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西人学员: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八日】我的名字叫Naeim。是美国纽约的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我是从二零一零年开始修炼大法的。之前,我曾经尝试过许多不同类型的打坐和类似的修行。当时我是某个大学哲学系的学生。

我初次遇到大法是几年前,我那个时候只有十六岁。我每天都要经过纽约的华人聚集地——法拉盛去上学。大概有两年吧,我几乎每天都会接到一张关于大法的传单。有时候,传单还是中文的,尽管我一字不识,我还是会对发传单的人说声“谢谢”。在课堂上,坐在我边上的一个学生碰巧知道有人修炼大法。他告诉我一些关于在中国发生的迫害。我不相信他说的。于是上网查询,看了一些录像资料。我不理解为什么这些炼着如此优美的功法并遵循真善忍的好人被如此严重迫害。学习结束后,我不再经过法拉盛,我就忘记了法轮大法。

二零零九年,我开始对中文和中国文化感兴趣。我一边尝试各种打坐修行,一边每天读《道德经》并尝试每天付诸实践。我还开始自学中文。几乎同时,我的一个也是不断尝试各种打坐修行的朋友告诉我他发现了一本书,他说那本书的内容最全面,比他看过的任何一本书都要更加清楚的说明一切。这本书就是法轮大法的主要著作《转法轮》。他几天就读完了一遍,并立即开始修炼。

我是在几个月后开始阅读《转法轮》并炼功。三个月后,我注意到我有很多的变化,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过去,我经常疲倦并脸色苍白。但是炼功后我开始变化。我周围的人,包括我妻子注意到我的变化。之前我很瘦脸色苍白。仅仅三个月,我长胖了,脸颊红润。我变得非常有活力,不再总是那么疲劳。我的心性改观也很大。从大法中我学到,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必须做好自己的工作。这点在过去我从未重视过。

我的一个最大的问题是我和我父母的关系。他们住在远离我的地方,有时我会几个月都不跟他们说话。我对他们有很多莫名的不满和仇恨,没有兴趣跟他们讲话。我和父亲的关系尤为紧张。师父说:“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

在修炼的初期,每当我读到这一段时,我心里会感到很不舒服,因为我知道我做的不像一个大法修炼者。我对家人不善,我没有修“善”。但是幸运的是,这一切都变了。随着修炼,我对法理有了更深的理解,我悟到我必须更好地对待每个人包括我的父母。随之,我同他们的关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保持联系,我们的关系不再紧绷了。而且,我过去经常撒谎。而且成了一种习惯。“真”是大法的主要法理之一。通过修炼“真善忍”,我已成为一个更加真实的人。

但是,在我开始修炼之后,我遇到了一些阻碍。例如,我看了许多中共制作的关于大法的录像。它们都是诋毁大法和大法创始人的。我有点困惑。这些录像说的都是和大法完全相反的东西。中共有些录像说大法教人杀人和自杀,但是大法书中明确禁止修炼人杀生。

在我修炼之后度过的第一个世界法轮大法日,我遇到了成千上万来自世界各地的大法修炼者。这么多在中国之外的大法修炼者,怎么没有发生任何像中共政府宣传的那样的犯罪事件或者是扰乱公众的事?而且,大部分我接触到的海外大法修炼者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非常理智,根本不是中共录像宣传的都是些社会底层的没受过教育的人(这里没有歧视这些人的意思,他们中也有很多朴实的好人)。这些都印证了大法的美好与中共的欺骗本性。

实际上,法轮功对中国社会曾经有着非常积极的影响。有许多的人们因学了大法之后,在工作单位心性提高的例子。也有许多的优秀的公民。而且,这些曾在一九九九年前在中国的媒体上报道过的。

我真心希望更多的人能了解大法是什么。大法洪传之处,人们都会受益。大法已经让我的朋友,我的妻子,我自己受益,而且会继续下去。很不幸,在中共体制下的中国人不能像世界其它地区的人一样,有权利了解大法,受益于大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