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次被绑架、劳教 内蒙古李圣君控告元凶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多次被绑架,遭酷刑折磨、二次被劳教迫害,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五十九岁的李圣君女士控告元凶江泽民,控告状在二零一五年六月初邮寄到最高检察院,已经签收。

在被控告人江泽民当任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发起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在其“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修炼法轮功的李圣君女士曾被非法抄家多次、绑架七次、非法拘留五次、劳教二次(四年)、强制关押洗脑一次。

李圣君女士控告说:“无数次的骚扰、跟踪、监视居住,给我及家人造成了极大的伤害。我母亲患食道癌,因我被绑架、母亲听到后一着急就说不出话来了,使病情加重,天天盼望我回来,到死也没见到她的女儿一面。因我被绑架、我孩子无人管,离家出走,丈夫在乡下上班起早贪黑,吃不上饭,大冬天睡凉炕,病倒了也无人管。”

下面是李圣君女士陈述的部分控告事实:

我是赤峰市巴林左旗林东镇人。九六年我从朋友的孩子那借了一本《法轮功》,看后觉得非常好,心里想以后一定要学此功。九八年一月有缘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胆囊炎、神经衰弱、胃病、妇科病、浮肿等多种疾病都好了。我觉得这个功法太好了,不但教人修心向善,还能祛病健身,真是一部好功法。从此以后,我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身心健康,家庭和睦,亲朋好友也都说法轮功真好。

然而在一九九九年,被控告人江泽民出于个人意志,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江泽民以其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的讲话为标志在中央政法委及旗下的各级政法委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610”办公室。而且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被告人在法国接受《费加罗报》采访时污蔑法轮功为×教。自此,全国范围内对法轮功进行审查、抓捕、劳教、起诉、判刑均以利用某教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实施。我因不放弃法轮大法修炼,说真话遭受了如下残酷的迫害:

多次绑架、抄家、关押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之后,原左旗公安局国安大队长图布新、白秀珍、鲍胜、左旗林东镇派出所姜海山、刘艳林、公安局的齐柏林、刘建国等人,不分白天黑夜、半夜三更,跟踪、监视我,去我家骚扰,都记不清多少次了。

二零零零年七月,国安大队刘建国和林东镇派出所蔡福云非法将我和吴国辉绑架,公安局长黄景祥、国安大队教导员白秀珍非法审讯我,黄景祥满脸酒气的问我:你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这么好的功法能不炼吗?黄说:炼就拘你。当天夜里我就被关进拘留所,被非法关押十一天,被逼迫不让炼功。同时被绑架的还有:陈艳平、吴国辉、李玉芬、李玉梅、王春华。吴国辉被非法拘留,其余的人交罚款三千元放回。

二零零零年秋,我和陈艳平、吴国辉被左旗公安局副局长汪其格、国安大队的人绑架到公安局,汪其格大骂我说:“你不要脸,今天我让你脱光上衣到广场上去炼,什么时候说不炼了,我再放你。”后来汪其格、图布新等强迫我、陈艳平、吴国辉给公安局擦门窗、擦玻璃、拔草、给原公安局政委崔凤国洗内衣内裤,强迫我们做三天奴役才放人。

同年十月末,巴林左旗公安局长黄景祥、图布新、白秀珍以所谓的法轮功学员串联、追查大法书籍的出版、印刷等为由,绑架了我,并非法抄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吴国辉、李玉梅、王春华、李玉芬、陈艳平等几十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审讯到凌晨三点多才把我放回。

二零零一年六月,巴林左旗三中校长张素芝接到法轮功学员寄来的真相信,交到了公安局,原巴林左旗公安局政委崔凤国认为升官的机会来了,背着巴林左旗旗委、政府、政法委把这件事私自向赤峰市报告,赤峰市610政法委、国安局、公安局成立了联合调查组,来到左旗,定为大案、要案,开始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六月二十一日,赤峰市公安局的王某某和左旗林东镇派出所的蔡福云、巴林左旗林东镇八居民区执勤人员李洪云,到我家非法抄家,并把我绑架到左旗公安局。以赤峰市国安局柳云山、“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鲍晓宇为首的四人调查组,轮番对我非法审讯。之后我被关押在左旗看守所行政拘留七天。

吊铐在国安大队窗户七天

二零零一年七月三日,原左旗公安局国安副大队长刘志军等,又一次非法将我绑架到左旗公安局,追问大法资料来源。在鲍小宇、崔凤国的指使下,公安局警察每天早晨和晚上把我铐在暖气管子上或自来水管上,每天上午九点以后,冲着太阳将我双手吊铐在国安大队的窗户上暴晒,警察王志春把我的手铐铐进肉里,渗出血来。我大声抗议,王志春才给松开一点。看着我的警察分黑夜、白天两个班,白天他们热得不行,叫苦连天,可我被这样吊着暴晒,更别说换换衣服、喝一口水了。

酷刑图:吊铐
酷刑图:吊铐

这些天来我一直被这样铐着、吊着、暴晒着,还不让睡觉,不让喝水,每天只让吃一顿饭。法律规定传讯时间不得超过二十四小时,特殊情况也不得超过四十八小时,可我却被崔凤国等人吊在左旗国安大队办公室近一个星期。

从二零零一年七月三日——十日,左旗公安局从各乡镇派出所、刑警队调来大部份警察,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左旗公安局从一楼到三楼几乎所有的房间里都吊铐、关押着大法弟子和家人。同时被绑架的有:季云芝、(已送赤峰)李树杰、陈艳平、林淑萍、吴国华、王秀芝、田育林、孙志军、郑桂芝、张雅娜、李玉芬、张凤兰、刘春艳、马凤芝、陈庆新。还有季云芝的丈夫、侄子、外甥女、吴国华的丈夫。(王晓燕已走脱)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日中午,八名警察喊着口号,象游街一样把我、李玉芬戴着手铐押送到左旗看守所迫害。在这个所谓的“国家级文明”看守所里,很长时间不许家人探视、天很凉了,也不许家人送衣物、行李,看守所郑义还扣压我弟弟给我送去的钱物。

在劳教所遭受种种折磨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日,我、段学芹、张雅娜、李玉芬、王秀芝、被秘密押往赤峰园林路看守所。第二天左旗国安大队教导员白秀珍,原左旗公安局国安副大队长刘志军来到赤峰园林路看守所,逼迫我等人在劳教通知书上签字,我等人拒签。在不通知家人的情况下,我与法轮功学员王晓燕、李树杰先后被押送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迫害。左旗法轮功学员段学芹、季云芝、张雅娜、李玉兰、李玉芬、王秀芝、陈庆新也被关押在内蒙兴安盟图牧吉劳教女队迫害。

我被关押在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二大队,每天干十八个小时以上的奴役活,包装卫生筷子,手指都磨出了血,为了赶活连着干一天一夜也是常有的事,出工和收工看到的都是满天星斗,很少看到日出和日落。后来又在手套车间打包,每天都要干到夜间十二点。因劳累过度,我的大拇指到现在还经常肿痛。因包筷子和包手套都是坐在小凳上,长时间一个姿势,导致两腿肿胀的很厉害,静脉曲张,血压升高。就这样因没完成他们的定额任务被加期七天。

在这所“文明”的劳教所里,处处充满伪善和邪恶,法轮功学员不让说话,包夹二十四小时形影不离,无故加期、罚站、冬天冲着北风唱歌、不让上厕所,更不允许学法炼功,随时就搜身、搜行李、搜衣物、搜包找经文。

二零零二年五月,此劳教所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逼迫放弃法轮功。大队长郭香枝、副大队长彭玉梅、武晶等把我关进库房,不让睡觉,逼迫我抱头蹲在地上等多种方式折磨、迫害我。

不断的骚扰

二零零三年,我从劳教所出来后,“610”头子张荣山、片警刘艳林、刁春江及林东镇司法所和东石桥社区的人员多次去我家中骚扰。

二零零五年,林东镇派出所副所长田立成、公安局国安大队杜义、巴林左旗东城区东石桥社区执勤人员史秀霞等人对我监视居住、跟踪半年之久。我去同事的门市部,杜义就跟到门市部;我去买菜,杜义就跟踪去菜店;我回家,杜义就去我家的对门家去监视。史秀霞经常以看户口本、查户口为名进家骚扰、监视。

被迫害得极度虚弱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六日,我与丈夫上街刚回来,东石桥社区的史秀霞和邻居周景玉马上打电话报告公安局。张荣山、原国安大队长那顺带领多名警察闯进我家,将我和前来串门的本家兄弟郭文一起绑架。那顺、杜义、汪成等人非法抄家,抢走了大法书籍、炼功带和录音机、塑封机、订书器等个人财物。事隔二、三天,那顺、杜义又一次窜入我家,再次抄家,搞得家中一片狼藉,这件事对我的丈夫及家人伤害极大,都快承受不住了。同一天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还有杨翠艳、杨翠星、李玉兰、李玉梅。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我等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被看守所法医汪吉拉等用手铐铐在床腿上野蛮灌食,由于被迫害,我的血压上升到一百八十。我喊“法轮大法好”,证实大法、抗议迫害,左旗看守所警察鲍白音、文玉林等四人齐上,将我按倒在地,铐在床架上,直到我休克了才打开铐子,才把我扔到床铺上。十二月十八日,我、李玉梅等人已被迫害得身体极度虚弱,看守所警察把我们送到旗医院住院部三楼病房,急忙给我输氧气,又输两瓶液,下午把我放了。

我的母亲患食道癌,当听到女儿被绑架后,一着急就说不出话来了。我从看守所出来后,身体一直很虚弱,又得陪着母亲去外地看病。

再次被劳教迫害

二零零六年四月三日,我才陪母亲回到家中,四月五日就被监控我的史秀霞举报到派出所。四月六日,那顺、左旗国安大队长李冰再一次将我绑架,非法直接关押到看守所。此次参与迫害我的还有东石桥社区书记桑志芬。

在看守所里,我被迫害得血压、心脏都出了问题。看守所的张凤文曾是我丈夫的同事、好友,此刻竟毫无人性地和乔长亮,用野蛮、强制的手段将我的胳膊拧背过去,按到床上强行照相,我的胳膊被拧的青、肿、麻很长时间,手不能提东西。

四月十一日下半夜三点,我又被非法劳教二年。付秀云、原左旗公安局长德格日吉夫、副局长唐国志等指使法医汪吉拉、张凤文等把我和王晓燕,李树杰、李玉芬押送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迫害,途中怕我身体不行了还给我打了一针。到了劳教所后,不管身体如何就收下了。我、王晓燕被关到二大队,李树杰、李玉芬被关到一大队迫害,当时就被关进库房,由包夹、犹大二十四小时监控迫害。每天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听犹大的歪理邪说,强迫放弃修炼,另外每天还要做十多小时的奴役。

我刚到劳教所不长时间,母亲病危,一直想看看自己的女儿,却不能如愿。因为我还在被非法关押。我的可怜的母亲怀着对女儿深深的思念,就这样带着遗憾与不安走了。

二零零七年十月三十日,我被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释放,由原左旗政法委副书记、“610”头子邢树新去呼市把我又劫持到左旗白音沟洗脑班,遭到赤峰犹大焦秀峰等人的洗脑迫害。白音沟洗脑班建在白音沟乡敬老院内,从外边看就是一个敬老院,有些孤寡老人在院中散步,可里面有一个黑洞洞的铁门,铁门紧闭,里面有610人员、帮教、犹大、警察对我洗脑迫害,住的屋子里面没有暖气。

我刚从白音沟洗脑班回来,林东镇东城区书记雷玉刚就找我,要求每个星期向他汇报一次,遭到我的强烈拒绝。

根据《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希望最高人民检察院能匡扶正义,惩恶扬善,将罪大恶极的江泽民逮捕归案,受到法律和道义的审判!还我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我修炼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