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遭冤狱折磨 辽宁丹东宋桂香再被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丹东市法轮功学员宋桂香于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一日失踪,现被非法关押在丹东第一看守所。

四月十二日,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元宝区公安分局警察到宋桂香家中非法抄家。她丈夫晚上下班回来,发现家中一片狼藉,连洗衣机都被翻,警察抄走两本《转法轮》及炼功用的MP3一台,家中墙上挂的挂历、字画都被抄走。床上留有暂扣通知书、搜查证(都没有公章、单位)。

四月十四日,家属收到元宝区公安分局寄来的《拘留通知书》,信封署名是元宝区公安分局王仪。

四月十五日宋桂香八十多的老父亲执意到元宝区公安分局要女儿,因为他知道女儿无罪。可接待他的警察说:“人不是我们抓的,我们也不知道,要知道就告诉你了。”然后把老人支走。

宋桂香因患严重的心脏病、眩晕症等多种疾病多年求医无效,修炼法轮大法后不久无病一身轻。学法后宋桂香严格要求自己,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善待任何人,做事为他人考虑。亲属、邻居都说宋桂香是个真正的好人。

可是就这样一个好人,却三次遭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判刑。

以下是部分迫害事实:

在丹东市看守所遭酷刑折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发动对法轮功学员的全面迫害,为了给师父和大法讨还一个公道,宋桂香进京上访,被北京的恶警非法抓捕。丹东的警察将她押回丹东后,关押在丹东市看守所里,在看守所里受到了残酷的迫害。

所长解志英给宋桂香戴上王八铁块子后拉出去游监。王八铁块子是一块长方形铁块,有几十斤重,在铁块的一端引出两根铁链子,在铁链子上有铁环。恶警把铁环套在宋桂香的脚脖子上,叫宋桂香用脚拖着铁块子一步一步地走,有两个恶警一边一个把着宋桂香的手臂往前推,不走就打。走了没几步脚脖子上的肉皮就被铁环拉破了,铁环勒进肉里,血流了一地。

游完监后,给宋桂香长时间四肢定位,四肢全部用铐子铐上五、六天才给放开。这种酷刑会使人各个关节僵硬、全身麻木,非常痛苦。由于长时间的四肢定位,造成宋桂香脚上伤口感染恶化以致落下很大的疤痕。

两次在马三家劳教所遭酷刑折磨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宋桂香被绑架到马三家教养院,宋桂香在教养院一直坚修大法,无论怎样酷刑折磨和迫害,都没有放弃对真、善、忍大法的信仰。两年后堂堂正正地从马三家教养院回到家中,时间是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日。

可是,宋桂香刚回家二十九天,即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丹东市610和公安局的恶警又将她绑架到看守所。

由于宋桂香坚持修炼,在看守所里炼功,被所长解志英和恶警毒打和折磨。解志英为了迫害宋桂香专制了一种刑具,将其手和脚都铐上保持一个姿势动不了,由恶警任意打骂和折磨。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宋桂香又一次被送到马三家教养院。由于坚修大法而遭到了更加残酷的迫害,恶警把她双手背在后面长时间铐在床头上或铐在暖气片上,大小便都便在裤子里。宋桂香整天坐在屎尿窝里,冰冷的地面和屎尿的浸泡,其难受的滋味不可想象。

恶警有时还将她铐在床上长时间不放开,大小便都便在裤子里和床上。恶警怕她炼功,就将她的手背在后面铐上,再用绳子把腿绑起来几天也不给放开,宋桂香疼得死去活来。

宋桂香绝食抗议这种惨无人道的折磨,恶警就往她胃里灌粉碎的大蒜和盐水来摧残她。其她坚定的大法弟子有的被灌辣椒水;有的被灌进两盆子半生不熟的玉米面,涨得人动不了。

恶警还把污蔑师父的话写好后挂在大法弟子身上,大法弟子们不能忍受恶警污蔑伟大师尊,她们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就堵大法弟子的嘴并毒打大法弟子。

马三家教养院为了折磨大法弟子,特制了一个铁椅子形的刑具。每当有大法弟子被送进严管号时,就把人给铐在上面。铁椅子的背面有两道铐子,恶警把大法弟子的双臂背过去铐在铁椅子后面;再把双脚铐在铁椅子的两条腿上;胸前是一块铁板,把人铐在上面后一动也动不了。冬天手和脚都冻起了大泡,坚定的大法弟子被铐在上面长时间不放开。

宋桂香被折磨得奄奄一息,马三家的恶警怕人死在里面,半夜打电话叫宋桂香的家人带钱来领人。在宋桂香的家人交了七千元的“抵押金”后,恶警才放人。由于宋桂香长期受到酷刑折磨,长时间坐在地砖上和坐在屎尿中身体受到极大伤害,在马三家教养院时双腿已不能动。

在辽宁女子监狱遭酷刑折磨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一日,宋桂香被丹东市公安局便衣警察绑架,被非法判刑五年,在辽宁女子监狱,宋桂香被关押在当时的二监区,当时的队长叫李晶,小队长叫李雪娜。

宋桂香一到监舍,她们安排两个服刑人员对宋桂香进行转化。这两个人一个是经济犯,另一个是毒贩,她们两个都是监区长的心腹。她们两个逼迫宋桂香看诽谤大法的电视,宋桂香不看。她们就逼迫宋桂香天天站着,晚上也不让睡觉,连坐在地上也不行。

当时正是正月,天气很冷,她们不让宋桂香穿棉衣,只穿一件单衣,脚上穿一双单鞋。困了一闭眼,她们就用饮料瓶装凉水往脸上脖子里灌,每天都拳打脚踢,打累了,手打的疼了,就拿板鞋打宋桂香的脸和头,抓起头发在监舍的地上来回拖。每顿只给吃一点窝头,不给细粮,天天吃不饱。一直折磨宋桂香九天,直到宋桂香晕倒。

她们怕担责任,把宋桂香送到医院,大夫说宋桂香的心脏不好,需要休息。她们这才让宋桂香睡一会儿,由于宋桂香九天没有合眼,睡得很沉,不小心将被褥尿湿,她们就把被和褥子全都扔掉。

晚上她们把宋桂香的两臂紧捆在一起,让她躺在床板上,再用绳子把宋桂香绑在床上,两脚分别绑在床的两头,不能翻身,动也动不了。晚上不让上厕所,直到早上别人都去出工了,才给松绑,继续站着,晚上再绑上。

恶人每天还是打骂,有时把宋桂香拖到水房里浇凉水,成盆的凉水浇在身上,折磨了一个多月。暖气停了,她们就把宋桂香绑在暖气管子上,用胶带把头和管子缠在一起,腿也缠在管子上,一动不动,身体被凉管子冻的直发抖。

宋桂香被多次关进小号,十月份沈阳的天气就很冷,小号里就更冷,恶人也不让宋桂香穿棉衣,十一月后才让宋桂香穿棉衣。

由于在小号里的折磨,宋桂香的心脏出现了问题,这才让宋桂香回到监舍里。在监舍里让犯人逼着读诽谤大法的书籍,宋桂香不读,大队长王健(承包人)就指使犯人脱下臭袜子堵住宋桂香的嘴,不让她说话。

宋桂香在出工的路上喊法轮大法好,犯人就把宋桂香的脸抓出一道道的血印,宋桂香把犯人的恶行告诉郑秋菊(替换科长夏茹),说这是毁容。郑秋菊说:“你还要什么容。”并在车间让宋桂香站着,宋桂香不站,坐在地上,她们就把地上撒满水。

宋桂香绝食反对她们的迫害,绝食到第八天,郑秋菊就命医院给宋桂香灌食。他们把宋桂香按倒在床上,双手各铐在床的两角,插鼻管,强行灌食。在强行灌食期间,郑秋菊和王迪来到医院,问宋桂香干不干活,宋桂香不答应,就命令继续灌。后来一直灌到宋桂香的心脏出现问题才罢手。

多次牢狱迫害,使宋桂香在肉体上、精神上饱受非人的折磨与摧残,但宋桂香依然还是那么乐观,对参与迫害她的人没有半点怨恨,心中时常想到的都是怎样对别人好,为不明真相的人感到惋惜。

善劝参与迫害者

中共中央、国务院、公安部发布的(二千)三十九号文件认定的十四种邪教中没有法轮功。用“利用×教迫害法律实施”的罪名强加给法轮功学员是违宪、违法的。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大法,法轮大法弘传世界,得到世界各国人民的喜爱,迄今有上亿人修炼。

二零一六年三月一日,我国开始实施的新修订的《公安机关人民警察执法过错责任追究规定》,规定中指出:公安机关办案人员将被终身追究执法过错责任。那么,中共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造成的法轮功学员被摧残致死、致残,警察为了自身利益采用徇私舞弊、刑讯逼供、伪造证据、栽赃陷害的手段谋害法轮功学员,这些都将被终身追究。

当迫害法轮功的恶首江泽民被绳之以法、“610办公室”在人间蒸发的那一天,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公安执法人员你们都将受到法律的制裁。希望你们立即弃恶从善、将功补过,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才是你们唯一的出路!

丹东市元宝区政府地址:丹东市元宝区新柳街4号

元宝区政府 办公室:0415-2812174, 2813842(夜间), 2816941(传真)
孙 宇 区委书记, 2185551, 13841555777(主管迫害法轮功)
杨丽杰 区长, 2813255, 13704152197(主管迫害法轮功)
李晓阳 常务副区长, 2812427, 15942525555(主管迫害法轮功)
王宪斌 办公室主任, 2812645, 18841587333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