受到不少质疑、挑战、奚落和性暗示,真有点象云游。因为有了很多时间学法修心发正念,我基本上能不受干扰,但是每次在师尊法像前学法间隙,我都忍不住悄悄望着师尊的法像,心里对师尊说:师尊,(我求职这件事)到底差在哪儿呢?

在几个外企的面试中,一路过关斩将,但总是落选在最后一关,不是因为专业能力,而是因为年龄性别甚至是对方也说不出所以然的原因。找了一段工作之后,我把找工作的范围放宽,也去一些私企和上市公司面试,但是同样因为各种各样奇怪的理由落选。有一次听说理由居然是因为我的属相跟老板犯冲。这样的事情出现了四、五次之后,有一天,我觉得我要崩溃了,一个人开车到人烟稀少的路边,伤心的哭了一个下午。

惊醒、向内找

去年冬天,我过去公司的同事找我吃饭,我跟他诉说了我离开原公司的原因,并反问他:你觉得我做错了吗?我预期他会说出支持我的话,没想到他却说:“嗯,你错了!”我一时没反应过来,等着他解释。同事说:“我能感受到你对你老板的怨气,虽然你说原谅了她,但是你内心并没有放下,你现在所有的不顺,你都会想到是因为她才造成的。什么时候谁跟你提起她的名字,你能反应出‘她是谁呀’这种无恨无爱的状态,象说一个路人一样无关痛痒,你才是真的放下了。”

我当时盯着他半天,悟到这是师尊借他的嘴在点化我,因为在跟同事见面前,我在家里学法。当时正值师尊在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刚刚发表,其中的一段法:

“你有那个心哪,你的心才会动;你没有那个心哪,象风吹过一样,你根本就没感觉。有人说你要杀人放火,你听了之后太有意思了,(师笑)这怎么可能?一笑了之。根本就不当回事,因为你没有那心,这话动不了你。没有那心,碰不着你。你的心动了,就说明你有!你的心里确实很不平,就说明这个东西还不小。(鼓掌)那不该修吗?”[1]

我当时一个念头在心中一闪而过:“我是有什么要去的心吗?所以才在工作这件事情上这么波折?我还有什么没放下呢?否则我为什么无法一笑了之。根本就不当回事呢?”师尊借同事的口再次点化我:其实一直是我心态的问题,才造成今天的反复过关。

我一年以来的心态,还是站在人的角度上衡量事情的对错,认为我坚持正义,却受了委屈。其实常人之间的对错,在修炼人这里根本是不重要的;不平的心放不下,就反复在这方面过关,一会儿听到消息说,那位贪污钱的老板不仅没受任何惩罚,反而被升职派往海外常驻;一会儿听到消息说,我之前在公司的岗位,几个月后被挪回了北京,从新找了人;一会儿听说,公司里的几个混混儿越混越好;一会儿我妈又跟我说,亲戚之间幸灾乐祸的传我失业在家的消息……越听越不是滋味:“坏人”过的有滋有味,而我却失业在家,到处奔波找工作,时常还从脑子里翻出“报应的时刻咋还不到呢”这种想法,愤愤不平,委屈,其实是一直放不下的名利,放不下的争斗心,放不下的虚荣心。

平时在工作生活中,我十分注意自己的言行,常常听到周围人对我非常好的评价,比如善良,脾气好,工作能力强,公平正直,真诚等等,那是因为没有利益的冲突,没有人心的干扰,说到底,还是没有触及到自己的痛处。找工作的这段时间,非世界五百强的公司就不愿意去考虑,这不是求名的心吗?憋着一口气要找个更好的公司和更高的职位,那不是争斗心吗?总是回避与过去的同事见面,这不是虚荣心吗?看到不如我的人获得了我期望得到的职位“心如刀绞”,这不是强烈的妒嫉心吗?我以为我二十多年来一直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真的遇到过关,自己做的比个常人好不了多少,嘴上说放下了,那是为了维护形象,心里并没有真的放下。

我对自己说要放下这些,修掉这些执着心,可是那些执着心就象自然反应一样,到时候就冒出来。我郁郁寡欢的打开书学法,却并没有学進去。此时,脑海里突然跳出师父的一句诗词:“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2]。面对师尊的慈悲点化,我心里求师尊加持,一定要去掉它们,因为它们不是我。

一切皆是师尊的恩赐

每当我将要面临什么魔难,或者魔难出现之后彷徨无措的时候,师尊总是通过各种形式的点化和开示,或者通过学法中凸显出的一段法,或者通过明慧网上的同修心得交流,或者借亲朋好友的嘴给以棒喝,或者看到遇到的事情也是直接映射我的问题。我相信大多数同修都有和我一样的经历。从二零一三年开始,明慧网上很多同修交流背法的经历和心得,使我很受触动,我曾几次起意背法都落得有始无终,反复几次之后自己都没有信心了。通过同修们的交流,我看到很多年岁很大的同修都能把《转法轮》全部背过,而且背了多遍,决心这次一定要完整把《转法轮》背下来。

从二零一四年五月底开始,我开始背诵《转法轮》,开始定的是三个月背下来,后来变成五个月,七个月,十个月,一直到二零一五年五月份,我才把《转法轮》完整背下来,加上师尊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四日发表的新的《论语》,我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才背完《转法轮》。这一年中,中间的干扰是很大的,其中最大的干扰来自两方面:一个是找工作不顺利;一个是身体上出现了不正确状态。我加强否定这种不正确状态,并极力排斥脑海中反映出的病名,母亲同修也帮助我发正念。几个月后,我的脸上恢复了血色,到我从新开始上班时,老板问我:面试的时候就觉得你脸色苍白,现在看起来怎么气色这么好了?

在近二十年的工作经历中,我换过四、五家公司,中间转过三次专业,一点儿也没影响薪水,一路上涨,每次去新的公司面试谈到我的工作经历,都被认为简直是具有传奇彩色的华丽转身,这在外企里是很少见的,以至于有好几次同事都追问我,“你怎么命那么好?”如果单以工作能力和工作成绩来论,是无法解释的。一直以来,我却以为我能得到一份好工作是因为工作能力强和过去的工作成绩好,我……我……满篇都是因为我怎么样才得来的好工作,所以对工作能力一般却做着重要位置、拿着高薪的人,我心里是不服的,说到底就是妒嫉心作祟。

其实师尊早就讲过,“在更高级的生命来看,人类社会的发展,只不过是按照特定的发展规律在发展,所以人的一生中干什么,他可不是按照你的本事去给你安排的。佛教中讲业力轮报,他是按照你的业力去给你安排的,你的本事再大,你没有德,你可能这一生啥都没有。你看他啥也不行,他德大,当大官,发大财。常人看不到这一点,他就老是觉的自己应该恰如其份的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所以他的一生争来斗去的,这个心受到很大的伤害,觉的很苦,很累,心里老是不平衡。”[3]这段法我以前就会背,而且还用这段法开解过别的同修,我自己却在这方面多年来没有根本改变人的观念,就包括对前老板的妒嫉和怨恨。其实一个常人在她的生命长河中一切福报和罪业都是有因果关系的,我却站在常人的角度迷得比个常人还深,纠结反复,没有修自己。

其实反观自身,我自己所得的一切不都是师尊的赐予吗?就包括自诩的工作能力和成绩。回顾多年来的工作经历,每一次换工作,其实都是师尊的安排,我嘴上承认,但是心中人的观念没有彻底改变。这次求职的过程却不象以往的几次那么顺利,每次都是几乎到了面试的最后一步,甚至是拿到聘用书的最后一刻出了变故,原因五花八门。我不断的背法,不断的向内找,发现自己除了利益之心外,随着时间的拖延,虚荣心、争斗心也不断的吞噬着我。正是这段时间让我悟到修炼的严肃和艰难。

当我终于将《转法轮》全部背完的时候,我跟母亲说:妈,我觉得我快找到工作了。一个月之后,我正式开始在现在这家公司上班了,一切的工作条件都非常理想,我有很多做猎头的朋友甚至觉得在这样一个严峻的经济形势下,我又实现了一个传奇。我知道,这一切是师尊的安排,是大法的给予。而我之前认为失之交臂的好公司好职位,大多数在今年不是大幅裁员就是组织动荡。

再说一个小故事。我曾经去天津滨海开发区面试一个职位,当天开车从天津往回返时,就觉得一路上心里毛毛的,思前想后,最后没有進一步接触,很多朋友都埋怨我错失良机。当八月十二日天津大爆炸发生之后,我从网上看到我曾经去面试的办公楼,离出事地点不足一千米的距离,周围残垣断壁,而那个公司在面试时许诺为这个职位租住的公寓楼,其实就是离爆炸地点最近的小区……我无法描述当时的心情:师尊给弟子走的每一步,每个细节都做了最好最细致的安排,而弟子做的却那么少,总是迷于常人的表象!

一切皆是师尊的恩赐,弟子唯有坚定信师信法的心,精進不辍,以报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去执〉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