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法轮功学员家庭遭受的打击和株连

唐山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4)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二日】(接上文

四、对家庭的迫害

一人无辜遭受迫害,对于整个家庭都是沉重的打击和灾难。对于年幼的孩子,成为一生都难以磨灭的梦魇;对于年迈的父母,恐怕身心再难承受这巨大的打击,很多人一病不起、含恨离世;而对于最至亲挚爱的妻子(或丈夫),他们所承受的痛苦和压力也最大的。更有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1. 一家三口只剩病弱的老父亲

唐钢第四轧钢厂工人刘娜,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白血病康复。刘娜的母亲在唐山大地震中腰背曾受重伤,疾病缠身,学法炼功后所有的疾病很快痊愈。母女二人遵照真、善、忍行事,全家温馨快乐。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疯狂镇压法轮功,单位领导逼迫刘娜承认“白血病”是医院治好的,不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刘娜坚决否认,严肃告诉他们是法轮功师父救了她的命!因坚持信仰,刘娜被关押到看守所、洗脑班,遭受洗脑、毒打、灌浓盐水。还常年受到单位骚扰、侮辱与恐吓。十多年所遭受的迫害使刘娜身心遭受巨大摧残。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年仅三十二岁的刘娜含冤离世。

女儿的离世,骨肉离别的悲痛,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她母亲终日以泪洗面,食不甘味,身体一天天消瘦,精神承受已超过极限,于二零一三年三月六日含冤离世。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就这样家破人亡,只剩下孤苦伶仃的老父亲,痛苦的晚年,拖着半残疾、弱不禁风的身体,失去心爱的女儿和妻子的悲伤,感觉天都塌了。老人难以承受这残酷的现实,出现胃出血,肠道破裂,四次吐血,差点丧命。体重原来一百三十多斤,现在仅不足一百斤。多少个日夜,老人彻夜难眠,一遍又一遍翻看她们母女照片,眼泪流干。

2. 一双儿女均被劳教

唐山市法轮功学员段凯阳(段凯扬),大学毕业在天津市大港区工作,是业务骨干;妹妹段津津在唐山最大的饭店工作,聪明开朗,多次被单位评为“亲善大使”。一九九九年七月因上访,哥哥在天津被判刑一年半,妹妹被判三年劳教,关入唐山开平第一劳教所。

段凯扬被送進天津双口劳教所,打手们在毒打他的时候,他想起了童年时父亲打他的情景。事后他说:“孩提时老人家打我,和现在一比,那哪是打我呀?!”

段津津在劳教所受尽非人折磨,为抵制迫害而绝食,共绝食三次,第三次长达五十六天。在绝食期间每天到砖厂搬砖干重活或抬大粪,还被送進精神病院迫害。一次父母看到段津津极度憔悴的脸,得知女儿在劳教所受到摧残。爱女心切,痛心之心啊!老人便同劳教所交涉,无用便打电话到市长处、省里至中央,希望女儿的事得到关注。但他们老俩口却惨遭连累,唐山市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连同开平区劳教所联合抓拿其父母。老俩口为国家工作一生,生性耿直,都已经六十岁了,四处躲藏,有家不能回,又无任何经济来源。

3. 哥哥被迫害致死未满一年,妹妹又被迫害失忆

唐海县法轮功学员李恩英,于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九日流离失所期间被绑架,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市劳教所。半年后保外就医时,全身浮肿,行走困难,呼吸、進食困难,目光呆滞,不能躺下睡觉,回家十三天就离开人世,年仅五十三岁。李恩英死后一直微睁双眼、不瞑目。遗体脖颈、后背出现大面积紫色瘀血,而且颜色转黑,耳朵、手指尖、脸颊均发黑,火化后遗骨内是黑的,外面却白白的,很多乡亲和殡仪馆的人员都说这是“中毒”。家属要求验尸,却被警方阻拦。

李恩英生前照片

李恩英生前照片

李恩英遗体上被迫害留下的伤痕

李恩英遗体上被迫害留下的伤痕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日,在李恩英被迫害致死未满一年之时,他的妹妹李凤珍又被唐海县公安局以李富国、王民为首的不法之徒绑架迫害,六月二十五日被送往唐山安康医院。仅五十多天,原本健康善良的李凤珍就被迫害的意识不清,失去记忆,身体骨瘦如柴,不能站立、行走,生活不能自理。

迫害前的李凤珍

迫害前的李凤珍

被迫害失忆的李凤珍

被迫害失忆的李凤珍

李凤珍修炼法轮功之前,患有颈椎病、痔疮等,修炼后病全好了。在法轮功“真、善、忍”的指导下,性格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不计较个人得失。伺候瘫痪在床的老婆婆三年如一日,不嫌脏、不怕累,不与其他弟兄计较,是个孝敬老人的好媳妇。李凤珍家人从李凤珍被绑架后,日夜为她的安危担忧,因李凤珍的哥哥李恩英就是被以张顺、李富国为首的不法人员绑架劳教后迫害致死的。李凤珍的丈夫因妻子被无故绑架迫害,整夜抽烟,睡不好觉,吃不下饭,瘦了一大圈,也无心上班,整天为李凤珍的事奔波,找李富国、王民要求释放李凤珍,索要被打劫的财物。李富国不但不放人,还对其威胁。

4. 亲人受株连

迁安镇法轮功学员邱萍,因修炼法轮功,迁安市公安局警察到学校恐吓她的女儿凯丽,问她妈都跟什么人接触,凯丽不说,他们就吓唬说不让她上学。当学校知道了她妈妈炼法轮功,凯丽在学校备受歧视,经常遭老师打骂,有时脸都被打青紫了。在村子里也受到村民的侮辱和谩骂。凯丽的童年和少年时代就生活在妈妈被抓、被关、被酷刑折磨、她的家被一次次骚扰和抄家、家门口被人监视这样的环境中。

唐钢动力厂职工陈立武,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三日被唐钢分局绑架抄家。唐钢分局北区派出所所长王永奎以协助了解陈立武情况为由,把陈立武的妻子王雅新从单位带到派出所,伙同唐钢分局副局长于立荣及国保大队长秦联军等人,轮番对她非法审讯二十多个小时,还以孩子威胁她,因为她孩子当时正面临高考,于立荣扬言让孩子恨她一辈子。陈立武被非法关押期间,卷宗多次上报到路北检察院,均因证据不足被退回。唐钢分局刑警大队崔树明等人为罗织罪名,做所谓的补充材料,多次骚扰他的妻子和女儿。因孩子马上面临高考,两次被善良的学校领导挡了回去。最后他们强行从学校将孩子带到唐钢分局做笔录,对孩子心灵造成很大伤害,学习也受到干扰。

原唐山人民广播电台经济生活频道早间新闻节目主持人、一级播音员王建辉,二零零二年底非法劳教到期,又被关押在唐山广播电视塔下,由专人看守长达一年之久。为迫使王建辉放弃大法,不法人员对他在方方面面施加压力,甚至破坏其家庭。其爱人单位(唐山路北区政府)的一个书记施压企图迫使其爱人与王建辉离婚,而且示意离婚就可以提干,还无耻的说:“等着吃你的喜糖了(指离婚后再婚)。”此外,王建辉的小舅子当兵的权利也被剥夺。

王建辉

王建辉

丰南区钱营矿服务公司下属单位工人王素兰,一九九九年后多次被抄家、罚款,被送入洗脑班、看守所非法关押。在这期间她的家人也跟着承受巨大的痛苦,她的丈夫在井下作业,长期工作辛苦,早出晚归,回到家里还得自己洗衣服做饭,年幼的儿子也没人看,只能给奶奶带着。直到二零零三年王素兰才得以回家和家人团聚。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九日,钱营矿工房区派出所又要绑架王素兰,王素兰被迫离家,再次与家人分散。钱营矿分处、丰南公安局、钱营派出所警察监控她丈夫、儿子和亲戚的所有电话,多次到她家和亲戚家骚扰。王素兰的丈夫为人本份,老实忠厚,在妻子被逼走之后,心急如焚,四处打听得不到音讯,思念和担忧使他好多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经常红肿着眼睛,人也瘦了一圈。钱营矿公安分处张继昌等人逼走他的妻子又反过来多次向他要人,软硬兼施,又是照像又是按手印,甚至以停职相威胁。这雪上加霜的痛苦使王素兰的丈夫难以承受,逢人便说“我真活够了!”

家住唐山路南区南刘屯的董连柱,二零一二年六月九日遭警察绑架,家中桑塔纳轿车、银行卡、笔记本电脑、打印机等被抢走。董连柱修炼法轮功,人品很好,他被绑架时,周围邻居都看不过去,纷纷对警察说董连柱是好人,并自发到派出所去保他,令派出所警察狼狈不堪。董连柱是家中经济支柱,他被绑架后,全家生活陷入困境。他的妻子没有收入,家中两个孩子,一个快上大学了,面临没钱交学费,还有一个七岁小女孩,有哮喘病。他妻子愁的整晚睡不着觉,情绪激动,跟人一提这事就哭。派出所警察对他妻子说,董连柱要是因为别的事進去,国家给低保,炼法轮功進去,国家不给低保。

丰润区谷庄子村冯海娟,几年来遭到丰润区六一零、公安局、国保大队不法人员的无数次半夜翻墙入室、抄家绑架。二零零四年小年晚上,夜深人静,丰润区国保大队再次闯入她家,将她家西院墙拆塌,跳進院内。当时家中只有老婆婆一人,他们敲窗户让老人开门。老婆婆问:“你们从哪来的?”外面回答是公安局的,老婆婆让他们有事天亮再来。但他们随后就将堂屋门闩踢断,手提木棍闯進屋,乱翻一通,并恐吓她婆婆,说她婆婆“态度不好”,告诉她是抓她儿媳妇的。他们还将她家的大门锁用锤子砸坏,扬长而去。老人被“国保”们的土匪黑帮行为吓得半天才回过神来。天亮才发现,他们在屋里窗台上还放了一把菜刀。路过的人看到她家的破损情况都说他们是流氓土匪。

冯海娟家被丰润区公安局拆毁的西院墙

冯海娟家被丰润区公安局拆毁的西院墙

冯海娟家被丰润区公安局砸坏的大门锁

冯海娟家被丰润区公安局砸坏的大门锁

5. 中学教师被迫害病危 妻女营救被判刑

唐山开滦第十中学教师卞丽潮,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十二年。石家庄监狱以多人包夹、长期坐小板凳等手段强迫卞丽潮转化,致使卞丽潮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心脏病严重,医生说随时可能猝死。

卞丽潮的妻子周秀珍与刚出大学校门的女儿卞晓晖,多次找石家庄监狱要求给卞丽潮保外就医治疗,被监狱当局拒绝。母女俩多次要求探望卞丽潮,监狱方以卞丽潮是法轮功学员、政治犯为由,不让会见。

卞丽潮、周秀珍夫妇

卞丽潮、周秀珍夫妇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二日上午,卞晓晖在石家庄第四监狱大门

的对面打出横幅——“我要见父亲”

的对面打出横幅——“我要见父亲”

二零一四年三月初,周秀珍母女及表亲陈英华再次到石家庄监狱要求探望卞丽潮,仍被监狱当局拒绝。周秀珍急火攻心病倒,被单位接回唐山软禁。女儿在苦苦恳求监狱要求见父亲无果的情况下,愤然在监狱门口举起“我要见父亲”的横幅,并向热心打听事由的路人讲述自己一家的冤屈。

卞丽潮的妻女不畏强权,揭露当局对亲人的迫害,呼吁外界关注,令唐山公检法与石家庄监狱恼羞成怒。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二日,石家庄国保警察绑架了去监狱要求探视父亲的卞晓晖;在火车站绑架了受委托照顾卞晓晖的陈英华女士;次日,唐山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了在家养病的周秀珍。二零一五年四月,卞晓晖被非法判刑三年半,表亲陈英华被非法判刑四年,同年五月周秀珍被非法判刑四年。至此,法轮功学员卞丽潮及不修炼的妻子周秀珍、女儿卞晓晖都被判冤狱,父亲十二年、母亲四年,女儿三年半,一家三口累加冤狱刑期十九年半。

6. 营救亲人遭报复

好人蒙冤入狱,亲人探望营救、为其申冤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然而,就象卞丽潮老师家庭的不幸遭遇一样,还有很多法轮功学员的家属遭到中共邪党人员的打击报复。

唐海县十里海法轮功学员孙翠清,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六日早晨和丈夫宁永秀回家过节,居委会主任问他们去向,当天是否回来,夫妻二人如实相告。在二人行至唐海县造纸厂地段时,居委会拦住他们,强行将二人带上警车送到十里海边防派出所,后转送唐海看守所。宁永秀被迫害的心脏病复发,唐海公安怕担责任,勒索宁永秀五千元现金释放回家。孙翠青的女儿、大学生宁丹丹为母亲请律师,控告唐海县公安局李福国知法犯法的恶行,李福国恼羞成怒,带人摸黑、偷偷将宁丹丹绑架,强行送至唐山开平劳教所关押两年。

丰润区的李珊珊,因坚持为身陷冤狱的未婚夫、法轮功学员周向阳申冤,二零零六年遭天津港北监狱报复,被非法劳教十五个月。在劳教期满前,天津国保局领导找珊珊谈话,让她放弃对周向阳的帮助。珊珊郑重的表明态度:“从人道讲作为普通朋友有难还要去帮助,更何况我现在是他的未婚妻。”珊珊出来后仍坚持看望向阳,向阳以坚韧无畏的意志,历经包括四个月的“地锚”酷刑折磨、无数次高压电棍电击、十八个月绝食抗争、多次住院急救,终于走出了冤狱大门,也走上了二人婚礼的红地毯。当一对年轻人正沉浸在新婚的幸福美满中,恶梦又一次降临,向阳再陷冤狱,珊珊又开始了艰难的申诉。因坚持申诉,珊珊再次被陷害,遭劳教迫害一年半,被关入河北省女子劳教所。

周向阳、李珊珊夫妇
周向阳、李珊珊夫妇

原唐山轨道车辆有限公司(原唐山机车车辆厂,俗称南厂)职工李成顺,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六日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唐山轨道车辆有限公司违反法律法规解除他的劳动合同。李成顺的妹妹李成华想通过法律手段维护哥哥的合法权利及经济利益,因此遭报复,同年八月十九日被非法劳教两年。此前,在警方工作的朋友劝李成华不要管其哥哥的事。两个破碎的家庭,成顺、成华七十多岁的老母带着两个孩子,一个小学刚毕业,一个刚上小学二年级。

李成顺

李成顺

李成华

李成华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