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查找自身的党文化毒素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三日】

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是二零一一年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青年弟子。来海外之前,在大陆生活了二十多年,也泡在邪党文化中二十多年。因为修炼了大法,阅读了《九评共产党》和《解体党文化》,再加上参与推广神韵,逐步的了解真正的中国传统文化,在对比邪党文化与传统文化的过程中,逐渐的也发现了自身存在的党文化,并清除它和归正自己的行为。但是,还是有许多党文化的思想与行为虽然被自己发现了,却由于不放在心上而放之任之。

正因为自己不是很认真的清除这些毒素,所以当这两年看到师父在讲法中多次严肃提到“党文化”的问题时,我心里都特别不是滋味,感觉很惭愧。

例如,师父讲:“有时候媒体用你们,有的时候项目用你们,你们的想法,那种党文化的极端做法、说谎、糊弄事的工作作风,真的使他们受不了。”[1]

每次读到这里时,我都非常心虚,心里想:“不正是在说自己吗?”但是只是惭愧一阵子,也没有认认真真的查找具体的思想和行为,也没有达到真正清除这些毒素。

幸好,因为这次写交流文章,与同修回忆并交流了推广神韵期间的修炼过程,认真查找出了自身还存在的可怕又肮脏的党文化思想。在写这篇交流稿的过程中,我感觉到这些思想也逐渐与我脱离,我不再放任这些思想,而是能认清它们了,从而警醒自己,不要再重蹈覆辙。

党文化中的算计别人

有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例子是在二零一五年,有一次,我在卖票点上,有一位顾客停下来,非常感兴趣的看着神韵预告片,并且很快就说要买两张票,跟女儿一起去看演出。我给她选好了位置之后,她突然说得打个电话问问女儿去不去。当时我心里有点紧张,怕她女儿不来。其实这个怕心已经不对了,但是当时没有察觉,反而脑子里冒出了一个狡猾的想法:先把票打出来,到时她就得买票了。但是随即觉的不对,这等于强迫别人买票,不符合修炼人的行为。但是,那种急切卖票的心让我真的很想把票打出来。思想挣扎之中,另外一名同修刚好走到我身边,我把想法告诉了她。然后同修说这样做不好。顿时,邪恶的念头消失了,我心里也平静了下来。

这时,那位顾客已经打通了电话,她的女儿说不去,但是这位顾客说,那就把孙子带上。然后,她向我点头示意要买票。随之,我心里舒了一口气:做对了!谢谢师父!

事情过后,我也没有认真审视那时候出现的念头的根源。但是那个经历经常浮现在脑海中,我也感到修炼的严肃。差一步我就做错了,就不像修炼人了。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是有很重的怕心,怕对方不买票。但是正常情况下,怎么怕也不应该有这么狡猾的想法,想先把票打出来,让人家不得不买。深挖下来,其实就是在大陆那种欺骗、谎言、算计的环境下污染的思想。

党文化中的说谎习惯

在卖票点上,我们的售票平台上有颜色的座位是我们能卖的票,灰色的座位要么是在其它售票系统上,要么就是卖掉了。以前,如果顾客问到,其它位置是否都卖光了?这时,我就开始紧张了。为什么呢?因为我很想说“是”,这样顾客会觉得,啊,票快卖光了,得赶紧买了。但是,这等于是撒谎,不符合“真、善、忍”。即使顾客当时买了票,但之后发现并不是这么回事,那会对神韵的名誉造成损失。

那么同一个问题,那位西人同修是怎么回答的呢?她很老实的解释了,有其它的售票系统,灰色的座位有可能是其它系统里的票,但是我们的票是很好的,越早买就有越早得到好位置等等。我当时听了,打心里就觉得这是“正”的,自己之前的想法是“不正”的。那是党文化中“为达到目地不择手段”的表现。

促使我逐渐认识自己有这个撒谎的党文化行为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在常人社会中找了一份兼职。在工作之后,才真正发现由于党文化的“欺骗、谎言、说一套做一套、为达到目地不择手段”的污染,自己在修真的方面还不如正常社会中的常人。

我的兼职是在一家德国名牌服装店做销售员,主要面向中国游客。当顾客问到我也不懂的问题时,有时候我能做到老实回答,“我不知道,我问问同事”,但是有时候为了省事,也为了推销,就随口说了一个答案。事后,我会问同事确定答案,有时候猜对了,但有时候编错了。这就是党文化中的说谎习惯。如果不深究这些话语,还真不当回事,但是想到自己是修真、善、忍。那么自己做到真了吗?

另外一方面,我经常听到德国同事说:我不知道。他们不会觉的说这话是丢脸的,不过他们会努力找出问题的答案。相比之下,出于爱面子心,又由于党文化因素,我一个修炼人反而会撒谎。

除此之外,我还找出自己的其它一些党文化行为,例如做事敷衍了事,推卸责任。现在借这次法会投稿,把以上肮脏的党文化思想与行为都曝光出来,更加认清它们,并且下决心清除它们。不然,自己还是在修“真、善、忍”吗?

以上是自己的层次所悟,如有不当,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