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怕心的一点思考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三日】由于有怕心,我很少看迫害案例,最近看了一些迫害案例,有的迫害还很严重,心情为之沉重,好象整个人都不好了。我知道是怕心又冒出来了。

怕心让我产生了渴望邪党解体的愿望,但是又想到还有那么多众生需要我们讲真相等待救度,师父为我们为众生付出了巨大的承受来延续着时间。如果突然结束了,没得救的众生怎么办?没做好的弟子怎么办?

以前在集体学法时,在与同修接触中,我有点自卑,总是把“惭愧”二字挂在嘴边。如果真正能够用法来对照自己,看到自己的不足,也属正常。可是我发现自己用“惭愧”二字和看似谦虚的流露在掩饰着一颗不愿被别人触痛的心。

那就是怕心。怕心里隐藏了两个含义,一个是怕被迫害,另一个是,因为学了师父的讲法后,知道了许多法理。作为大法弟子,不做救度众生的事情,修炼等于零,无论怎样在家里学法炼功,都是没修。师父告诉我们:“大法弟子是有责任的,无论怎样都得完成你来世的誓愿,这是你当初用神的生命做保证才成为今天这宇宙最伟大的生命——大法弟子的。”[1]师父说:“不兑现自己对神的誓约,后果是自己在誓约中定的。”[2]

师父还告诫我们:“人哪,一个生命在历史上的今天能够得到法,那不是一般的事,太幸运了!可是一旦他失去了的时候,大家知道那面临的是什么?是很可怕的,因为赋予那么大的责任和巨大的使命他没有完成的时候,那相对来讲和一个生命的圆满那是成反比的,那个生命,那真的要進无生之门了。”[3]

师父的告诫像重锤一样击打着我,怕自己失去这亿万年来等待的机缘,这就是我怕的第二个含义。这两种怕的心理纠结持续了很长时间。我问自己,为什么这样怕?这好像不是一个简单的怕心的问题,我真得深挖一下了。

渴望停止迫害,幻想着如何如何。面对压力与迫害的恐怖阴影,有点怕心也难免,可是我深挖下去,发现这个怕里有变异也有邪党文化制造的红色恐怖的记忆让人怕的因素。不愿意付出,不愿意承受,根本上还是私心重。

旧宇宙的属性是为私的。私念、私欲、私情、私利,放不下就会被其牵绊左右。而要放下这一切,那就要在造就新宇宙的大法中修炼。

其实我本性的一面是真切的想要做好,为了去掉怕心和私心,我尝试了这样的思考,当被怕所困围时,就这样想,我代表了和背负了一个世界的责任,甚至是一个宇宙一个天体的责任,那无量的不计其数的众生都在期盼我做好了从而使他们得救。面对如此巨大的数不清的生命未来的存与亡,我还能感到怕吗?我应该感到高大高大直到巨大,能力与智慧也要达到能够完成使命的巨大。

我在人世间,特别在眼下迫害还没有结束的背景下,一个人望着浩繁的星空,确实有点孤单,但是我所对应的浩繁的星空,层层不尽的都是注视着我的眼睛,我还是孤单的吗?为了众生,放下自我,不能怕。当我正念升起的时候,那个怕的物质也随之消减着。

能够得到大法,万幸中的万幸。只有无条件同化大法,去圆容师尊之所要,珍惜师尊为众生承受而延续来的宝贵时间,做好每一天,不懈怠不迷茫。

当然我还意识到了,在久远的过去,旧势力在我的生命里弄進了一些不好的因素,可能也有业力的关系。在要得法的这一世,那个怕的因素特别的敏感。从小到大,怕这怕那,特别胆小娇弱。但我全盘否定这一切,主意识要强大起来,正念也要强大起来。没有任何捷径,只有学法,学好法,多学法,抓紧时间用法来指导自己做好该做的。

个人的一点认识体悟,十分有限,不对之处请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欧洲法会〉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