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解体洗脑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五日】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六日,因我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被警察绑架,并直接被非法拘留十天。我控告江泽民没有错,这是宪法赋予我的权利,于是我于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一日写了行政复议申请书,邮寄到当地市政府法制办,并于第二天中午得到签收。

数日后,市政府法制办把我的行政复议申请书转到我单位。班长、分场书记、主任轮番找我谈话。我悟到:这是师父的无量慈悲,师父将计就计,又恩赐弟子一次给众生讲真相的机会,以弥补弟子因诉江后真相未讲到位的缺憾。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十日,我回单位上班,班长指责我:你这次控告江泽民是第二次被拘留了,咱单位现在是央企,要是单位有规定的话,你就会被开除。我听后没动心,我心里想我的一切由师父做主。

十二月十八日,分场书记、主任找我谈话。主任说:你不要再参与法轮功的任何组织活动,比如上次你在外地张贴神韵海报,这次的控告江泽民。平常通过我跟你的接触中,我了解你对工作认认真真的态度,还有你的为人都挺好的,为什么要学法轮功?

我说:主任,我学法轮功没有什么组织,都是自愿的,学与不学自己说了算,没有人强迫。我按真善忍做人,待人真诚,与人为善,时时处处为他人着想,从不计较个人的得失,包容别人,这不好吗?再说炼法轮功可以祛病健身,有一个好身体才能更好地干好工作。法轮功现在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要是不好,能有这么多人学吗?

主任说:法轮功在国外只宣传真善忍当然好,不牵扯参与政治问题。我收到炼法轮功的人给我写的信中有反党内容,这就不行。我说:这是天意,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有藏字石,你上网一查就知道了。主任说:炼法轮功的还去天安门自焚。我说:主任,你说这个人身上着火时,是不是头发先着啊?可那个叫王进东的脸部、衣服都烧坏了,头发却完好无损,这不是拍戏拍出来的吗?主任说:你亲眼看见了吗?我说:焦点访谈就是这么演的。主任说:还去围攻中南海。我说:我看到的画面是那么多的法轮功学员都静静的站在马路边上,没有口号,没有什么不好的举动,警察在一边聊天,有这样“围攻”的吗?书记说:主任和我本想劝你不要学法轮功了,你反而变相给我们讲了很多法轮功的事。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七日上午,当地市政府法制办把我的行政复议申请书转到我单位后,书记通知我去他的办公室一趟。我在去的路上发着正念,让他明白的一面要清醒,听真相,明真相,请师父加持弟子的正念。

见面后,书记说:你怎么又给公安写信呢?人家把信又转到单位来了,单位六一零主任又找我了。我说:那不是信,是行政复议申请书。当时公安局非法拘留我十天,警察诬陷我的罪名是“涉嫌利用邪教扰乱社会秩序”,他们既拿不出法轮功是×教的法律依据,也拿不出我扰乱社会秩序的事实证据,那些警察就是在执法犯法。再说咱单位也没有权利進行行政复议,市政府法制办的工作人员这样做也是违法的。就像警察他们自己说的对法轮功从来都没有讲过法律,到底谁正谁邪?国家规定的十四种邪教中没有法轮功,国家也没有任何一部法律规定炼法轮功违法。你可以随时上网查。

书记立即在电脑上输入十四种邪教,结果出来了,他自言自语着:真的没有法轮功。可他还是坚持说法轮功是被国家取缔的。我告诉他:这是江泽民个人于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五日在法国接受《费加罗报》记者采访时说法轮功是×教组织,接着十月二十七日《人民日报》发表一篇社论,江泽民说的一句话,《人民日报》的一篇文章,都代表不了法律。

书记说:这次找你来是传达单位六一零主任的命令,一是要求分场领导扣发你的奖金;二是让你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三是单位六一零主任去市六一零拿回来一些国家为法轮功制作的光盘和书籍,过年后,你不用到班组上班了,直接来我办公室上班,专门学习这些光盘和书籍中的内容。

我郑重的告诉他:我既不会来你办公室上班,也不会看那些污蔑法轮功的东西,更不会写什么保证书。书记说:你要不写,我替你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最起码先把眼前的事敷衍过去,要不然领导老找我事,天天打电话追着问,你让我怎么办?我说:你千万别写,你这样做对你也不好。书记说:要不然你对我好点儿,你自己写吧。我说:我只会写我在大法中受益的事儿。书记说:那你回去写吧,明天交给我。

离开书记办公室,回到班组,主任和班长已经等在那了。班长阴沉着脸说:单位今年创五星级企业,就因为你控告江泽民被拘留,又去行政复议,主管创五星级企业的领导有权一票否决,咱单位两千多名职工不得戳你脊梁骨骂你啊。你怎么面对全单位的职工?今年我们班组、分场及分场领导的先進集体、个人又全部被拿下了,这一年从上到下白忙了,就因为你一个人。

我说:不会影响的。主任说:我们分场所有领导都收到了炼法轮功的人给写的信,还有来自全国各地不同口音的电话,有的直接说不让我参与迫害你,你控告江泽民的事社会上的人知道的还真不少。我问过你班长了,说没给你扣奖金,我们考虑到你的情况比较特殊一点,一个人带着孩子不容易,所以就没给你扣,上面领导那儿,我们给挡住了。但是你得写一份“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六一零主任要,你必须得写。再一个就是过完年后,你到分场书记那上班,六一零主任给你准备了一些关于(诬陷)法轮功的光盘和书籍,让你好好学一学,放弃修炼法轮功。你会写保证书吗?我坚定的回答:我不会写的。主任说:是呀,现在让你放弃(修炼法轮功)也是不太可能的。

一月二十八日上午,我把写好的真相信交给分场书记,他接过真相信,说:要是不合格,我还得找你。

转眼已是二零一六年三月底了。一月二十八日上午召开职工代表大会,总结二零一五年的工作,表彰先進个人、先進集体,布置二零一六年的工作。大会工作人员宣读的先進个人及先進集体的名单中,我分场主任是单位先進领导,我所在分场和班组均是先進集体,还有五星级企业顺利通过,单位职工全部都拿到了两千元钱的奖励。

到目前为止,我既没去分场书记那上班,也没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一切正常!迫害不停,正念不止。

在解体邪恶洗脑迫害的过程中,有的同修帮着发正念;有的同修寄真相信;有的同修打真相电话。在同修们的整体配合下,在慈悲伟大师父的加持下,使这场想对我進行洗脑的迫害烟消云散。真的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

在此,弟子谢谢师父!谢谢师父的慈悲呵护!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