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正念帮助同修走过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一日】近几年来,师父多次安排让我帮助魔难中的同修,其中有惨痛的教训,也有令人欣慰的收获。

有个阶段,病业中的A同修肚子剧烈疼痛了很长时间,她丈夫总是要求她上医院,她强忍着疼痛,不愿他知道自己有多痛苦。她来到我当时一个人住的地方,告诉我情况。看着A痛苦的表情,我不清楚该怎么办,只觉得应该发正念。因为我自己无论有哪方面的魔难,包括身体上的魔难,都是通过加强发正念、强化学法和炼功,最后大多都会过去了。于是,我对她说:“我帮你发正念吧。”就在我把腿盘上的一瞬间,我突然全身发热,感到从未有过的、非常强大的能量场,是师父看我做对了,在加持我、鼓励我。半个多小时后,我停下来,同修说她很多天都没有像刚才一样平静了。

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们俩人都有了信心。后来经过多次反复,每次发正念,都有明确的效果。我对她说:“你一定过得去,绝对绝对过得去。”后来听她说,她曾经痛苦的以为自己会死掉,但想起这句话:“你一定过得去,绝对绝对过得去。”就有了正念,最后每次都过去了。通过她的过关,我们俩人在修炼上都有很大收获。

有一次B同修在过病业关,她家人想找一个大法弟子来陪伴,希望出现奇迹。协调同修见我没有上班,就希望我去。我当时跟父母住一起,正在寻找工作,压力很大。父母因我被迫害的没工作、没家庭(被迫害时离婚了),而对大法不理解和怨恨,我在家中也饱受歧视。但我想帮助同修是我份内的事,就同意了。

我和B同修以前不认识,之后了解到她是本市最早的一个很大片的辅导员,“七·二零”后,在北京上访,被本市610劫持回后关押迫害的近失明,出来后又被家人带到外地儿子家,长期见不到其他同修,没有正常的学法炼功环境,身体出现腹部恶性肿瘤的假相,在家人的软硬兼施下,无奈的做了放化疗,后又复发,在生死线上挣扎。但B同修心里从来没有放弃大法,终于有一天,跟家里说只有大法才能救自己,家人见医院治疗已没有希望,只好同意带她回本地,找到了本地的同修。

我第一次在医院见到她,静静的听她讲她以前的经历,看到这么好的同修被邪恶迫害成这样,很难过和痛心,下决心一定要尽力帮助同修。等同修出院后,我一周四天去陪伴,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在法上切磋。鉴于她长期离开同修,对师父近期讲法学的不多,我们就每天学一讲《转法轮》,然后学各地讲法。她午休时,我就一个人对着她长时间的发正念。其它三天由别的同修陪伴。这样一个星期后,B同修明显好转。

有一天,她见到我很高兴,说肚子不胀了,身体有劲了,好神奇。我也很高兴,就以为没有问题了,一切都会好起来,心里也放松了。我不在时,别的同修说在一起应该就学《转法轮》,已经改成只学《转法轮》了,我心里有些不赞成,觉得近期讲法也需要学的,但并没说什么。

这时我在外地上学的孩子突然回来,我要陪孩子几天,就跟B同修商量再找别人来陪伴。当别的同修来时,大家见到以前的辅导员都情不自禁的叙旧。我心里想跟大家说,请大家抓紧时间帮助发正念和学法,帮助魔难中的B同修过关。但因为我跟大家以前不认识,不熟悉,又认为同修都会知道怎么做,就什么也没说。等我再去时,见B同修情况怎么没有变好,很奇怪,但也没有放在心上,认为只要坚持学法炼功,一切都会好的。

这时母亲托人给我找了一个工作,我想到底是去工作还是陪同修,最后我在私心的指使下,认为B同修有那么多人陪伴,我去不去都不重要,就跟B同修打个电话,说有事最近不去。三天后,别人告诉我B同修走了,不肯闭眼睛,要我快去告别,家人说是等我。我如五雷轰顶。

等明白后,真是无法形容的懊悔和痛心,在忍不住的痛哭中,我问自己:为什么在同修生死大难的时候,我不放下自己的孩子和工作?为什么同修生死攸关的时候,我不放下私?为什么不把心里的想法及时说出来,提醒其他人的注意,真诚的和大家交流和沟通?

尽管别的同修安慰我,B同修家人也感谢我,说不是我的错,但是我真的应该可以做的更好的,那样也许B同修仍和我们在一起。

今年又有一个管协调的C同修,出现了脑中风的病业假相,被家人强行送進医院。C同修叫家人打电话找到我,明确说要我每天陪伴她,直到她闯过这个生死大关。我吸取了上次的教训,非常清楚的知道此时C同修空间场中有大量的邪恶因素和黑手烂鬼。我告诫自己,无论如何,决不能再次被邪恶的旧势力干扰,决不能把同修扔下,让同修一个人面对邪恶。我每天上午上班,由别的同修陪伴她,下午和晚上我一直都去发正念,和C同修一起学法、炼功。C同修恢复的很快,不到一周,就出院了。出院后,我仍每天下午和晚上去C同修家里,俩人一起学法、炼功及长时间的发正念。一个多月下来,C同修完全恢复正常,特别是语言能力得到恢复,又投入到三件事中了。

一个多月来,我每天晚上都很晚回家,以往母亲都会担心、不高兴和说不好的话,我每次到家门口,都求师父加持,心里对母亲说:我是帮助同修,我做的是最好的事,你不要发脾气和不高兴。结果每次母亲都没说什么,只是简单的问我吃了饭没有。这在以往是不可能的,真是一个奇迹。

在多次帮助魔难中同修的过程中,我有一些体会,总结下来,给大家参考:

第一个体会是,对魔难中同修说话尽量要用善言。常人有句话:“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魔难中同修需要帮助,家中常人的帮助很可能适得其反,这时候同修就是最亲的人了。同修一句鼓励的话,会产生巨大的作用,哪怕只是耐心的倾听和表示善意的理解,对魔难中的人都是莫大的安慰。每个大法弟子坚持到今天都是不容易的,都经历了各种各样的魔难。我自己在魔难中深有体会,那时候最想得到同修的理解、支持和帮助。如果这时候去指责批评,很可能是帮倒忙,是跟旧势力站在一起了。师父说:“在败坏的历史中,邪恶势力对修炼人的迫害也不是第一次了。”“虽然在具体表现上有所不同,目地都是将正法修炼者意志毁掉。”[1]我们一定要用善言唤起魔难中同修的正念,一定不让旧势力毁掉同修的意志。

有个长期在病业中的D同修,一直服用药物,怕自己病情控制不住失去生命,会给大法抹黑。家人(同修)着急,要我去说。我问了一下情况,D同修哭起来,说自己修的不好,没有办法。我不加思考的说:“谁说你修的不好啊,修的好不好谁也看不见,谁说也不算啊。只有师父知道,只有师父说了算。”D同修听完感到很大的安慰,情绪马上明显好转,不再自卑,有了自信。说:“一定是师父安排,让你把这话告诉我的。”后来在家人(同修)不断帮助下,听说已没有用药了。

有个E同修大姐,因接二连三的家庭魔难,一度很消沉,在极度痛苦中很艰难的坚持。有同修打电话给我,希望我去看看。我去看后决定有时间跟她一起学法。在一起时,同修诉说着心中的苦恼,我耐心的听着,对她表示理解,当中也讲一下我自己修炼和过关中的一些体会。同修的情绪很快好转,通过一起学法,放下了很多执着心,有了正念,对法的理解也進一步加深了。

有个F同修,修炼非常的精進。但在被绑架后,在洗脑班中因一时糊涂,做了违心的事,出来后非常懊悔,很长时间心中有阴影及一些负面的东西。我非常理解她的状态,一直想告诉她,不要让旧势力毁掉我们修炼者的意志。一次跟她一起学法,她反复看一段关于大法弟子做了不该做的事,要加大魔难过关的话,心理压力很大。我马上说:“师父在前面还有一句‘那些旧的势力认为’[3]是旧势力想这样,你千万不要上当,师父是不承认的。”同修听了如释重负,说:“这都不是偶然的。”(指我告诉她师父这句法。)我心里明白,这是师父慈悲的安排。

第二个体会,就是要在法上与同修切磋,帮助同修在法中树立正念。魔难中的人很容易依赖前来帮助的同修,我们要摆好自己的位置,要清楚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前面提到的C同修曾希望我帮她把执着都找出来,把所有迫害她的邪恶的黑手烂鬼都清理掉。我明确跟她说我做不了,只有师父能做,我只能帮助发正念,真正的事情是师父做的,师父的法身就在我们身边,师父说:“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你想什么他都知道,什么他都能够做。你不修炼他不管你,你修炼一帮到底。”[2]C同修醒悟到:“我怎么关键时候没想到师父呢?!”

第三个体会是要有耐心,克服懒惰和私心,无论任何情况都不要失去信心。本地经常组织帮助被绑架的和病业中的同修发正念,对不认识的同修我常常会忘记,对认识的同修我都记得尽量去做。2008年奥运期间,资料点有位G同修被绑架,由于认识该同修并跟同修家人很熟悉,我每天尽量遇到整点都为同修长时间的发正念。开始感觉效果很不好,感觉自己很弱、很无力,好像没什么用,不知道还要不要发下去。在迷茫中我想:不管有感觉没感觉,师父教我们的发正念一定有用,我一定要发。就在我把腿盘上的一瞬间,我一下子全身发热的很厉害,有生以来第二次感到非常强大的能量场。是师父看我做对了,在加持我、鼓励我、点化迷茫中的我。后来该同修正念从洗脑班闯出来。

在帮助同修的过程中,我的收获也是巨大的,这里不能一一例举。有件事挺有意思:有位H同修大姐出现肠癌的病业假相,现在已经好了。有次在面对面长时间发正念时,我的肚子又麻又胀,感觉很奇怪。过几天我突然想到,那不是法轮在转吗?是我发正念时法轮不停的转,肚子才又麻又胀。我是个很迟钝、很不敏感的人,从来没明确感受过法轮。这次师父用这种方式鼓励我呢!

以上体会层次有限,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建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