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次过病业关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十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的大法弟子,修炼近十八年了,有很多心得体会,印象最深的就是病业问题。

我从小就体弱多病,除了头发梢不疼,浑身哪都疼。修炼前医生诊断是“浅表性胃炎”,疼起来了满地打滚,丈夫看着我疼的厉害有些害怕,就问了一位大夫,这种病将来会发展到什么程度,大夫说:“这种病也叫肥厚性胃炎,说明了就是胃在往厚长,到一定程度就是胃癌,才二十七岁,这么年轻赶紧治吧。”随后丈夫买了很多种药,有国产的有進口的,吃了十年也没彻底治好。

修炼大法后,神奇的是浑身哪都不疼了,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

修炼五年后的一天,胃突然疼起来,赶紧发正念清理,不到两分钟时间就坐不住了,躺在床上,心里继续发正念。不一会,就看到另外空间有六、七把古代的剑和刀都往我胃上刺。当时看到这一景象,只悟到这是历史因缘关系,是人在生生世世的轮回转生中伤害过的生命来讨债,人才会有病痛、有魔难。“我们身体会突然间感觉不舒服,因为还业,它会体现在方方面面的。”[1]折腾了几个小时就好了,从那以后胃没疼过。因为是修炼人,也没有把它当成是病,没采取任何医疗手段。按照大法的标准衡量事情,所以病症消失了。

还一次是头痛,大约是二零零三年,因为丈夫把家了仅有的几万元钱定期存折(给孩子上大学用的),背着我把钱取出来,吃喝嫖赌花光了,当我发现后瞬间崩溃,就和他吵一架,随后头痛的厉害。心想师父,弟子错了,不应该和他吵架,师父教我们放下名、利、情,按“真、善、忍”做人,我咋没忍住呢!表现的太不善了。向内找自己有利益心、怨恨心等等。他有不对的地方可以善意的说清楚,归正一切不正,这才是修炼人的慈悲呀,必须放下所有人心。

“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我一定能战胜这病魔。于是听师父济南讲法录音,听着听着有时就睡着了,在似睡非睡时看到:有一个血饼颜色、甲鱼形状的东西爬到我头顶不动了,尾巴压在右眼眶上,造成现实中眼皮抬不起来,眼睛睁一个小缝,看楼梯就象扇子骨式,右面楼梯看不到。还有一只小黑虫在头里乱爬,它爬到哪个部位哪就疼,就象医生说的神经痛。

后来,同修们知道我的情况,一起来到我家,帮我发正念清除干扰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二十多天恢复正常。一位当医生的同修说,听你说的状态,站在医生的角度说,是脑子里有肿瘤了,当你生气的时候,肿瘤破裂造成脑出血。这要是不修炼,住一个月医院,花钱不说还得留后遗症。我们修大法的,不是有病不去医院,是按照超常人的理,高层次法去做,严格要求自己,师父就能化解一切。

再一次是全身骨头变形,开始先发现手指骨节脚趾骨节增大,后来有一天在床上躺着,翻身下地时不小心左脚尖先戳地上,起来时感觉很疼,一看骨头有明显突出的地方,也没当回事,照常干活。

一天同学找我有事,下楼时刚走了三、四个台阶,突然腿一软,顺着楼梯滚下去了,台阶的边缘是角钢,当时没觉得疼,就脚面火辣辣的,一看脚面破皮了,(因为是夏天穿的凉鞋)用手往回抹一下就走了,边走边想哪有漏呢,不管怎样先发正念,清除干扰我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一切邪恶。和同修分手后回家把摔跟头的事忘了。

第二天早晨,想起脚卡破了看看什么样了,一看啥事没有,可下床时腿疼,走路感觉右腿往两边散,好象骨头和肉不在一条腿上,从大脚趾到大腿,有一条整根骨头明显向外凸出来了。这才仔细观察腿到底怎么回事。原来不光突出,胯骨、骨盆、后腰部位的骨头都增大了。如果不炼法轮功,早就瘫在床上不能走路了。疼这样还坚持双盘打坐炼功,大概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炼功时腿和腰不疼了,可是从胯骨往上脊骨、肋骨、胳膊、肩膀后背还疼,特别是胳膊,轻轻碰一下疼的厉害,尤其肩膀头部位骨头突出的大,根本抬不起胳膊,炼功动作做不到位,那我坚持炼功,别的动作没啥办法,炼头前抱轮、头顶抱轮、两侧抱轮时用右手把左胳膊架到家具上抱轮,疼的大汗淋漓。这样经过三个月左右的时间胳膊肩膀不疼了,可以正常炼功了。

修炼人虽然口中说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与干扰,但是一思一念都要正。因为疼的厉害没有天天保持炼功,如果当时悟到大法弟子在正法时期不该有的病态干扰,顶着剧痛,天天炼功,讲真相救人,就能否定旧势力,所有病业假相立即消失。

再一个假相是心脏病状态。心脏跳动象要蹦出来一样,喘到不能动弹,就刷牙、洗脸、梳头都不行,最严重时不能躺下,只能靠床头坐着。作为大法弟子刚入门全身的病业,师父都给清理了,我这老学员怎么出现这个状态呢?一定有没意识到的执着,被邪恶钻了空子。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3]

我躺下睡觉,没睡几分钟元神就从我头顶出来了,出来后感觉真舒服,轻飘飘没有一点痛苦的感觉,正在高兴呢,低头一看自己的身体在床上躺着一动不动。当时出了一念,不能扔了肉身,就这么一念,元神回到了肉体上。这种状况第二天又出现一次,都是后半夜两三点钟发生的。虽然闯过了这生死关,可是身体没有完全恢复正常,不知道什么原因。

直到二零一五年控告江鬼之后,看到《明慧周刊》的交流文章,才找到原因。特别是那篇文章大概意思是说,有一位同修脸上长个包,别人问他你脸上长的什么?他自己说:什么也不是。说完这句话,没几天脸上的包没有了,恢复如初。这句话对我启发最大,找出自己很多不正的念头,比如:今天为什么没有炼功呢,解释说心脏难受或是身体哪块不舒服了等等,这样就等于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没有否定旧势力,不但没有否定,还把不好的状态求来了,所以病业就会经常出现。否定旧势力不是嘴上说否定就否定得了,要真正做到信师信法,找出根本执着,放下人心,归正一思一念,才能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彻底清除干扰迫害。

反思这些年过病业关的经历,是因为有法理不清的地方,除了个人修炼状态,不自觉的承认旧势力的干扰。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有责任和使命的,有人心会在法中归正,不允许任何生命以任何借口对大法弟子進行干扰与迫害。师父说:“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4]

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必须严格要求自己,正念正行不受任何假相和观念干扰,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就能全盘否定旧势力,走好师父安排的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