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参与诉江中提高心性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五日】就说说这次诉江自己心性变化,同化法的过程吧。

基点:去掉为己成份 纯纯净净证实法

一听说要诉江,我乐了:这回我可赶上了!

每次看《永恒的故事》,看到大法弟子喊着“法轮大法好”展开一面面横幅,都会泪流满面。为同修赞叹,也为自己得法太晚,失去了这个机缘非常遗憾。

我修炼十年,三件事都在做,在法中也渐渐成熟起来了。可这次表现的有点不稳了,恨不得马上坐飞机去北京送诉状。一静下来,发现自己的跳动最强的心是怕落下的心。同一项目的同修说你等等,忙过手中的事再写。这一等,明慧发表了本地同修的诉状,一个、两个……这心里隐隐有点羡慕,有点遗憾,纵深一看后面是求名心和证实自我的心。整个过程中,翻出一颗心,就清除一颗心,根子就扎在维护法上,江泽民在人世诽谤创世主,诽谤宇宙大法,迫害大法徒,毒害来得救的世人,罪大恶极,他不就该被人间法律审判吗?

修掉自认为特殊的心

我在常人中学习好、形像好,工作后业务好,就产生了自以为特殊的心。修炼后,学法记得多一些,有点肤浅的认识,做证实法的事、怕心小一点,这颗心没去反而膨胀了。

诉江觉的自己文笔不错,准备好好找找角度,好好写写,和一位老同修交流,她一句话点醒我:“你没啥特殊的,你知道的事,他们(高检、高法)能不知道吗?”对呀,我没啥特殊的,我就是大法中普普通通的一个粒子。师父告诉我们:“来学法的人不管学问多高、生意做的多大、官职多显赫、有什么特殊技能、存在什么功能,都必须实修。修炼是殊胜、严肃的,能不能放下你们那特殊的常人之心,对你们来说是一个很难过而又必须过的一大关。”[1]人中有阶层、各种“特殊”,法中却没有“特殊”,所有弟子都是宇宙中的生命,同一个师父,同化一部法,谁也不例外,现在该诉江都诉江。

那颗自以为特殊的人心解体了,我从未有过的轻松。

这次诉江,只起诉元凶江泽民。帮同修整理诉状时,迫害之惨烈使我流泪了:旧势力为成就一个大法弟子,毁了多少人啊!每个人身后又是多少无量无计的生命。记住表面意思和同化法是不同的,当明白了师父讲的:“真正被迫害的不是你们而是世人。人们都看到法轮功被迫害、大法弟子在反迫害,其实反迫害是个表象,救人才是真相,揭露那个邪恶也是为了救人,因为中共邪党是反神的,也不叫人信神。”[2]我能感觉到法展现的内涵,能体会到自己心态的变化,对反迫害的坚决,对救度众生的迫切。感觉到师父又在往上推大法弟子。

不给迫害留一个缝隙

帮周围同修整理完诉状,我才动笔写,此时已是七月份,大陆邮局停邮,全国时有警察绑架事件发生,而我所在地区是骚扰最严重的地区之一。盛传邮局有蹲坑的,无论看到、听到什么,我就排斥自己思想中把诉江和迫害连上的任何念头。先是我们学法小组两名同修没邮出去,在邮局还受到恐吓。回来大家在法上切磋,周六有两位要去邮,我说我和你们一起去。一出门我守着一念:“必须寄出!”

到了离家最近的邮局,進门、填单子时还是很紧张,出了邮局觉的无比轻松了,路上还劝退了一个人。第二天,最初受阻的一位同修正在我家复印身份证,她女儿找上门来闹了一场,说了上面如何如何,我始终没动心,一边劝她,一边找到自己有在邻居面前爱面子的心,不喜欢别人在我家吵闹。也和同修交流不单单邮寄完事,要修自己解决问题。当晚冒出一念:明天周一,会严了吧?当即否定了。丈夫也从当初不赞同我寄到赞同我寄,周一看我拿着整理好的诉状出门,他突然说:“等周六、周日邮吧。”我笑了:“就今天邮!”

诉江就是正法要在人世间审判大魔头人皮,大法弟子当然不会给迫害任何借口,不给邪恶存在的任何缝隙,不给江泽民任何喘息余地。

中午,我拿着诉状去邮局,一出门迎面停着一辆EMS车。不到五分钟,办完了手续。邮局的小伙子还告诉我可以上门服务。第三天一查,高检、高法都签收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放下常人心坚持实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