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社会精英遭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综合报道)天津是中国北方人口众多的大都市,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天津吸引了大批的人才,其中不少是法轮功修炼者。这些主流社会的精英为天津的发展贡献了自己的聪明才智,他们中很多人都是各自行业中的佼佼者。但是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这十几年中,这些献身天津的社会各界精英人士,也成为中共打压的对象,承受着巨大的苦难,特别是在人才济济的天津市南开区,迫害尤为严重。现仅就近期的迫害案例做个粗略的统计,迫害之残酷可见一斑。

一、中国航天专家被冤判七年半

熊辉丰
熊辉丰

二零一六年三月九日,天津市第一中级法院在不开庭审理、不通知律师家属的情况下,下达刑事裁定书,驳回南开区法轮功学员、中国航天专家熊辉丰先生的上诉,二审维持冤判其七年半重刑。熊辉丰已被劫持入监狱。

熊辉丰先生的夫人刘元杰女士,同为国家航天功臣,她由于长期遭受中共警察的骚扰、迫害,精神承受巨大打击,在期盼熊辉丰平安回来的焦虑等待中,凄然离世。

现年七十八岁的熊辉丰老人,退休前曾任航天部八三五八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中国宇航学会的理事,是享受国家特殊津贴的专家。曾因科研工作的杰出成就获得一九八五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三等奖》、一九九三年度《光华科技基金二等奖》等殊荣,在航天部及研究所享有极高的声誉。

熊辉丰先生曾于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两年六个月。期间,研究所只发给少量的生活费,政府特殊津贴从此停发。二零一四年八月,熊先生再次被抄家、绑架并被非法批捕。八三五八研究所就此停发了熊老的全部退休金。

辩护律师在为他起草的二审辩护词中指出:熊辉丰现已七十八岁,可能是中国大陆境内最大年龄的法轮功在押被告人,重判七年半,不知经办此案的检察官和法官会不会因此而“青史留名”。

二、全国首批造价工程师周向阳与妻子李珊珊被非法庭审

周向阳、李珊珊
周向阳、李珊珊

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历经磨难的周向阳、李珊珊夫妇再次被天津东丽区刑警七大队警察绑架。

在非法庭审之前,天津东丽法院指使法官张亚玲专门召开了只有周向阳、李珊珊和他们的辩护律师参加的庭前会议,而躲在隔壁房间看监控大屏幕的东丽法院副院长、天津市国保、检察院副检察长等十几个人,却偷偷窥视着庭前会议上发生的一切。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十日上午天津东丽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周向阳、李珊珊,法官张亚玲在周向阳夫妇辞退律师、要求中止庭审的情况下,强行开庭,属程序严重违法。之后张亚玲又拒收周向阳新聘律师张科科的手续。为此周向阳夫妇、家属以及律师控告法官张亚玲严重违法。在经过家属、律师的控告后,天津东丽区法院迫于压力,二零一六年三月终于通知家属会重新开庭,并说周向阳夫妇可以重新委托律师。

周向阳,天津市铁道第三勘测设计院造价工程师,是当时全国第一批60位造价师之一,也是单位年轻人中得到褒奖和奖金最多的一个。他因为修炼法轮功,曾被非法劳教、判刑九年,期间遭受种种酷刑。李珊珊毕业于河北师大外语系,因坚持为周向阳申冤,二零零六年和二零一一年,两次遭监狱报复非法劳教共计近四十个月。周向阳与妻子李珊珊用生命书写的自述《七年等待 九年冤狱》、《纯真纯善 蒙难蒙冤》催人泪下,曾感动7600民众签名营救。

三、清华大学双学士李文因诉江被非法庭审 律师做无罪辩护

三月二十八日,天津河西法院对李文非法庭审。李文,四十八岁,清华大学九一届毕业生,获得双学士学位。毕业时以机械系第一名的成绩享有保送直读博士的待遇,但李文放弃了,选择到天津玻壳厂工作。他在工作中积极肯干,曾获多项技术发明专利及攻关奖,包括国家电子工业部的奖励证书,和国家九十五计划攻关奖。

二零零一年七月,李文被冤判七年,关押在天津监狱,遭受酷刑迫害。作为全厂的技术权威,厂方曾力保李文出狱,遭拒绝。无奈下,遇到技术难题,厂方只好到监狱里找李文求助。

二零一五年七月三十日李文再次被绑架、抄家,批捕。李文的律师在辩护中指出,天津河西公安分局国保支队,在没有举报人的情况下,对李文未立案先审查,采取国家特务行为举证,属构陷入罪;公诉人将李文控告江泽民的诉状放入案卷作为罪证,明显违反宪法。江泽民本人在宪法法律层面没有什么特殊的,只要内容属实,任何人都可以控告他。对李文的指控很明显是构陷入罪!

四、原天津轧钢厂技术骨干刘海宾因诉江被冤判四年

刘海宾
刘海宾

二零一五年九月二日早晨,天津东丽区法轮功学员刘海宾的妻子开门去上班,已蹲在门外的警察以刘海宾为自己申冤起诉江泽民为由一拥而进,将其绑架后批捕。二零一六年四月天津东丽法院非法冤判刘海宾四年。

刘海宾毕业于北京科技大学,曾经是天津轧钢厂的一名管理人员。被厂作为主要领导干部培养对象。后因为被迫害,而失去工作。他曾两次被非法判刑,累计刑期长达八年。

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在天津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大绑架中,大约四十多人被绑架或骚扰,刘海宾也是其中之一,当时恶警对他的绑架未遂。

五、天津大学高材生杨宏与妻子蒋雅辉被非法庭审

杨宏
杨宏

蒋雅辉
蒋雅辉

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上午,天津市南开区法轮功学员杨宏、蒋雅辉夫妇在家中被绑架。二零一六年一月八日夫妇二人在南开法院被非法庭审。

杨宏十七岁时,从边远的西北边陲——甘肃考入天津大学。一九九五年,又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天津大学内燃机专业,毕业后进入天津丰田汽车发动机公司工作。他心地善良,待人厚道,工作上踏实肯干,人们都愿意接近他,公司领导更是看重他。由于他出色的工作成绩,公司领导派他到日本深造。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当时正在日本学习的杨宏,突然被单位不明缘由的召回国。杨宏父母也被胁迫配合厂方给杨宏施压,要求杨宏妥协,放弃修炼法轮功。遭到杨宏拒绝。

在后来的几年中杨宏又两次被非法劳教,累计刑期达四年半,身体瘦弱的只有70斤。在此期间天津丰田汽车公司胁迫杨宏的家人签字,非法解除了与杨宏的劳动合同。

六、优秀教师再遭迫害

张玉兰
张玉兰

二零一六年三月二日,南开区优秀退休教师张玉兰在给人们讲法轮功真相时被万兴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劫持至拘留所。因她被检查出有高血压、心脏病症状(高压220低压150),警察只好于当天放她回家。后来的日子警察不断上门骚扰,勒索家人,令张玉兰的儿子在压力下突发脑溢血,昏迷不醒,被送进医院抢救,每天需要一万元的费用。

张玉兰女士是天津市南开区六十三中学优秀教师,因修炼法轮功,曾遭八年冤狱,历经多次酷刑折磨以及不明药物的毒害,使得张玉兰双眼近乎失明、双腿致残,八年的工资被非法扣发。亲弟弟由于无法承受姐姐的被迫害而悬梁自尽。

七、南开区善良女商人吴燕被中共关押

吴燕
吴燕

天津市南开区法轮功学员吴燕于三月四日下午被南开区八里台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吴燕被非法关押三十五天。

吴燕,五十多岁,毕业于天津大学。曾任教天津城建学院,后辞职经商。她因为经商而交友广泛,也因为乐于助人而常常帮助身处难中的善良人,却无端的遭致中共警察的迫害。

八、音乐女教师李英被构陷庭审 父亲在迫害中抑郁离世

天津市滨海新区大港第十一小学音乐教师李英女士,只因愿把纯善纯美的神韵晚会光盘与学生、家长分享,于二零一五年五月被绑架构陷,在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五日被非法庭审。她年近八旬的父亲李之忻在对女儿的思念与焦虑中于十月二十二日离世,留下了孤独的老伴马凤兰和失去了父爱又被剥夺母爱的外孙女。李英被非法关押七个多月,才得以回家。

九、商界女杰何爱云被非法庭审

天津法轮功学员何爱云于二零一五年八月三十一日从家中被绑架到越秀路派出所,后非法关押在河西分局看守所,并非法批捕。天津河西法院于十一月二十七日对何爱云非法庭审。

何爱云,年轻时家境困难,她靠个人的努力奋斗,成就了一番事业,在天津商界有一定的声誉。生活的重压,导致她年轻时曾患严重的神经官能症,修炼法轮大法后已经康复。二零零一年天津市河西区东楼派出所将她绑架后,强令她住精神病医院,她奋力抗争,一身正气,令医生、恶警为之震撼。之后恶警竟欺骗她,说她妹妹因为她被抓而“自杀”,致使何爱云十多年未犯的精神失常一度复发。最后还被非法劳教两年半。

十、前保卫处长史富华遭非法庭审

天津第一中级法院于四月五日对法轮功学员史富华进行二审开庭。史富华于去年九月被南开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半。

六十八岁的史富华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六日被王顶堤派出所警察绑架,十月三十日被非法批捕。在二审法庭上,史富华的律师指出了中共政法系统蓄意错用刑法300条枉法强加罪名,陷害法轮功的罪错。检察官无理狡辩,以新的司法解释还未出台为由想维持原判。

史富华退休前是原天津对外贸易学院保卫处副处长,为人正直善良,因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三年九月被非法劳教两年三个月,在双口劳教所遭受迫害,并被加期迫害四个月。史富华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南开区看守所,他已被迫害的出现严重血压高症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