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控蛛网背后 谁在颤抖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六日】《济南时报》2016年5月5日B04-05<政法>版面刊登了一篇文章《10万个监控探头守安全——历下区用时3年打造全区“视频一网控”信息平台》,泄露了中共对民众信息监控网络的部分内幕。

据称,这个历时3年、花费近7000万元、10万个监控探头、“四纵四横四环”网格化、闭环式视频监控圈是历下区政法综治工作的重点,整合了司法所、派出所、610办公室、信访、民政等所谓“维稳”部门的资源,达到了街道办事处、社区警务室、派出所、公安分局音视频互动互通模式。为民生安全本无可厚非,但从报道泄露出的信息,可以看出这么庞大的监控工程是为了阻止法轮功真相传播。

政法委是干什么的?

本报道是在党媒的“政法”版面上刊出的。尽管挂的是维护社会治安的幌子,文中大明湖派出所民警赵汝朋说,泉城路世贸广场北门的非机动车停车点刚安装了东西两个高清摄像头如何如何,但明眼人不难看出,这个耗资巨大的工程根本不是为了老百姓生命财产安全,而是为政法服务的。什么是政法啊?政府摆在法律之前之上呗!政法委就是中共操控司法的机构。正常社会中,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分立,政府无权操纵司法,这样才能保证司法的独立公正。而在中共控制下的检察院、法院、公安等部门没有丝毫独立性可言,公正性更谈不上。有时走走法律程序的样子,有时候连过场都省了。例如,江泽民出于一己之私,为了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众,从1999年起下达的群体灭绝政策:“对法轮功不讲法律”、“律师不准接法轮功的案子”、“法轮功的案子一律不准立案”、“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就是江泽民操纵政法体系,进而指使公检法实施迫害。

610办公室是迫害的指挥部

文章中提到的610办公室,就是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绕过一切正常程序,凌驾于法律之上成立的类似“中央文革领导小组”、纳粹盖世太保、前苏联克格勃恐怖组织的非法机构,因成立于1999年6月10日而得名。其组织结构从中央到省、市、县、区,直至各个企业、单位、街道贯穿下来。中央610头子由政治局常委担任,每一级610头子由同级的党委副书记兼任,而且每一级610的职权高于同级的行政机构。行政部门一条线,为逃避国际社会的谴责后来改名“综合治理办公室”、“维稳办”、“反邪教(中共是邪教)协会”等等;公安部门另一条线,为掩人耳目叫“国保”。是一个纵横交错的网格化犯罪体系。因此,文中提及的610办公室、信访、民政以及历下区政法委副书记胡延年等等,均是这套体系中的节点。

今年2月7日,大年三十那天,许多济南市民收到的抹黑诬蔑法轮大法、恐吓世人不要听真相的公共短信,就是这个“济南市委610”发的。刚过去的4月25日,610又故伎重演,再次通过信息平台群发诬蔑短信。中共迫害法轮功搞得天怒人怨,它自己也神经兮兮的,设了很多所谓的“敏感日”。在这前后它们控制不住表演一番。例如,刚才提到的4月25日,就是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信访办就合法信仰权利与高层对话之和平上访的纪念日。

推而广之的监控

中共之所以不遗余力的大搞监控,不惜投入人力物力,原因就是恐惧法轮功学员传播真相,害怕其迫害法轮功的真相曝光,更害怕老百姓知道迫害元凶江泽民被超过二十万法轮功学员实名起诉的消息。安装摄像头是监控的手段之一。

在过去的十七年中,法轮功学员时时处在红色恐怖的高压下。有的家门口被派出所安装了监控摄像头,有的被发展成线人的邻居监视,有的被居委会专人盯梢,有的被单位同事汇报行踪;有的座机手机被监控,有的浏览海外媒体被抓,有的用QQ讲真相被抓;二代身份证芯片中附加的特殊信息,使法轮功学员外出旅游、出差、住宿都受限制,甚至在车站、机场、旅馆被抓;法轮功学员被公安部门列入黑名单,无法办护照,无法出国。甚至有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被连累也无法升学、参军、升职……如果说,以前的监控目的是惧怕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而现在,中共把这一套监控系统推而广之,更惧怕广大民众知道真相。所以,街头监控摄像头林立,主干道上每隔三四十米增加了至少两个(有的是三四个)摄像头,大一点的十字路口四个方向能装二十多个摄像头。报道中说,开放式居民小区、学校、商业繁华地段、党政机关、人行道和非机动车道,甚至公交站点都成了所谓的“重点区域”。中共企图管天、管地、甚至管人的思想的极端狂妄变态心理由此可见一斑。

注:街头林立的摄像头。最近新安装的都带有“历下公安”的专用盒子。每隔三四十米就安一组(至少两个)。公交站牌两侧各安一组。有的十字路口四个角能安二十多个(不算交警抓拍的摄像头)。右下角是一个不算大的丁字路口,在原先四个摄像头的基础上又安了四个。
注:街头林立的摄像头。最近新安装的都带有“历下公安”的专用盒子。每隔三四十米就安一组(至少两个)。公交站牌两侧各安一组。有的十字路口四个角能安二十多个(不算交警抓拍的摄像头)。右下角是一个不算大的丁字路口,在原先四个摄像头的基础上又安了四个。

中共政府热衷于搞监控,是由其独裁专制的本质决定的。大家可能看过电影《窃听风暴》吧。前东德秘密警察为了监视一位异见人士,把他家中布满了窃听器,连厕所的马桶边都有。而中共明目张胆的把监控网络布满大街小巷,所有人都成为被监控对象,还美其名曰“守安全”。究竟是谁在制造高压气氛、恐吓老百姓呢?

耗费财力知多少?

为了阻止法轮功学员传播真相,中共不惜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仅仅一个历下区,这项工程就近7000万。推而广之,全国有多少财富被中共这样葬送。据悉,仅2001年,中共就投入了至少40亿元人民币安装监控法轮功学员的监视系统。2008年北京奥运时,北京的出租车、公交车上均安装了摄像头,大约同时期,中国各地城市也开始大规模安装街头摄像头。2009年,人口达1200万的深圳市内安装的监控摄像头共达80多万个。也就是说,每15人就有一个摄像头。广州设置了25万个摄像头,佛山、东莞、中山分别设置了10万个,昆明市也设置了31万个摄像头。同年,在中国676个城市内随处可以看到监控摄像头,监控设备无处不在。此后,监控系统更延伸到全国各个角落。如果能拿到现在的数据,一定令人瞠目结舌。中共与民为敌的本性可见一斑。

监控狂人的下场

别看历下区政法委这么津津乐道地展示他们的成果,比起监控狂人——薄熙来,无论从规模还是程度上来说,都是小巫见大巫。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非法发动镇压法轮功,因当初推行迫害政策不得力,当年8月江去大连面见薄熙来,明确对薄表示:“对待法轮功要表现强硬,才能有上升的资本。”薄熙来从此不择手段、全力以赴迫害法轮功,处心积虑配合江泽民的迫害政策。此后,薄的职务升迁进入快车道。

薄熙来担任大连市长、市委书记期间,以安全为由,大建封闭式小区,利用高墙和摄像头的方式,加强对民众(尤其是对法轮功学员)的监控。使大连市内的街道从1997年的1218条减少到2000年的996条。减少的道路主要是被封堵在小区中或被小区占用。

薄熙来到重庆后,惧怕法轮功真相传播,更怕他已被法轮功在国际上起诉的丑闻传到国内,对监控达到狂热的程度。

薄熙来、王立军倒台后,北京《财经》杂志曾披露,薄、王管治下的重庆市,为了所谓的“平安重庆”,耗资200多亿元人民币,建设了一个号称“世界上最先进”的监控系统,该系统仅是摄像头就有 50万个,遍布全市各区、各单位机构、街道居委会、生活小区等。重庆市每个角落都在被监控之中。

2010年,薄、王又在重庆建起“高精尖”装备的巡警平台150多个,高薪招聘昼夜循环巡警四千名。薄熙来除大量招编巡警外,还收编了许多协警和社会闲杂人员充当打手。重庆城高空摄像头星罗棋布;地上各类巡警、便衣、保安、城管、“红袖标”遍布大街小巷,重庆城像个恐怖的密闭铁桶。

当然,薄熙来的下场大家都知道了,2013年被济南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当年妄想监控别人的人如今过着随时都被别人监控的生活,是很讽刺吧!

政法高官集体覆灭的启示

截至今年四月底,已有10名省部厅级及以上政法系统内高官落马,分别是: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前“610”办公室主任李东生、前公安部“610”办公室负责人张越、前政法委秘书长周本顺、辽宁省前政法委书记苏宏章、天津市前公安局局长武长顺、河南省前公安厅厅长秦玉海、前国安部常务副部长马建、广东省前政法委书记朱明国、前最高法院副院长奚晓明。

这些人当年都是替江泽民卖命迫害法轮功的红人,如今沦为阶下囚的下场。尽管是以贪腐的名义治罪,实质均是迫害好人招致的天谴。作恶者必将偿还他们所犯下的罪恶。政法、公检法系统在迫害政策下犯下了累累罪行,如果谁在这么明确的启示下还假装糊涂,葬送的就是自己的未来。

谁在颤抖

对浩瀚宇宙的探索和对生命意义的追寻是人类史诗中璀璨的星光。强权试图剥夺人思考的权力和能力,虽然曾经逞凶一时,但从来没有成功过。尽管中共江泽民一伙靠谎言和暴力制造了无数的苦难,但神的子民——中国人渴望真相,渴望真理,就像需要阳光和空气一样,须臾不可分离。已经两亿三千万明白了真相的中国人毅然退出中共党团队,走向新生,这就是明证。

街头林立的摄像头,说明了中共的恐惧。这个蛛网织得越密,越说明江泽民一伙变态者的心理愈加陈疴难起。蛛网再密,结果就是作茧自缚。

法轮功学员堂堂正正的传播真相,为的是在天灭中共的大限前救下更多善良的人。实名起诉江泽民,为的是彰显人间正义,也是给曾经犯下迫害法轮功学员重罪的各级执法官员们指出一条生路。在此奉劝躲在监控屏幕后的这些人,抓紧选择悔过和救赎,弃恶从善,才能真正摆脱恐惧的阴影,回归人间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