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观念才能多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日】关于男同修不宜面对面讲真相的观念,在我县和几个邻县的交流中,男同修都有同感。下面我谈一谈我是如何突破这个观念多救人的。

我是二零一五年末从项目中走出来,开始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的,开始时是很难:我是个男的,性格内向,不善言谈,又是外地人,五十多岁了,人生地不熟,怕心、面子心,重重观念阻挡着我,每天尽最大努力也就退两、三个人,一个多月的时间,也没有新的突破,很着急,也很苦恼。师父看我实在提高不上来,就安排几个讲真相有经验的同修到我家学法(我家是学法点),交流她们讲真相快速提高的经验,说到赶集市是讲真相快速提高的好环境。

二零一六年二月二日是本地一个乡镇最大的集市,我准备了一百四十份真相小册子,和几本《九评》,早晨给师父上香,求师父加持我突破观念多救人,就出发了。

本以为在车站点能碰到同修们,不但没有,反而看见有两辆警车和几个警察在那里,我担心是他们在这里阻拦大法弟子赶集市讲真相救人,就往前走了五十米等车。上车后,没有看见同修。就想师父是不让我有依赖心,突破怕心,走出自己的路。

上车后就发正念,消除集市另外空间阻碍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到集市后,我模仿同修说的,手拿几本资料边走边发,不管摆摊的、赶集的、见人就给,告诉他们是法轮功真相资料。只要对方接资料,来得及的就讲,虽然没有同修们描述的那种神圣的状态,但是也是越走心里越坦然。

由于年前赶集的人多,有许多人不知道我发的是什么,就错过了。我看了看两种不同的小册子,就把四、五本摆成了扇子形,举到胸前,这样效果更好一些。我把农贸、服装等各集市都走了两遍,直到下午一点左右,集市散尽,正好班车过来,就安全的回家了。

这次共发了八十份小册子劝退了十二人,没有发现丢弃的小册子,整个过程非常有序,心里很平静,散发中状态越来越好。有相信的,也有少数反对的,多数忙于购物,不关心的,也碰到了维持治安的警察,都在师父的保护下,在相差几秒的时间内,巧妙的擦肩而过,有惊无险。遗憾的是退的少了些,通过第一次赶集,就有了很大突破,每天在县城讲真相,都能劝退十几人,最多达十六人。

第二次赶集是在中国传统新年之后,这次是和另外六名同修一起去的,这个地方比较远,过去资料发的比较少,环境不太好。这些年中,曾有几次大法弟子散发资料被干扰和绑架的现象,这些信息在我头脑中有意无意的形成了观念、障碍。

到集市后,女大法弟子们很快融入人群中,進入讲真相的状态,这些大法弟子都是很少用资料,有的甚至不用资料,就能劝退几十人的。我发了几本小册子,劝退两、三人,就碰到几个反对的,我心里有点紧张,感到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压向我,我赶快站到一边发正念,虽略有好转,可还是不能完全突破。我索性从兜子里拿出一把资料,边走边发,一直发到集市的另一头,这时情绪稳定了许多,就开始往回走。边走边讲,不接受真相的很多,尽了最大努力,也只劝退了八人。

临散集时,碰到后走的两名同修,见证了她们讲真相的神奇,她们不挑人,无论男女老少,无论什么身份,对方态度好坏,见人就讲,外界因素干扰不了她们,都是一个状态的讲真相,劝三退。哇,难怪她们一天劝退几十人,她们不挑选哪。这不就是一种慈悲、无私无我的展现吗?师父讲过“挑选不是慈悲”[1]。可不知是一种什么状态,自己也做不到啊,修炼差距如此之大,真是跑也赶不上啊。

回来后,再讲真相时,尽量不挑选,可还是达不到那种状态,经过多次因挑选碰钉子后,一点点的在提高,可是太慢了,还想去赶集,早点提高上来。

第三次赶集是我一个人去的,准备了充足的小册子。早晨,给师父上香,跟师父说:我别十个十个的突破了,求师父加持弟子来个跳跃,突破三十人,就信心十足的出发了,心里也知道自己修炼基础没达到那个标准,但也不想那么多了,尽最大努力吧。

在车上,我发了一路正念,下车后,我象以往一样,手里拿着小册子,从集市一头开始,边发边讲,一下就進入了那种忘我的状态,走了十几米,就劝退了六、七个,世人都表现的那么友好,我有点兴奋,欢喜心就上来了:刚开始就退了这些,抬头一望,到集市另一头,我得退多少啊,三十个肯定没问题了,还能赶上或超过那些有经验的老同修了。心一起,就坏了,接连碰到反对的,有说难听的、有怒气冲冲的老者,有要打电话报警的,还有一个六十岁左右的男子,骑三轮跟着我,感到另外空间的邪恶压向我。

我马上停下来,站在路边发正念,同时迅速向内找,怎么会这样?刚才还好好的。一下就找到了欢喜心,清除它,发了一会正念,渐渐平静下来,继续讲真相劝三退,发资料,但已没有开始时的状态了。到了十一点多,只退了十六人,而且那个男的一直跟着我。

这时集市人也不多了,多数都散去,我就直奔另一个大集市,走了二十多分钟,来到第一次赶集的大集市,集市已散了,还有零星的小贩和行人,这时我又恢复了最佳状态,边发边讲,师父就安排有缘的人到我身边,有过路的、有摆摊的、开三轮的、买树苗的、还有刚下班的、建筑工地的干活的、一直讲到马路上没有多少行人,正好班车也过来了,我就上车回家了(其实班车在远处停留一段时间了,好象等我一样)。下车后,我又一路讲到家,到家一数名单,正好三十一人,师父又帮我实现了救人的愿望。

有了这一次救人数目的飞跃,回到县城再劝三退就容易多了,每天十几人,二十几人都很正常了。很多时候也不挑选了,每天都有一段那种慈悲、美好、完全不挑选的状态。

第四次赶集是去第二次的集市,弥补上次留下的遗憾,也是早上给师父上香,求师父加持,突破对这个集市的恐惧,多救人。这次也打算一个人去,到车站后,刚好碰到四个同修,也去这个地方,我们租了一辆面包车,车上同修示意让我给司机讲真相,我正好坐在司机身后,就讲了起来,讲了很多,破了他几个思想障碍,顺利的给他退出了邪党党员。同修鼓励我,说我讲得好。

下车后,正好是集市的丁字路口,四个大法弟子二人一组,左右分开很快就溶入了人群中。我刚退了一个,就看不见她们了,不管了,开讲吧,一下就進入救人的状态了。先把身边几个摆摊的劝退了,接着是来来往往的行人,在丁字路口处,跟着行人边发边讲。渐渐的,集市散了,我又在整个集市转了一遍,也没看到同修,就边讲边去赶车了。到县城,又一路讲到家,共劝退了二十七人。这一次完全改变了上一次的状态,其实上次都是怕心和观念造成的。师父安排四个大法弟子帮我突破了这一关。

第五次赶集,是去一个较远的地方,早晨给师父上香,求师父加持弟子再提高一点,加大救人的力度,多救人。来到站点等车,碰到两个年轻女同修,她们也想跟同修去赶集讲真相,没有碰到同修。我说别等了,我听同修说过这个集市的地点和环境情况,我带你们去。一路上我发着正念,并求师父加持弟子带好两位同修。

来到集市,开始人不多,我就边发边讲,边看着两位同修。A同修也开始找目标讲了,B同修远远的跟着,我一看不行。以前B同修也跟别人出去过几次,也是只看不讲,没什么效果。我就鼓励她说:别害怕,师父给这里都清理了,铺垫好了,我给你发正念,你先给年岁大一点的讲。简单的告诉她如何开头、切入主题、结束语。然后帮她选定目标,同修丝毫不怀疑,直接按照我说的去做。她讲了两三个后,不是没入过什么,就是不退的,我马上向内找,发现自己没有帮她发正念,这不是说谎了吗?说帮她发正念,却不去兑现,我立刻归正自己,帮她选定目标,先把正念打过去,很快她就劝退了一个,她很高兴,我就鼓励她继续讲。

我也在她讲的时候,抽空劝退了两个。心想今天退少点就少点吧,能把她带出来就行,整体的力量就大了,很快她自己就能找人讲了,再后来,她俩就能在一起配合讲了。这天集市人不多,我也劝退了二十人,我很高兴,原来我今天的提高在这方面,真没想到。放下自我,无条件的配合他人,为他人好,为整体着想,真的很美好。表面看是我在帮助同修,实际是同修在帮助我提高啊。

回家后,很高兴,师父的法不断的在头脑中显现,但内涵却不一样了,那是站在救度众生基点上体会到的佛法的新的内涵。这时,有一个清脆的声音在另外空间传来:“师父帮我兑誓约。”当时眼泪“唰”一下就下来了,那发自内心的感动,身体每个细胞都在感动中跳动,我能不感动吗?是师父在帮我兑现誓约,是师父给我铺垫好了一切,包括过程中自己都想不到的细微之处。而自己只是有了这个愿望,迈出了这一步,包括迈出的这一步都在师父的安排之中。不然的话,小小的我又能做了什么呢?“你一个常人的身体,常人之手,常人的思想,你就想把高能量物质演化成功?就长上来了?谈何容易!”[2]

通过两个月五次赶集,我有了一个脱胎换骨的变化,再也不为讲真相犯愁了,每天劝退十几人、二、三十人也不那么费劲了。以前我是对女的不讲,年轻的不讲,开轿车的不讲,有身份的不讲,发式、服装异类的不讲……如此众多的观念阻挡着自己,怎么能多救人呢?现在都一一突破了。

因大陆环境不同,邪党造成的败坏的环境,人们对中、青年男子有戒备心。我主要是在城内主要街面,广场、市场、商场门口、学校门口等人多的地方讲。自从面对面讲真相以来,碰到很多世人好奇的说:“法轮功(学员)还有年轻的,还有男的,第一次看到。”希望男同修们、年轻的女同修们,也抽时间出来面对面讲真相,改变一下世人的观念,堂堂正正的在有限的时间里多救人,兑现誓约。

谢谢师尊!谢谢所有帮助我的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