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把修炼与救人摆在第一位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五日】我于一九九六年七月底出生,是和妈妈同修一起得法修炼的。小的时候,上学、放学路上,都跟妈妈同修一起背法、背《洪吟》,平时有时间就跟妈妈一起听师父讲法录音。

上小学时,我也很愿意让妈妈给同学讲真相劝三退。上初中后,变的贪玩了,也不好好学法了,也不愿意让妈妈给同学讲真相了。因为以前给同学讲过后,他们会在学校一直说,那时我出于保护自我的私心,就不愿意让妈妈讲了。

上了高中以后,我把高考看得很重要,认为那是改变命运的事情,因此把学习看得很重,名利心也滋长了,一心想考个好大学,把修炼看淡了。学法时间少了,很不精進,结果没考上好大学,上了个一般的大专院校。

二零一五年春天有一次回家过周末,妈妈和我交流说:你觉得你这样能跟师父回家吗?当时我心里“咯噔”一下,我很清楚自己的状态。睡觉前,看着家中供的师父法像想:师父啊,我这么不精進、不争气,您还要我吗?当天晚上,梦中真的见到了师父,师父说还要我。醒来后,我特别高兴,原来师父还要我,谢谢慈悲的师父。

其实师父一直在点悟着我,最早在刚刚上高三时,我一个脚趾甲剪得过短,导致脚趾总流脓水,走路也痛。从小养成一个习惯,身体不舒服时,一学法就好。其实师父是让我学法呢,可当时没悟到,学法还是不多。现实的诱惑太多,自己又太贪玩。

二零一五年春天,我的右眼眼皮周圈皮肤发红、还褪皮。每当我学法多时,眼圈就很正常,每当我学法少或与常人发生争吵或心性没守住时,右眼圈就会变红。我悟到是师父让我快点精進呢,真是多多谢谢师父。

我开始大量学法了。我把《转法轮》带到学校,抽时间抓紧学,得了法的生命真的离不开法。后来,舅舅同修把法给我放在手机里了,更方便我学法了。尤其暑期这两个月,每天大量学法,我能体察到自己突飞猛進的升华。一关一关都在过,痛苦又幸福。痛苦的过关,幸福的是我在法中精進着。

以前,都是把小朋友带到妈妈跟前让妈妈给他们讲真相。暑期因大量学法,意识到我也要讲真相。我高中有一个好朋友,一直想给她讲真相,总不知如何开口,我想救她,就求师父帮我。一天,她主动约我出去玩,我知道这是师父让我给她讲真相呢。我们一起逛街时,找个机会我把心一横,就讲了,结果很顺利,她退了团、队,并愉快的接受了真相光盘。还提出了许多不明白的事情,我尽量给予了解答,她真的明白了真相、得救了。

二零一五年暑期在驾校学车,教我科目二的教练,人挺好,就是脾气急,对人没耐心,与我的脾气很相像。我去练车,他对我总是一天夸奖一天训斥,有一次,我被训了两个课时,把我训蒙了。但我很清楚是师父让我提高呢,师父让我们遇事向内找。教练表现的不足,恰恰是我不符合法的一面,让我在法中归正呢。

能当我的教练,也是有缘人,我要给他讲真相,但是总感觉有阻挡,一时没讲成,导致我科目二考试也没通过。其实我车练的没问题,我就想是不是师父点悟我,不让我错过有缘人呢?我必须给他讲真相。在补考的前一天,我顺利的给教练讲清了真相,他三退保平安了,我也顺利通过了科目二的考试。

我有一个初中同学,我们是好朋友,她老家是湖南的。到初三她就回湖南上学了。暑假她回到石家庄,我觉的她真是来听真相的。见一面很不容易,我一定要把握机会。我们一起出去玩,共有四人,其他两人妈妈早给她们三退了。在回家的路上,那俩人与我们分开去逛街了,我与湖南来的同学就有了单独相处的机会。我顺利的给她讲了真相,她痛快的三退,得救了。

就从这个暑假开始,我每周都与妈妈出去发真相资料,讲真相讲的很少,感觉讲的还不是太好,今后我要多讲真相。其实救度众生只有我们有这个愿望,师父都会给安排的,我们只是跑跑腿、动动嘴而已,真正救人的是师父,是法的威德。谢谢师父!

我现在把修炼与救人摆在第一位了,今后我要在法中精進,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师父不愿落下任何一个弟子,我是在师父洪大的慈悲点化下醒悟的,是师父唤醒了我,我才有机会回到法中来。希望有和我类似状况的同修,赶快回到大法中来,大法才是我们的归宿,时间真的很紧迫了,不要再执迷于常人中了,常人中的一切都是过眼云烟。让我们快快精進,一起跟师父回家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