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作为协调人的辛酸与快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全世界同修好!

我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由于我天生的热心,在邪恶迫害的风风雨雨中,许多同修有事愿意来找我,一来二去,我成了当地的协调人。这些年中,在协调同修反迫害、救众生中摔摔打打,有快乐也有辛酸,下面我谈谈自己协调同修证实法的体会。

一、心系整体 向内找学法去执着

我所在的城市,修炼大法的学员相对较多,在协调同修们做救度众生、证实法的过程中,我始终加强整体观念,努力的将同修们协调起来,溶入到整体中。在这过程中,我也常常遇到过心性关的事,其中有些关还很大。

一次与同修协调,心性遭遇了很大的触动。该同修是“七·二零”后得法的,是一名技术同修。因为技术方面的事,我经常去找这位同修。有一段时间,该同修跟我说不与我配合了,可许多技术上的事我还必须去找他。当我鼓足勇气到他家时,没想到当头挨了一棒:“说好不跟你合作了,你怎么死皮赖脸的又来了?!”

我被镇住了,真没想到同修能说出这样的话。心里那个不平啊,我怎么就“死皮赖脸”了?我也是个很要强的人,再怎么说我也知道好坏啊。那次,我记不清是怎样走出同修家的,只觉得对自己打击太大了,他怎么能这么说我呢?

回家后,我无力的躺在了床上,虽然知道向内找,可怎么也平静不下来。我为了谁?不是为了大法我能去找你吗?我提醒自己:凡事向内找,向外找就是走邪道。我不停的这样念叨。慢慢的,我能抑制住那颗翻腾的心了,接着我又找到了爱面子心、愿听好话的心,再找下去,发现自己没设身处地为同修着想、没考虑同修的承受能力,也就是没慈悲对待同修,找到这,我一骨碌爬起来,发正念解体这些败物,同时也打通与同修的空间场,清理同修那儿怕的物质。

自己这儿观念一变,同修那儿也好了,他又主动的来找我,我们又紧密的配合在整体项目中。

和同修配合中,心性高的、心性低的都能碰到。因为彼此间还有些没修掉的人的东西,因此,同修配合时会发生矛盾。譬如:有一次,我协调一位同修到农村发小册子。因为农户门太紧,她干脆就把小册子放在农户门口。为此她与跟她配合的同修发生了争执。而且,一次挂横幅时,同修们正心无旁骛的往上挂,该同修竟激动的大呼小叫起来,使得横幅拧在一起。几次之后,同修们不愿与她配合了。

我仔细的思考了一下,也觉得她不适合参与那种项目,就委婉的建议她做其它证实法的事。不料她当着同修们的面,对我大发雷霆。我当时虽没发火,但她走了以后,我心里开始翻腾。心想,我平时对她够照顾的,有什么事都先想着她,她却一点也不领情。如今,竟当着大家的面说那些不利整体配合的话……越想越气。突然,我发现自己不对劲,这不是向外找,走邪道吗?

我翻腾的心渐渐平静了。后来我也找到了自己的问题:对这个同修有情,让她参与整体项目是在凭着感情协调,而不是真正为她负责,为项目负责。之后,我细细分析该同修的特点,尽量让她做适合她的证实法项目。

一次,邻市一位协调人来我地交流。交流前就听说他想让一位年轻同修做我们这里的协调人。我听后心里很不是滋味,虽然去参加了交流,也没听到内定协调人的话,可我心里依然不平衡。心想:我做了这么多协调工作,他又不是我们这里的学员,有什么资格来定谁是协调人?凭什么定她当协调人……我愤愤不平,回忆起自己这几年作为协调人走过的路,更觉得对自己不公。又想:做协调是说说就行的吗?那名年轻同修能担负起此重任吗?怎么这么不为大法负责呢?协调人是干出来的,不是定出来的……虽觉得也有自己要修的东西,可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正好碰到一同修,就跟他诉说了一番。他说:“不管定谁来协调,你都不平衡,是你这个当协调人的心起来了。这个事就是你不对了,回家学法去人心吧。”

同修的一通重锤敲醒了我,噢,原来是一颗当协调人的心在作祟,这不是求名心吗?我发正念清理这败物。接着,我静下心来学法。看到师父说:“大法是全宇宙的,不是哪一个小小的人的,工作谁做都是洪扬大法,有什么你做、我做的,你们这种心不去难道还要带上天国和佛争强吗?”[1]强烈的妒嫉心、争斗心在静心学法中自然就被清理了。

做协调的修炼路走的磕磕绊绊,好在每次遇到提高心性的事的时候,我总是把整体放在第一位,在有利于整体的基点上向内找,多学法,去掉自己空间场中的那些不利于整体配合的生命与因素。同时发正念的时候我特意加上一念:消除我与同修的间隔,同修与同修的间隔,使本地形成无漏整体。这几年,看起来我在协调同修做大法事,其实更多的是同修们在法理上无私的帮助我,帮我提高心性、帮我协调,以便使整体救度众生、证实大法的事做得更好。

做协调的过程中,有时也有许多苦楚,表现在与家人的关系处理上,因为在反迫害中修炼,一些同修往往重视大法的事,而忽略了家人的感受,作为一名协调同修,我深有感触。譬如,为了法上的事,同修晚上很晚来敲门;家人生病时,同修用不可商量的口吻让我马上去做什么什么事等等。有时真的很难,却无法说出口。当然,我明白,在这方面还有我要修掉的东西,在此,也向曾被我伤害过的同修说一声:“对不起!”

另外,做协调很容易陷在事中。有时为了协调一件事,经常学法炼功心不静,总想着这个事那个事,后来认识到这是干事心。通过学法,我不仅归正了自己而且还体会到了事半功倍的妙处,要想做好事,必须先学法,静心学法,多学法。

二、在协调工作中体悟超常与快乐

1,到黑窝近距离发正念

几年前,我地同修曾多次去外地近距离发正念,后来因曾出现过一次事故,同修就不再去了。从去年开始,我从法上跟同修交流了近距离发正念的意义,从而使我们达成共识,决定还是要坚持去外地近距离发正念。接着我们就组织了几次去那里近距离发正念。

刚开始,去之前需要在好几周之前就進行交流切磋、做准备,最近,只需两、三个小时就能有三、四辆车的同修自动来参与了,同修们的整体意识都很强。

记得第一次去省城近距离发正念时,师父给我们显现了很多神迹:去的路上,一辆车上的五位同修,同时看到了法轮和彩虹;中午时分,开天目的同修看到了监狱变成了浅红色;回来的路上,同修看到我们三辆车犹如飞驰在红地毯上,景象非常壮观,而且平时车速仅有七、八十公里的一辆面包车在高速公路上竟然达到了一百二十公里,而且还很平稳;回来后,一名没什么文化的老年同修根据参与这次近距离发正念前后的心路历程写了一篇交流稿,也在网上发表出来。这一切都使当地整体项目的配合特别顺畅,有什么事,同修们只要说一声就行。

2,去边远农村发资料

最近几年,我开始组织同修到偏僻的农村发材料、挂横幅,以填补那些地区讲真相的空白。起初,我们以学法小组为一个讲真相的小组,整体上我协调车辆、真相材料,一般去两辆或者三辆车,每车拉五到七人,每次携带近千份小册子、不干胶和大量横幅,从空中到地面,全方位的悬挂、粘贴、发放材料。

刚开始这次做完后,商定下一次要去的地方,后来,我们随机安排应该去讲真相的地点。每次我们都细心准备,从基本真相到紧跟正法進程的内容,从大众都易接受的《天赐洪福》到《周永康落马内幕》、《起诉江泽民》等专题内容,我们精心准备,同时每位制作材料的同修都正念加持做出的材料,去多救人。

出发前,我们都给师父敬香,请师父正念加持我们。我们一般是两个人一组,每人拿几十份材料与不干胶,不贪多,做完立即返回车上,再到其它村发。

挂横幅则有同修专门做。车一到达目地地,同修都快速下车,找目标悬挂,一组人密切配合,几分钟的功夫一个几米长的横幅就挂到大树或电线杆上。记得今年“5·13”世界法轮大法日前夜,我们一晚上挂了八十二个横幅。看着长2.4米、宽0.45米的横幅迎风招展,参与的同修都发自内心的感谢师父!各种疲劳不翼而飞。做完往回走的路上,我们也不放松发正念,加持众生让他们快得救。

3,制作丝网印刷不干胶

丝网印刷的优点是不掉色、牢固,使得贴出去的真相内容很难被坏人刮下来。天地行论坛上提供了丝网印刷的技术指导,我们开始大量制作,后来无意当中,发现马路上的隔离墩以及有些特种衣服能反光,就琢磨着不干胶中是否能使用此技术,咨询后得知,只要加上适量的荧光粉就能达到此效果。

于是就找同修反复实验调制配方。试验了三、四十次后,终于研制成功,我开始协调买耗材,大量制作供全市同修使用。

丝网印刷耗时费力,真正做起来不是那么容易的,必须得选择平房,因为做完后得放到院子里晾晒,夏天日照充足,我们每天能做两千多份,冬天只能从上午十点做到下午两点,因为太阳温度不够,不容易干。这个项目的制作也是很辛苦的,夏天要顶着太阳出去晾晒,不停的晾晒,不停的收。冬天得用火炉子烤着,害怕漆冻了。技术成熟后,我们把实践经验写下来,反馈到天地行,供同修参考使用。

几年来,我与同修们配合做了一些证实法、救众生的事,最终的体会是只有学好法,认真向内找,才能更好地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感恩师尊!
谢谢各位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再去执著〉

明慧网第十二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