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保护闯难关 放下生死转观念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一日】我今年七十三岁,修炼大法前,我曾患严重的二尖瓣膜狭窄、闭锁不全、风湿性心脏病、心衰二-三°、肺心症,心房显颤、气管炎等十多种疾病。一九九四年八月,有幸参加了师父在哈尔滨传功讲法学习班。

一九九四年底,也就是修炼大法四个月时,身体开始消业表现,从头到脚全身浮肿,脸肿得发青吓人。家人看着都害怕,让我去医院。因为那时还没有发表《转法轮》,每天只知道炼功,不知道修心性。因此,我的思想也产生了动摇,一会儿认为是消业,认为师父已经把身体调整的没病了,一会儿又认为是病,就这样摇摆不定,也没有去医院。

七个多月过去,症状还没好,怕给大法抹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如果真的与大法无缘,擦肩而过,没有这个福气得大法,我不怨师父,也不怨大法,我去医院手术,能下来手术台,我就继续修炼大法。”我给家人写下遗嘱:“告诉家人万一下不来手术台,你们不能怨我修炼法轮功,更不能怨我师父,怨大法,因为是我自己修不出来。”

住上医院,手术前一天,医生说:“如果你不想手术,还可以不手术。”我没悟到这是师父的点化,我说:“手术的钱都借完了,不手术好吗?”医生说:“好,明天就手术。”

术前一天晚上,护士给我打了镇静剂针,并服用了安眠药,结果我一宿没睡,反倒精神起来了。其他患者和护士都很惊讶,怎么会这样。过后我明白,这是大法超常的展现世间,理是反的。

(一)心脏停跳七、八分钟又活过来

我患有风湿心脏病三十多年,手术换了一个超薄金属二尖瓣膜,整个手术过程,大法显示了他的神奇。医生告诉我,手术中出现过两次奇迹。

第一次是刚刚开胸时,医生什么都没做,我的心脏突然就不跳了,呼吸也停止了,整个过程持续了一分钟后,心脏又从新跳动了起来,医生们都感到很惊奇。

第二次是手术一切顺利,当准备撤掉代替心脏跳动的起搏器时,我的心脏又一次停止了跳动,这次时间长达七、八分钟。当医生要通知家属准备后事时,我的心脏突然又跳动了起来,跳了一会儿,医生才撤掉了起搏器,一切都缝合好了,并观察了一个多小时,看没啥危险了,才把我推出了手术室。

像我这样,心脏停止跳动了七、八分钟还能活过来的,在医学上是极其罕见的现象,几乎没有先前案例。我知道是师父为我承受了那么大的巨难,师父每时每刻都在我的身边,悄然呵护着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手术后,我又从新修炼,二十多年来,我没吃过一粒药,没去过一次医院。医生在我出院时告诉我一种药必须坚持每天都吃,十年之内,还要再做一次手术换一次瓣膜,我没有按照医生的吩咐做,我就是信师信法,没吃药,没换瓣膜,二十多年来一直活得很好。

家里人不放心,总是催促我到医院定期复查。我说:这么多年了,家里家外什么我都干,洗衣服、做饭、看孩子,我都干,我不是好好的吗?!上医院去看什么呢?我女儿不放心,她跑到医院把我的情况跟一位教授介绍了一下,说我二十多年没吃药,医生感到很惊奇。

(二)脑血栓症状 第二天就好了

从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元凶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丈夫强烈反对我继续修炼,经常对我冷言冷语,甚至出言不逊;儿媳生孩子,儿子给别人打工,入不敷出,本来我的工资是全家主要经济来源,可我被单位开除,收入分文没有,这家庭生活简直无以为继。

面对这种内外的强大压力,我决心反迫害。我知道,修炼法轮大法的人最有福气。我想我不能这样一味躲避、承受,我要向单位领导和局领导讲清真相。可是,我讲真相时,总是带有一种强大的争斗心、利益心和怨恨,自己正念不足,人心强烈,不仅效果不好,身体也被邪恶迫害。

有一天,我睡到下半夜两点左右,突然感觉全身发沉。这是似乎是常人说的脑血栓症状,身子不能动,一动就仿佛要裂开似的疼痛,不能睁眼,一睁眼就天旋地转,心里很明白,可是没有力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儿媳听到了动静,问我怎么了,我只能呻吟,张不开嘴说话。于是,她赶紧招呼我丈夫过来看我,忙说去医院看看吧。我用尽全身力气摆摆手,示意不要去,并在心里一遍一遍喊师父救我。

没办法,我丈夫打电话让女儿和女婿赶紧打车过来,我这时开始又吐又拉的,给他们折腾够呛。女儿问我怎么办,我告诉她赶紧给我的同修打电话。我除了喊师父帮我,在心里也同时跟旧势力说:不允许你们利用我的执着钻我的空子。我有我师父管,你们都是被清除的对象,我的生命是师父给的,你想拖走我,你得问问我师父,我师父是绝不会允许你们这样做的,你是我师父全盘否定的对象,我也是全盘否定你的。

后来,同修们来了,大家一起帮我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很快我就好了。第二天,我有事出门,发现走路稍微快点,自己的右脚就划圈,就像是脑血栓的后遗症似的。于是我口念正法口诀,站住不动,跺起脚来,有十几遍,再走路,就不划圈了。

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这是大法的威德在我身上的展现。

(三)牙疼来的快去的快

二零零四年过年,我突然感觉牙疼,简直疼得我想撞墙,站不稳,睡不安,没有食欲。牙痛难忍,我哭了。

师父在二零零一年就曾经点化过我“大法弟子在不断的修炼中清除业力,使自己的身体不断的向神体转化。”[2]这时,我突然想起师父的点化,心想:对呀,我是大法弟子,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我没有病,牙痛这只是假相,这是迫害,我要清除它。想着想着我睡着了,梦见师父为我从牙中拔掉了三根红线,从此我的牙再也不疼了。同修告诉我那是三根神经。孩子们说我这牙疼来的快,好的也快,真神啊!

大法的神奇在我的身上展现的有很多。例如当时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绝食反迫害长达十一天,人虽然瘦了点,但是整个人仍旧神清气爽,什么活都能干,向邪恶的狱警证实了大法的神奇。

又如,因为自己已经年过古稀,我的头发原本几乎要掉光了。可是不知从何时开始,我居然又从新长出了黑发。这一切都证实了大法的神奇伟大,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巨大承受使我度过一次次难关,走了过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