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张春献女士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新疆报道)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六日中午,新疆乌鲁木齐市法轮功学员张春献女士在工作地点五一商场被三宫派出所警察王耀江和两名社区治安员绑架,过程中警察王耀江还掏出手枪恐吓。

在派出所,警察非法审问张春献有关她控告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情况,张春献质问警察:她依法起诉犯了哪条法律?警察是怎么拿到她的控告信的?警察王耀江和一个维吾尔族警察等四人想将张春献绑到老虎凳上迫害,张春献坚决抵制,结果四个警察没能如愿,只好把张春献的手反铐到老虎凳上一个多小时,并将张春献非法拘留十五天。

现年四十七岁的张春献女士于二零一五年九月五日向最高检察院邮寄了《刑事控告书》,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她多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三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判刑,期间遭到警察拳打脚踢、野蛮灌食、电棒电击、剥夺睡眠等折磨。

以下是张春献遭迫害的部分事实:

粘贴真相标语 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一年一月,我因张贴法轮大法好的不干胶,被迎宾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在非法提审时我不报姓名,一个警察对我的小腿骨头连踢三脚,肿了一个月才完全好。那天是大年初四,我找机会走脱。警察查到我家地址,闯到我上班的地方再次绑架我,并于当晚将我关入水磨沟看守所。我和另外两位法轮功学员绝食抵制迫害,遭折磨性灌食,一犯人还用毛巾差点把我捂死。

三月三十一日,我被劫持到乌拉泊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一进劳教所,我就遭到狱警巴晓梅、滕丽、袁婷婷三人拿着电棒逼问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炼,三根电棒立刻同时在我两脚、脖子和手上一起电,电一会儿问一遍,又电一会儿又问一遍,一直电到队长的电棒没电,警察才喘口气。充完电又继续电,直到我说不炼为止。没几天被电的最厉害的手脚就发炎红肿起来,手也打不了弯,伤口还不断的流绿脓,脚肿的很厉害几乎不能站立,我平时穿36码鞋,脚肿得穿39码鞋还穿不进去,走路只能慢慢挪。

演示图:电棍电击

劳教所天天定时逼迫法轮功学员看污蔑法轮功央视新闻联播、焦点访谈,看完后笔录所谓写心得体会,每天早晚两篇, “转化”的一天一篇。一次我和法轮功学员王丽萍在问答卷上回答李洪志是我师父,警察立刻卡掉应每月一次的接见。法轮功学员身上有伤也是不让接见的 ,好了才让接见。

被囚洗脑班 剥夺睡眠逼“转化”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五日下午,我在家佳乐超市正上班,三工派出所警察刘新力、李娥等一群警察,开了大概三辆警车把超市门口围堵起来,把我从更衣室叫到超市门口让我上车。当时我大声质问他们:“为什么抓我?我炼法轮功怎么了?我已经被劳教了三年,你们还想怎么样?”很快围了很多人。我哭着大声喊:“我炼法轮功有啥错,你们还让不让人活了?”

两名警察硬是把我塞进车里,拉到乌鲁木齐县板房沟洗脑班。洗脑班的头目是马鹏程、封丽丽等人。这次被绑架到洗脑班的几乎都是从监狱、劳教所出来的法轮功学员,约有十人,马鹏程叫来所谓中央调研组的刘丽香、史甍等五个帮凶来对我们进行“转化”迫害。第二天就开始车轮式的“转化”迫害,也就是剥夺睡眠。

几天后,五个恶人看我还不“转化”,就恶狠狠地说:我们回去好好向中央汇报,狠狠收拾你们这些不“转化”的法轮功。这次洗脑班上有一个叫马季军(音)的学员因为拒绝“转化”,洗脑班结束后没几个月就死在精神病院了。

只因购买复印机 先后被劳教、洗脑、判刑

二零零六年二月十五日,我因购买复印机让别人印资料,再次被新市区国保大队的杨涛、李树君(音)等人非法抓捕,在乌市铁路局段的新市区公安分局的老虎凳上非法审讯后,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三月三十一日,我第二次被劫持到东站路的女子劳教所。

六、七月,劳教所办洗脑班,因为我不背监规、不做操,狱警用拳头很捶我前胸骨头,捶的有半个月喘气时肋骨都是疼的,法轮功学员宁向华不“转化”,两腿从脚脖到胯骨扎的几乎全是针眼,每条腿可能不下上百,胳膊上也有,胳膊只是半截袖盖住的地方有不少针眼,露外面部分不多。一次,我看到法轮功学员沈均域(音)仰着头,双手扶墙勉强睁着眼,慢慢的挪着上厕所。她被打的鼻青脸肿,眼珠子都快被打出来了。

二零零七年初,我被非法判刑四年。我随即上诉到中院,一年后二审裁定是维持非法原判。2007年10月底,我被劫持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女子监狱。

第三次被非法劳教

我于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四日出狱。出狱后不久,又被社区人员骗到洗脑班。从洗脑班出来几个月后,我因给社区人员真相材料被其中一人恶告,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五日,我再次被三工派出所警察绑架,一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

当时劳教所里的法轮功学员已经不多了,只有五、六人,这样劳教所依然办洗脑班迫害我们。第一天几乎就没让睡觉,狱警安排两个壮实的吸毒犯人殴打我,还恶狠狠的说:你不让我好过,你也别想好过,你儿子别想在学校好好上学,你老公也别想在单位好好工作下去。

二零一三年八月,劳教制度解体,所有的劳教人员全部被提前释放。可是我一出劳教所就又被绑架到南山大峡谷的水管站洗脑班。洗脑班主任戴某威胁我说:你儿子快考大学了,你不“转化”对你儿子一点好处也没有,你好好想想。隔壁的人儿子二十一岁,他不“转化”,你去问问他儿子在哪能呆下去,有没有人敢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