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协调工作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一日】

一、第一次担起协调的责任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邪恶铺天盖地,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突然消失了,同修们见面都不敢说话,各自回到自己家中学法,找个交流的环境都很难。我心里很迷茫,这怎么修啊!该怎样做呀?当我看了耶稣传和释迦牟尼修炼故事以后,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是对大法弟子的考验,那时候还没悟到全盘否定旧势力。只知道应该坚定修炼。悟到以后我就主动去找同修,有时在大街上见面,我也叫住同修跟他们交流,鼓励他们放下怕心,这是考验。

但是几个月过去了,同修们还是不能在一起学法交流,我很着急,那时候还没有手机只有座机,但是大家都说座机被监控了,想到同修的状态,我也不管这些了,我心里想,神做事,人管不着,然后拿起电话就开始给同修打电话,把同修叫到我家。

那天来了二十多人,但是大家都很怕,有的同修开始都不敢说话。但交流后变化还是很大,大家感觉很好,去掉了很多怕心,互相鼓励。在一九九九年年末,我又一次把同修叫到我家,当时也是二十多人,大家一起在法理上交流应该怎么做,怎么面对这件事情。最后都表示要在法中坚定的修下去。当时把同修叫到一起真是不容易,现在说起来很轻松,在当时环境下压力是相当大的,随时有被抓的可能。

说考验,考验真的来了,其实是迫害开始了,一九九九年末,邪恶对我地区的大法弟子進行非法大抓捕,新年前我地区就抓捕三十九人。我因为没有悟到这是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所以也就没有意识到应该反迫害,在正月初八也被辖区警察带走,被关進当地第二看守所,一关就是五十八天。出来后不久,于六月十九日又一次被绑架十八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我第一次去北京上访,我们是五个同修一起去的,在北京天安门金水桥和天安门周围挂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很快就回到了当地。回来以后,我跟同修交流,很多同修都想去,于是我于十二月,又一次進京上访。当时一共有八个人同往,但是中途六个人被抓,只有我们两个人顺利到达北京。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被抓,被送回当地看守所关押,十二月末被劳教一年,送進了万家劳教所,二零零一年末我出狱回到家。

二、叫醒身边的同修 整体提高上来

在几次被非法关押期间,我悟到,大法弟子集体反迫害力量非常大,也就是形成整体非常重要。我也悟到这场迫害是师父不承认的,要彻底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出狱后,我着急跟同修切磋,希望大家认识上来,应该站出来证实法。可是回到当地,看到同修们的状态不是很好,有的在家里偷偷学法,有的放弃修炼了,有的因法理不清邪悟了,还有被邪恶利用出卖同修的……看到这种情况我非常着急,于是就有一个愿望,叫醒身边的同修。

我所居住的小区一九九九年之前共有七十多名大法弟子,一九九九年以后没有几个敢出来的,我当时根本不懂得什么叫协调。就知道想办法,找同修,跟他们切磋交流,看看他们误到哪里了?然后在心性上提高上来,坚定修炼。我抓住一切机会,到同修家里去找,在街上碰到也跟他们交流,鼓励他们。一个一个的叫,一个一个的找,这期间遇到的难度是很大的。

开始我自己做,后来我和其他几个同修配合一起做,大家一起去做叫醒身边的同修,不长时间,我们所辖小区大法弟子状态越来越好。我和几个同修配合,印资料、发资料、传递资料,和同修交流,忙得不亦乐乎,我的家里几乎每天都有大法弟子来,我们经常在一起学法发正念。互相配合,形成整体,发挥整体的作用。

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有的邪悟的同修也回到法中来了;一些不精進的也开始精進实修;由于怕心不修的也逐渐的回到大法中。在这个过程中,我也积累了一些协调的经验。

因为我有“叫醒身边的同修”这样一个愿望,师父看到了,师父加持我,让同修找到我交流。于是我们五个同修担当起了对整个地区的协调工作。

那时候协调起来很艰难,因为各片的同修都形成了小圈子,不愿与外界沟通,原来的辅导员还都在默默的协调着自己那一片的同修,一听说要把整个地区协调起来,觉得难度很大,加上互相之间的不信任,更是难上加难。同修之间的排斥接触,认为接触多了不安全,有的把同修当特务,戒备心很强,不愿意交流,怕出危险,因为当时环境下,明慧网上经常出现大法弟子交流被抓的消息。特别是做真相资料的同修都是单线联系。我们几个同修在一起交流。在法上认识到:资料点的同修适合单线联系,为了保证同修的安全,不暴露身份。但是平时交流,谁也不会问及谁是做资料的,互相不说谁都不知道。大法弟子交流,整体提高是必要的。

经过几次交流,对每个人心性的提高都有好处,对形成整体更是必不可少的。有很多同修从一九九九年以后就没有过这样集体交流的机会,大家坐在一起切磋,感觉非常好,特别是在一起发正念,能量场非常大,每个人都溶在其中,真是得到了净化一样。

我们悟到,大法弟子互相协调、形成整体是师父要的。同时我时时告诫自己:你不是什么领导,就是一个联系人,张罗人,跑跑腿,说说话而已,但是责任重大。因为师父说了:“其实负责人也是召集人,也是修炼中的普通一员,为大家服务的人,多付出的人。”[1]

三、我们当地走的是整体协调的路

由于大陆环境与国外不同,在当地证实法的项目中,都是在不断的摸索中,做每件事都需要在法理上明确才去做。因为都是在修炼中,所以很多证实法项目需要整体配合,我们大法弟子在协调中,一个人的智慧是有限的,每个人都把自己悟到的法理拿出来,大家都能认可的,就去采纳。因为修炼不是做事,也不是大帮哄,所以我们当地协调人不能个人做决定,每个项目配合都需要大家交流,在法理上达成共识才去做,如果争议很大,认为不在法上就不能做。

我们悟到大法是圆容的,我们大法弟子就是助师正法来的,我们所走的路就是在证实法,大法弟子从各个天体大穹来的,都是主,都是王,每个人证悟的理都是不同的,在旧法理中是不相容的,但是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证实新宇宙的法理,新宇宙的法是圆容不破的,旧宇宙的法理是成住坏灭,新宇宙的法没有灭,到了坏的时候大法机制自动就能修补,没有灭了。在人中修炼的大法弟子每个人证悟到的法理溶到一起就是圆容不破的。那么在修炼中就需要每个人修去自我的东西,放下自我,把自己溶到整体当中,完全突破个人修炼框框,成为一个真正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成为新宇宙的生命。

我们当地出来做协调的人多数是当年的辅导员,经过在一起商量,把当地同修分成小片,每一片都要选出一到两人做协调的,还分成街里和农村,分片交流,不至于人太多,会带来安全隐患。每次切磋完以后,各片协调人还要回到各片与同修切磋,这样就形成了整体,需要配合的时候都能及时把各片协调人召集上来,及时沟通,在法上认识,就按照法的要求做,达到整体配合,整体协调,整体提高,这样不容易走偏,也不会把同修带偏。

这个过程是经过多年的努力,难度非常大,来自同修中的不理解、各种各样的想法,这都要求协调人及时修去一些人心;跟同修交流、切磋,共同做一些项目,都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克服很多困难。特别是经常出现协调人被抓,各种不同的声音马上出来了:协调人都被抓了,不应该协调了。我们没有受这些负面因素的影响,继续协调配合。

我们当地协调人定期在一起学法,法理清晰才能跟同修交流啊,十多年来一直坚持着,在各个项目中大家互相配合。我们清醒的认识到,协调人不是领导,只是有一份热心,只是一个张罗人,比如组织同修切磋,交流,大家在一起共同配合做一些大法的事,时时站在整体的角度考虑问题,特别是一些证实法的项目需要配合,协调人就应该多付出,多配合,在整体上把握,使大法弟子证实法的路走正。但是同修不要对协调人产生依赖的心理,每个人都要走出自己的路,每个人都有自己证悟的法理。

多年来,我们当地很多大法救人的项目,在协调过程中都做的很好:

1、十多年来每年世界法轮大法日和师父生日前后,我们当地都要组织同修开法会,各片召开大大小小的法会,几乎每个同修都有机会参加,每个人都在法会中受益,心性得到提高,形成一个强大的整体。

2、每次有集体配合的事情大家都能以最快的速度通知同修,配合发正念,配合营救同修,配合到农村发资料等等。

3、在修炼中,在法理上有不同认识,大家都能及时组织交流,达成共识,整体提高。比如,环境越来越好了,有的同修就提出不用定期交流了,都知道怎么做了,就是做好三件事。我们经过反复切磋,悟到这种想法是不对的,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在修炼中,都有人心在,经常容易放松,做大法的事不知不觉就成了常人在做事了,做事不等于修炼,在做事中都有修炼中要提高的因素,大家互相切磋交流能互相找到差距,看到自己的不足,所以定期交流是应该的。

4、我们当地整体配合,每个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经历都能整理出来,上明慧网,曝光邪恶,过程中要找同修切磋,还要协调帮助整理材料,工作量相当大,同修不断加大容量,修去很多人心,经过整体配合效果都很好。

5、当某地区出现几个人各地演讲,宣扬个人邪悟的东西,使很多同修被带动。我们地区的整体对此在法上交流,没有给他们市场,每个人都站出来维护法,使大法弟子都在法上清醒过来,那些被带动的同修也逐渐的归正了,没有出现大面积走偏。

6、在诉江过程中,我们地区同修整体配合,及时沟通,各片同修配合高密度发正念,在诉江过程中不断提高认识,法理越来越清晰,基点就是救人,而且作为大法弟子必须参与诉江,只是认识快慢的问题。出现各种执着都是要修去的,比如执着立案,执着经济赔偿,执着结果等等。出现干扰马上集体发正念清除邪恶,稳步诉江,我们地区已经有超过六百人诉江了,诉江大潮还在继续,我们地区陆续还有大法弟子参与诉江,包括一些亲朋好友也开始参与了。

四、在协调中找到自己不足,心性得到提高

在十多年的协调中,我时时刻刻能看到自己与同修的差距,能弥补自己在法上认识的不足,协调人只是一个张罗人,不是领导,过程中我修去了执着自我的心,还有很强的妒嫉心、显示心、欢喜心、改变别人的心,特别是外求的心,总是习惯看别人的缺点和不足,老想去帮助别人,这些都是强烈的执着自我。渐渐的学会了向内找,无论做什么事都有自己需要提高的因素啊。

还有在协调中,需要花大量时间,有时候就忽视了家庭中的修炼,拿做大法的事当借口,家人有意见自己忘了向内找,还认为是家人干扰自己,不找自己的原因。同修们经常在法理上帮助我,鼓励我,使我在法中不断提高,心性得到了升华,感谢师尊给了我这样的机会,通过这次法会,我又一次理清自己的思路,找到自己的不足,在今后的修炼中更加精進实修,走出一条自己的路。

也希望各地的同修们能够在法上认识上来,在当地形成坚不可摧的整体,每个人都能参加集体学法,这是师父所要的,每个人都能站在整体上考虑问题,去掉为私的心,因为我们要成就的是新宇宙的生命,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法正觉。

以上是我个人所悟,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