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衡水市张金升女儿的求援信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九日】按:河北省衡水市法轮功学员张金升于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一日被警察绑架并酷刑折磨,于二零一六年三月份被非法庭审。本文是张金升的女儿张晓燕向各界求援的公开信。

我叫张晓燕,我父亲是法轮功学员张金升(男,59岁,住址:河北省衡水市故城县郑口镇村)。

原本我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四口之家,姐妹俩受到父母的疼爱,享受着每个孩童应该有的美好生活。十四岁那年,噩梦从天而降,父母含冤入狱,没了经济来源,姐俩生活穷困潦倒。二零零七年母亲在极度的精神压力和肉体迫害下含冤离世。

十七年时间里,我们一家经历了被恐吓、非法抄家、非法关押、非法劳教。种种恐怖场景历历在目,那是对两个十几岁的孩子永远挥之不去的噩梦!父亲没有做违法的事,父亲的行为没有伤害到任何人,他只是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却无辜被非法关押和酷刑迫害,如今又面临非法冤判。

父亲一九九七年四月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路,听师父的话,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师父谆谆教导我们遇矛盾要找自己,修炼心性。父亲以前体质弱、胃疼、关节炎等一年四季都是药罐子,修炼后病症全不治而愈,身体健康、精力充沛,感觉有使不完的劲,真正感受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正当一家人沉浸在修炼的幸福和喜悦的时候,江氏集团发动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开始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等灭绝人性的迫害。

法轮大法受到不白之冤,我们一家人心里难过。为了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二零零零年末,父母去北京上访,希望政府能给予合法的修炼环境。下午在天安门广场父母被前门派出所便衣非法抓捕,当天晚上父母被所在地驻京办事处强行带回镇政府大院,第二天被强制送往看守所非法关押。父亲第二年九月被转至石家庄劳教所非法洗脑迫害二年。母亲被转至石家庄非法劳教洗脑迫害三年。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劭力、翟红军及看守所人员非法勒索我家钱财六千五百元。父母都被迫害,家中只剩十几岁的姐妹俩,无依无靠,亲戚朋友怕受连累冷眼相看,我们没有经济来源,生活穷困潦倒。

二零零三年父亲回到家中,精神不太正常,身体也不太好,经学法炼功很快恢复健康。

二零零四年母亲回到家中,精神恍惚,身体出现病症,经学法炼功也很快恢复健康。

二零零五年六月一天晚上,当地国保大队邵力、翟红军等人哄骗开门后对我家非法抄家,并绑架父亲至看守所,第二年父亲被转至保定高阳非法劳教后又被转至邯郸劳教所非法迫害三年。劳教期间,为迫使父亲放弃修炼,劳教所警察王志民伙同三个首教把父亲摁倒在地上,王志民用两根电棒轮流电击父亲后背与颈部,打父亲耳光,如此人身虐待一直从晚上九点持续到半夜十二点。为了让父亲放弃修炼,一葛姓大队长在办公室用胶棍打父亲后背二个多小时,处长李颐水等七八个警察把父亲带到健身房,用电棒轮流对身体进行电击虐待几个小时。

酷刑演示:
酷刑演示: 电棍电击

二零零六年六月,母亲再次被当地国保人员暴力绑架,胳膊被严重扭伤。在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加上父亲的再次被非法劳教本身给母亲很大打击,母亲精神几近崩溃,在极度的精神压力和肉体迫害下,母亲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含冤离世,没能见父亲最后一面。面对这一切的迫害,我姐俩内心的伤痛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二零零八年六月,被迫害的身体虚弱的父亲回到家中,五十岁的人看上去像七十岁的人,母亲的含冤离世对父亲造成极大的精神痛苦,悲痛万分,精神几乎崩溃。

二零零九年七月,父亲再次被当地610及村委人员绑架至衡水洗脑班非法拘禁及强制洗脑迫害一个月。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一日凌晨四点左右,故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翟红军等二十多人翻墙入院私闯民宅,手持电棒把父亲劫持到衡水洞天宾馆酷刑折磨,被逼坐三天二夜铁椅子,双腿肿胀疼痛,大腿出现组织细胞淋巴结伤害,生活无法自理,痛苦不堪,三天后非法绑架至县看守所欲判刑迫害,期间不准家属探望。这是一次有计划的绑架,其目的是捞取政治资本,勒索百姓钱财。他们出动大量警察翻墙入室、非法抄家,绑架十三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六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袁树辰当天被活活打死,警察并威胁恐吓家属不许上告,以赔偿三十万元草草了事。现八人已回家,四人被非法关押并面临非法开庭冤判,他们分别是:张金升、魏秀卞(女)、刘秀荣(女)、韩?国。

二月二十六日法院在不通知家属的情况下欲对我父亲非法开庭,经律师交涉延迟。

三月四日法院非法开庭,经律师做无罪辩护不到十分钟休庭。

三月十八日法院非法开庭,经过律师近五个小时的无罪辩护,有理有据,句句震撼法官和公诉人,最后公诉人以“从轻发落”休庭。

三月二十八日,法官和公诉人在公安国保的干涉和压力下,伙同作伪证,改变口吻欲加以迫害,在律师的无罪辩护下,一个多小时后再次休庭。

在此期间看到父亲苍老了很多,皮包骨、神情憔悴,走路非常困难,我和家人们都很难过,也非常担忧父亲的安危。

恳请联合国人权组织伸出援助之手给予救助,帮助我父亲早日离开魔窟。

李金禄、副局长、局长 0318-5669666\x{00a0} 18531805566
李永忠,政委 0318-5386066,13803188991
刘健永副局长 0318-5386066, 13803183166
代吉刚副局长 15512295888
翟红军 国保大队 15631888111
师东升 政法委书记 13503189111
王爱军院长\x{00a0} 18632888005
书金良 审判长 13081807266
魏亮(法院)13373081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