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中也要慈悲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五日】修炼大法前,我有多种疾病,什么重活都干不了,不说一把一把的吃药也差不多。因为我和丈夫都脾气不好,打架是家常便饭。我是个要强的人,他还没有什么能力,又懒。打架时,我打不过他,就掐他身体,青一块紫一块是经常事。后来,一打架,就往死里打,经常想离婚,可还有两个孩子,真的是活也活不起,死也死不起啊。有一回,被丈夫打完了,我坐地上想,天上有没有神啊,有神就救救我吧。

一九九七年,我在火车上见到了《转法轮》这本书,我得法了,神真的来救我了。看师父的教功带,我泪流满面,我心想我几辈子烧高香了,积德了,佛来度我了。我下决心,今生我一定修成。通过学法,我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义,知道了我的不幸遭遇是业力所致。我从内心改变,按“真、善、忍”做事,用一颗善良的心对待所有的生命,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在家做贤妻良母,在社会上做好人。几天后,身体就恢复了健康,家庭也和睦了,因为我的改变,丈夫也不像以前那样了,并且和别人说,我学法后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开始打压大陆大法学员,我也不例外,六次被非法抓捕、三次非法劳教,在看守所、劳教所关押了六年多,流离失所两年多。

难中也要慈悲

在劳教所里,为了“转化”我,警察指使犯人对我進行了各种折磨——关在库房里,折磨了半个多月没见天日,罚站半个月还不让睡觉,让两个吸毒人员打我,用电线把我身体抽得遍体鳞伤,用手拧大腿里子,掐的大片大片青紫。后来他们见这些对我不起作用,就用手铐吊,我体重一百七、八十斤,有时成宿吊,有一次空吊,挺不住,出了声,就拿电警棍电,那次没承受过去,给自己修炼路上留下了污点。我心里难过,觉得对不起师父的苦度,就想速死,恩师慈悲,让我头脑中听见一个声音:“死,有意义么?”我想:“是呀,留下肉身,出去还能救众生呢。”

尽管我受了很多很多酷刑折磨,可丝毫没有减弱我对他们的慈悲,他们给我上酷刑时,我从没流过一滴眼泪,可放下来时,我哭了。我想,是因为自己没修好,他们才犯下罪。

二零零五年,大陆劳教所里非常邪恶,当时空气里都充满了邪恶的因素,人们都很紧张,感到特别的压抑。有一天,各地的610人员到劳教所看看各地区的法轮功学员“转化”情况,他们把各地区的法轮功学员叫到一起,让每一个人发言,谈自己对法轮功的认识。由于每个人的修炼状态不同,承受能力也不同,都有怕心,怕被迫害。谁若敢证实法,警察就吊谁。有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年同修被罚站,站得脚肿的很大,没有人敢说真话,全都说些起负面作用的话,只有一个人没说不好,也没说好。

我听着同修的发言,心里特别难受,看着满屋黑压压的众生,心里着急呀!心想:这么多大法弟子都这样说,他们听了、信了大法弟子的话,那么以后谁还能救了他们呢?这么多人将来不完了么?我趴在桌子上,请师父加持我,给我智慧,我要救度他们,因为刚受完酷刑,时间不长,正念也不强,也怕再受迫害,可是我又想:耶稣为了世人,流干了血,我是堂堂大法弟子,还不如耶稣?我要救人,豁出去了。

我是最后一个,我站起来说:“我原先就善良,法轮功教人按真、善、忍做事,我认为做好人没错,让人积德行善没错,因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每当看到人死,就无比的悲哀,我发现了人有一条脱离生老病死的路,就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那是无法相比的)。”

我说:“我以前为大法献出生命也毫不惋惜,在场的人都听明白了,我的意思就是告诉人们大法好,让他们也炼。”那时说了很多都是证实法的话。说完后,怕再受酷刑,我又说了几句违心的话,他们什么也没说,回去,也没有迫害我。

有一次,给法轮功学员开会,让大家找闪光点,以前感觉自己还行,从那次没承受住妥协后,我觉得自己太普通了。女警问我,我说:“我没啥闪光点。”她说:“你有闪光点的,”我反问她是什么?她说:“你会说话,责任心大。”听完后,我很吃惊。她说别人不敢救度众生,你敢。我大吃一惊,她也知道我那是在救度众生。过后,被“转化”了的一个学员和我说:“没想到,某某女警会说这样的话。”

后来,我和两位坚定的同修都在那里走正了路,证实了大法的好,证实了大法是正法。其实警察们佩服坚定的大法弟子。

把警察当兄弟姐妹

当我再次被抓时,从心里发出强大的一念:这次不管因为什么原因导致的被迫害,不能因为我没修好而让众生对我犯罪,我一定要和他们成为救度与被救度的关系,而决不能成为迫害与被迫害的关系。

到了劳教所没几天,就血压高,心脏也不好了,我不配合他们。每天学法、背法,发正念,但警察有私活找我,我都给他们干,我一边干活,一边给他们讲真相。犯人小女孩出工干一天活,挺累的,我就替她们打扫卫生,她们的衣物来不及洗的,我就帮她们洗一下。我对每个人都好,劳教所从上到下所有警察我都给讲了真相。

有一个“二把手”,迫害法轮功最狠的,我就想给她讲真相,人们都怕她,女警都怕她。有一次,她做完手术找我,我知道是师父安排的,我给她讲了很多,让她留后路,不要再迫害法轮功,将功补过。我看她挺可怜的。

我从劳教所走之前,我去找一个女警,给她三退,而她却先说:“你要走了,该给我们三退了。”我说:“是呗。”平时,我对她们好,她们都相信我,那次劝退了好几个女警。

有的同修对我有看法,说我总给警察干私活,这些年,我一直把警察也当作兄弟姐妹,也不愿意叫他们“恶警”。她们要像我们大法弟子这么明白,她们是不会去参与迫害的。有一次,我给一个同修背法,师父加持我,把我会背的法背给她听,竟一字不差,她改变了对我的看法,师父在梦中点化我做的对。

有的同修有什么事,心里不平衡,就不配合,就喊“法轮大法好”,警察就打她。我就想:想证实法救度众生,就得慈悲、祥和,用平和的心态和她们讲大法的真相和美好,用一言一行让他们感受到大法弟子真好,真的善良,同时也不失威严。

在我要回家的头天晚上,和我同宿舍的女孩就开始哭,舍不得我走,我都没敢和她告别。有个警察在家给我包的饺子,拿来给我吃,说:“上车饺子,下车面。”还有一个老年女警察和我握手,依依不舍。这些年,我无论走到哪里,真相就讲到哪里,无论我在哪里,都会让众生感到大法弟子好善良。

给三任国保大队大队长讲真相

我们地区三任国保大队队长,我都给他们讲了真相。第一任送我去劳教所,在火车上,给他们讲了一路,连《未来人的神话故事》都给他讲了。快到地方了,他说:“某某,我不是好人,你那次劳教,我都参与了。”我说:“没事,只要你以后善待大法弟子就行了。”他说:“这一道我可受益了。”过了一段时间,他被调走了,我想:是因为他对大法有了正念,才调走的。

第二任是在我流离失所期间,他们在外地找到我,怕我逃跑,给我戴上手铐,脚用铁链锁上。在火车站,人们都看我,我心里难过,我哭了,女警问我咋的了?我说:“我是好人,你们把我弄成这样了,人还以为我犯了罪呢?”她就和火车站的人解释说:“她是炼法轮功的。”还差点说“她是好人”。

我除了睡觉、吃饭,就给他们讲真相,那个队长说:“你看某某,饿了就吃,困了就睡,然后就讲真相。”快到地方了,他说:“你想说啥就说吧,我能接受。”我把该讲的都讲了,他还没听够,他把剩下的吃的都让狱警给我拿進去了。后来,那个队长也调走了,离开了那个“死亡岗”,因为他明白了真相。

去年,610的人来我家,说看看我,还有一个人我不认识,说是新来的国保大队队长,当时孩子在家,没讲太多,嘱咐他们几句。他们问我炼不炼了?我不想接受考验,因为谁也不配考验,当时又不知怎么回答,就说当好人没错,人就应该积德行善。他们走了,孩子说:“妈,他们要和你唠家常,你就和他们唠。他们要是问你法轮功的事,别搭理他们。”我想这是师父借孩的嘴点化我。我想,新来的队长可能不知道真相,找他也不容易,离我地挺远,就写了封信,也没邮。

有一次,我讲真相被人恶意举报了。国保大队队长领两个人,找我了解点情况,几个人把我推進车里,拉着就走。上车了,我心里想,我想找他还找不到,这次正好讲真相。我说:“我渴了。”他给我买了两瓶水,我就开始讲真相,他问我问题我就解答。

我说:“以前的队长调走了,是他们明白了真相,才离开了这个‘死亡岗’。”他说:“大姐,你骂人挺狠啊。”我说:“那不是骂人,我告诉你是真的。”他说:“那我不干这个干啥去?”我说:“也是没啥干的,上班习惯了。你也可以干,但你知道大法好,大法弟子好,你可以站在善良这边,暗中保护大法弟子。”我说:“给修炼人一碗饭都是功德无量,你要是保护大法弟子会得大福报,给儿孙积下无量功德,要迫害大法弟子会遭报应的。”

我又讲了,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都被抓了,国保应该保护人民,法律本应惩恶扬善,不应该迫害好人。我讲了藏字石,为了让他有正义感,讲窦娥冤。我说:“给窦娥平反时,老百姓问窦娥她爸,你女儿死了,也不是我们害的,为什么让三年大旱,颗粒不收,死了那么多老百姓?”她爸说:“你们都知道我女儿冤,可你们谁为她伸张正义了?”作为善良的生命,当看到善良的生命遭到迫害时,就应该有正义感,为她说话。

他们都听着不吱声。我说:“你们虽然不懂佛法,可是你们的父母是不是让你们做好人,积德行善,好人不反对真、善、忍,反对真、善、忍的人一定不是好人。”我给他们讲共产党历次运动害死了八千万中国人,讲了大法在全世界洪传的盛况,和大法的神奇。

那个队长说:“抓来的法轮功(学员),你讲的最明白,条条是道。”他说:“那些人不说话,脸沉沉的。”我说:“你们这些年把法轮功迫害成啥样了?死的死,判的判,真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啊,他们害怕,能不为自己担心吗?”我心想:我这些年可以说是“久经沙场”,被抓来抓去的,竟和你们打交道了,不能说金刚不动,但已不那么怕了,怕有啥用啊?!到那时候,该讲讲,没工夫想自己咋样。我知道这宝贵的时间多讲点是点,他明白了,不但他得救,他还能不去迫害其他大法弟子。我地区前几年迫害挺严重。

快到地方了。我说:“大姐这一道,用尽了我所有能力和智慧,该讲的都讲了。大法弟子也对得起你了,如何把握就是你自己的事了。”到地方时,他说:“大姐,这一道听你讲的……(那意思就是下不了手)。”我往沙发上一坐,说:“我的使命完成了。”他问我啥,我都拒绝回答。我说:“除了真相,我什么都不会说的,也不签字,也不配合。”我说:“我不能配合你们犯罪。”

吃完饭,我心脏就不好了,血压也上来了。他一看说:“自己回去吧。”我说:“我头晕,回不去。”他说:“让你孩子来接吧。”我说:“他没时间。”后来孩子自己就来了,那个小警察跟我孩子说:“我们队长啥都知道,我们也啥都知道,三岁小孩都知道。”他的意思是说法轮功好。那个队长还挺担心我的血压的。就这样,我和孩子回家了。

这么多年每次被抓,我什么都没说过,除了讲真相。我上车就发出强大的正念,今天必须回来,不能再对救度众生起负面作用,不能再给家庭造成负面影响,不能再让众生犯罪。我有执着,旧势力不配考验,我有师父管,谁的安排都不要,而且同修在家都给我发正念。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