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非法劳教三次 河北医大主管护师控告元凶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三日】河北医科大学第三医院原主管护师刘素然,因为修炼法轮功,在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十六年来多次被绑架、关押,被非法劳教三次,工作被降级,被无理罚款,还经常被监视、跟踪。她的父亲也在惊恐中去世,去世前也没能见到女儿最后一面。

现年五十三岁的刘素然于二零一五年六月四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以下是刘素然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事实: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那天早晨四点左右,我像往常一样到河北会堂炼功点炼功,走到炼功点一看黑压压一圈赤身裸背的武警围坐在那,我在挨着炼功点的拐角处开始打坐,刚坐下就过来几个人撵我走,我说练完功就走,他们见我不动,有人就开始讽刺嘲笑我,有人把我的两只鞋放在我头顶上,我还是不动就有人把我打坐的垫子撤下扔在旁边的绿化带里,并抢走了我炼功用的录放机,这时就来了扛录像机的开始录像,随后来了警车几个人把我连拉带拽塞进警车,送到东里村派出所关押,直到下午两点才放我回家。

一九九九年十月中旬,中央电视台播放了污蔑法轮大法的造假新闻,第二天我就去了北京,想去信访办为大法和师父讨回公道,到了北京天还未亮,就去天安门看升旗,看完升旗被巡逻的警察抓送到广场派出所,在铁笼子里关了一天,在那亲眼目睹了警察口出秽语,象疯了一样对不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我被迁回石家庄兴华街派出所(当时所长叫李建华,现更名为维明街派出所),铐在院子里一把椅子上待了一宿,第二天以扰乱社会治安罪拘留十五天关押在石家庄行政拘留所,因在里面炼功又加期拘留十五天。一个月后没放我回家,而是用车直接送到兴华街派出所,所长问了几个问题,然后拿出一张答卷让我答,我写到法轮大法是正法!我要一修到底!

过去大约有半小时,我被单位人接回,直接关押在刚刚竣工还未启用的病房大楼九层一间小屋里,有两个保安看管,不准外出,因为不写保证,在那关了整整一冬天,直到头过年几天才放我回家。

那年我的孩子才九岁,我是单亲家庭,孩子没人照料,中午放学饥一顿饱一顿,晚上一人不敢在家睡,骑儿童车到年迈的奶奶那过夜,冬天天亮的晚,又怕迟到,早晨天还很黑孩子一人骑车到自己家再去上学,我被关押失去自由,心里又惦记孩子,很是着急,也就是从那时起三十六岁的我头上长出了白发。

过完年单位将我调离原科室手术室,去供应室上班;降级使用,由主管护师降为护士。我对单位的处理决定没发出任何怨言,因为单位领导也承受很大的压力,他们也是被谎言蒙蔽的受害者,我抱定一念:无论安排我干什么工作都要干好,因为我是修大法的!

二零零零年三月份有一天下午,单位通知我下班去办事处一趟,下班后由单位的人陪同一起去了,兴华街办事处书记直接问话,我说:我炼功身体好了,所以还炼。话刚出口,他暴跳如雷一拍桌子大声吼道:回单位关押,扣一万块钱。就这样没任何法律依据,单位又把我关押在废弃的旧病房里,有两个保安看管,两周后两会结束才放回家。因为我没触犯法律拒绝交一万元的罚金,但单位怕承担责任给交上了,每月从工资中扣三百元,再加上扣掉三百元房租(住单位筒子楼每户扣三百元),每月我只剩下一百五十元,还要交水电费,还要负担孩子的学费,我们娘俩只有百十来块钱的生活费,连最低生活标准都达不到。三次劳教期间一分工资都没有,直到二零零七年我的工资才基本恢复正常,直到现在与同年参加工作同级别的人还相差三百元左右。

二零零一年,邪党开两会,我又被兴华街办事处和派出所用同样的手段在派出所关押十天左右。

二零零一年六月八日,我被革新街派出所绑架,在派出所关押两天,送到石家庄第二看守所关押一个月,以扰乱社会治安罪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泰华街石家庄劳教所第三大队,在黑窝了经受“熬鹰”、罚站、强制洗脑的折磨、强制看污蔑大法的录像。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八日,我被建国路派出所警察绑架,第二天非法抄家,抄走了家里珍藏的大法书和师父法像,并以扰乱社会治安罪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泰华街石家庄劳教所五大队,他们企图强制转化,不准睡觉,有三四个人一组轮番上阵,二十四小时不停的给灌输歪理邪说,整熬了二十多天,我承受到了极限,两条腿和脚都肿了,脸色发青,头蒙蒙的不知自己身在何处?还得使劲想想现在是白天还黑夜?近在咫尺的家感觉离我很远很远,身心受到极大摧残。

文革期间,我爷爷因会日语被扣上里通外国的罪名被判三十年徒刑,父亲被共产党整怕了。由于我一次次的被关押,老父亲受到极大的精神伤害,在惊吓和恐惧中,抑郁成疾,于二零零四年年底就去世。我连见父亲最后一面的机会都没有,这是做儿女最最痛心的事。

劳教所给我和家人造成的心灵伤害还未抚平,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维明街派出所到我上班的科室直接绑架了我,从我衣服兜里强行拿走钥匙,大白天他们象土匪一样非法抄家,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抢走了我家的电脑和打印机(至今未归还)和所有的大法书!并把家里的一万元现金掠走(强行扣掉一千元罚金,剩余的经家人索要几次才退还,因那是给孩子准备的学费),在拘留所关押七天后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冤判劳教两年,在臭名昭著的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三大队受尽了身心摧残,狱警牛丽整半年不让我跟家人打电话,遭人格侮辱,因拒绝背监规常常被罚站,奴役劳动、因拒绝转化被加期六十天,因抗议加期遭体罚(罚站一周)、电击(狱警吕亚芹在所长冯可庄的授意下实施)。身心受极大伤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