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修炼 用心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八日】我今年六十六岁。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为祛病健身和老伴一起走入了大法修炼

在这十几年的修炼当中,有过神奇、有过喜悦、有过悲伤,在师尊洪大慈悲的看护下坚定平稳的走到了今天。我深深体会到修炼的艰难,可我觉得,难会魔炼人的意志,魔难中生智慧。要写的东西很多很多,不知从何写起。我是个文盲,不会写文章。今天只好请同修代笔将修炼中的点滴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分享。

一、修大法旧貌换新颜

修炼前,老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咳嗽,咳得吐血,特别是夜晚咳得一家人整夜不能睡觉,好多权威医生看了都摆头,说得的是死不了的绝症。一个大男人体重只有八十来斤。我也是一个体弱多病的人,特别是有严重的妇科病,缠魔的我痛不欲生,而且从小满脸长的都是黑斑。

老伴炼功只七天,咳嗽完全消失了,不吐血了,精神一天比一天好。一个月后体重增加到一百多斤。他的脱胎换骨全村的人都见到了,说:“法轮功好厉害啊!这么多年的顽疾,武汉大医院都没治好,法轮功几天就治好了,奇迹啊!”

我呢,现在脸上光光的,白白的,真是白里透红,满脸的那些黑斑都没了,以前认识我的人都说:“你炼功炼得真好,满脸的黑斑不见了,脸上没有一丝的皱纹。”都说我看上去像个五十来岁的,哪像快七十岁的人哪!每当听到这些美言,我由衷的感谢师尊,是师父把我和我老伴从地狱里捞起;是师尊让我们像换了个人似的,每天精神十足,满面春风。

我和老伴的转变,我女儿看在眼里,于是也走入了大法修炼。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江泽民发起了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我老伴、女儿和我三人没有任何怕心,该炼功炼功,该学法学法,因为我们在心灵深处都明白大法是最正的。

二、将悲痛转为精進做好三件事

为了证实法,女儿去北京喊“法轮大法好!”被押回当地看守所关押迫害二百零八天。正念闯关回家后,当地邪恶之徒把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多次对她進行绑架、劳教和酷刑折磨。每次回家后,总遭到监视、跟踪。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她去她姑妈家,被我地恶人早就预谋制造的交通事故把她残害致死。

听到这一噩耗,我全身瘫软,整天以泪洗面。有一天炼静功时,我不知不觉的又伤心的哭了。这时,我突然看到五朵像是法轮又不是法轮的花朵围绕着我腿转,哎呀!“这是师父在告诉我,女儿现在是美好的!”我浑身一震,同时认识到自己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徒,不能老是这样沉浸在悲痛之中,我应该化悲痛为精進,加倍做好三件事。

从那以后,我和老伴不管是严寒酷暑,还是狂风暴雨,天天在外面对面的讲真相劝三退,一直到今天从未间断。

在面对面讲真相的过程中,起初不敢跟那些穿戴整齐的男士讲,怕遇到恶人,尽量跟亲朋好友、老年人,小学生、妇女们讲。后来在学法过程中看到“讲清真相驱烂鬼”(《洪吟三》〈济世〉)的法,我忽然悟到:师父讲的这法不是叫我们用正念救度世人吗!我怎么在救人上有分别心呢?从此在讲真相中放下自我,逐渐修去怕心,敢在各种人面前、各种场合去讲了。因我是文盲不会写字,跟老伴(同修)搭档,我讲明真相他记名字。我发现随着我们不断的精進,接受真相的人越来越多。有时老伴(同修)不和我在一起,那些被我当天讲明真相做了三退的人主动帮我记他们自己的名字。

我们一般在车站讲的时候多。因为这里四通八达,来来往往的人都要经过这里。同修们知道我和老伴几乎每天都要来车站讲真相,那些从不出来的同修也都出来了,也都来到了车站,有的发正念、有的发真相资料、有的直接面对面的讲真相劝三退。我们天天出来讲真相,也有人主动要真相资料看,每次都能救许多人。每次看到有缘人得救了,我和老伴很喜悦,因为他们得救了,也很骄傲,因为他们认同了法轮大法好。

我们住在县城,每天只是在城里讲真相,我想:一些住在农村不出门的老弱病残人,听不到真相那不就不能得救吗?于是我和老伴有时候去乡下挨门挨户告诉世人大法的美好,大法蒙受千古奇冤等。那些不出门的老人们听了我们讲的真相后,连声说“太谢谢你们了”,也有早年入过党、团的做了三退。看到他们明真相后脸上泛起的笑容,我们真的为他们高兴。我们每次出门时先发正念:“清除干扰我们救度众生的一切邪恶的生命和因素,求师尊加持我们正念正行,让有缘人得救。”

有时候由于自己正念不足,也遇到一些危险。

有一次夏天去一个小集镇里讲真相,在回来的路上,几个邪恶紧跟我们不去,我们正念“求师父加持,帮我们把邪恶甩掉”。我们来到一个杂草丛生的地里盘腿打坐发正念:“清除阻碍我们救度众生的共产邪灵,黑手烂鬼……”真神奇,一个蚊虫也没有,一阵阵凉风吹来舒服极了。我们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鼓励,大约盘坐了四十分钟,邪恶早就没看到我们了,我们起身步行了四十多里回到了家。

再有一次在车站,我跟世人讲真相,讲着讲着,发现一个人在给我拍照,我马上用手一遮,想:“照不着”,他真的没照着。我转身走了,可他紧跟不舍,我一边走一边求师父加持,帮我甩掉邪恶。这时一超市老板娘喊我,我進了超市,老板娘给我换了件衣服,我大摇大摆的从超市出来走了,那邪恶还在那超市门口东张西望的,就是没看见我。我再次谢谢师父!

还有一次见到一个高大的男子,我很礼貌的说:“大哥你好:请你看看这救人的真相资料吧!”他对我怒吼:“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公安局的,刚退休。”我心平气和的对他说:“不管你当多大的官,你首先是人,你也是应该得救的众生,你能不能静下心来听我讲一讲?”他安静下来了,我平静的给他讲了“天安门自焚”是造假,以及法轮功的美好等,我们是为了救人,真心付出,用自己省吃俭用的钱做了这些真相资料。我也不需要你有任何回报,只要你能明白真相你就有好的未来,我们是为了众生得救,为你好。我一边说,他不时的点头,最后做了三退。我说我不会写字,你自己取个名写上吧,他毫不犹豫的写上“明白顺利”四个字,还满面春风的对我说:“谢谢!谢谢!”

总之这些年在救人过程中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人,有的摆手;有的骂人;有的说些很不好听的话,当然多数人对我们说“谢谢你们”,还叮嘱注意安全。

三、修去情过好心性关

我和老伴在有些事情上很难达到共识,心里很难受。师父说:“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1]。心性关的确难过啊!难过也得过。

我有两个儿子,俩媳妇,两个孙子,还有一个外孙子加女儿、女婿。前两年每天十来个人在家吃饭,都是我一人买菜、做饭,干家务,三件事还不能耽误。别人觉得我很累,我倒没感觉累,但确实是很辛苦的。可我那上班的儿子、儿媳不理解我,对我态度特别不好。我很想不通,和同修们切磋,让同修们帮我向内找。后来找出了我干事心特重,由于自己要学法、发正念,又要外出讲真相、又得做真相币,还要送资料,每天匆匆忙忙,做的饭菜质量受影响,肯定就不合孩子们的口味了。可我们修炼人在哪里都要做个好人,要为孩子们多考虑。后来我在这方面多注意,提高饭菜质量,有时还跟他们沟通。现在孩子们都很支持我们修炼了。

我不识字,起初学法的几年,在学法点上听别人读书,我一个字一个字的点着跟着默读,在家就听老伴读,我也是用手指点着跟着读,这样过了几年,我能通读《转法轮》了,可一直到现在,我不是添字就是掉字的。为此,特别是老伴为此责怪我,埋怨我时,我很自卑,怎么这么不争气呢!?常常自责,在心里求师尊加持我尽快把书读好。

师父叫我们做好三件事,其中之一是发正念。我们每天四个整点正念必发,另外根据需要学法组规定每天发正念的次数有十几次。可老伴总是好倒掌。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总是忍不住提醒他。就为这他跟我吵,最后跟我闹翻了。我只好到同修那暂住了几日。

我遵照大法向内找,为什么别人倒手我不着急,也不频繁的提醒呢?我专看老伴发正念倒手,说明我也没有集中精力发正念啊!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一颗心:对情的执着。

对情的这颗执着心伴随了我这么多年,为此常常发生争吵,闹别扭,今天总算找出来了。所以我和老伴的冲突很快就平息下来,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执着心曝光了,包袱放下了,我轻松了。这些天讲真相劝三退超常的顺利,每天出去有人主动找我三退、要真相资料看。

师父说“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身体上的物质保证会出现变化。”[2]

我现在真的感受到了这种变化。今后我要進一步多学法,学好法,做到读法不添字不掉字,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用心修炼,用心救人,完成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