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年来62名唐山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唐山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1)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唐山位于燕山南麓,因古时唐太宗东征高丽途经此地而得名。

唐山地处渤海湾中心地带,气候温和、地貌多样、土质肥沃,是多种农副产品的富集产区,被誉为“京东宝地”。然而,四十年前,一场震惊世界的大地震将一切摧毁殆尽。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八日,唐山人永远无法忘记,这一天,这座拥有近百万人口的城市发生了7.8级特大地震,死亡人数至少二十四万,名列二十世纪世界地震史死亡人数第一。然而,那场惨绝人寰的灾难,并不是没有预报,而是由于官方对真相的隐瞒,才造成如此惨重的伤亡。当时,同为重灾区的河北青龙县,只因县长做出了人性的“越轨”决定,将地震消息通知给百姓,使整个县城无一人因地震直接死亡。

如果说,四十年前那场巨难更多是天灾的因素,那么,十七年前的又一场灾难却完全是一场人祸。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中共首恶江泽民出于恐惧及妒嫉之心,一意孤行发起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对亿万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众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甚至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大量的活摘器官,被国际社会称之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

唐山因临近首都北京,十七年来一直是遭受迫害的重灾区,已经核实、有名有姓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就有六十二人。还有更多人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遭受酷刑、骚扰、勒索、歧视。遭受痛苦的不仅仅是法轮功学员自己,还有他们的家人、亲戚、朋友,十七年来浸透他们的血泪,整座城市笼罩阴霾。

目录

一、六十二名唐山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二、酷刑迫害手段
三、抢劫勒索钱财
四、对家庭的迫害
五、主要迫害单位
六、迫害违反中国法律
七、结语——迫害仍继续 人心在觉醒

一、六十二名唐山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据明慧网资料,唐山历年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经核实、有名有姓的有六十二人,他们是:

兰宏宇、尉来和、张秀敏、赵英奇、姜秀云、董连玲、孟金城、裴翠荣、周玉芹、戚素珍、马常斌、崔凤岐、徐书芬、吴国英、曹伯静、冯国强、刘良民、贾荣林、彭世凯、张凤琴、张国如、孙建民、张艳英、张书兰、祝淑珍、周树芬、边绍志、古士春、罗会荣、李瑞霞、黄春顺、李树荣、王体良、王淑芳、徐兆洪、贾秀兰、沈小静、刘德义、陈素香、李恩英、倪英琴、张云平、李秀凤、刘娜、黄风江、赵烨、党爱民、陈百合、樊瑞明、汪秀花、吴淑芬、曹大夫、王久富、刘桂锦、吴俊士(石)、刘杏云、孟庆福、付卫军、王桂芝、张爱民、佟兰贵、闫国艳。

兰宏宇、尉来和、张秀敏、赵英奇、姜秀云、董连玲、孟金城、裴翠荣、周玉芹、戚素珍、马常斌、崔凤岐、徐书芬、吴国英、曹伯静、冯国强、刘良民、贾荣林、彭世凯、张凤琴、张国如、孙建民、张艳英、张书兰、祝淑珍、周树芬、边绍志、古士春、罗会荣、李瑞霞、黄春顺、李树荣、王体良、王淑芳、徐兆洪、贾秀兰、沈小静、刘德义、陈素香、李恩英、倪英琴、张云平、李秀凤、刘娜、黄风江、赵烨、党爱民、陈百合、樊瑞明、汪秀花、吴淑芬、曹大夫、王久富、刘桂锦、吴俊士(石)、刘杏云、孟庆福、付卫军、王桂芝、张爱民、佟兰贵、闫国艳。

1. 大地震幸存者被迫害致死

刘桂锦

刘桂锦

刘桂锦是唐山大地震的幸存者,当年二十六岁,在大地震中腰椎粉碎性骨折,胯骨骨折,耻骨联合骨折,右腿肌肉严重萎缩致残,大便失去功能十八年,严重的脑震荡后遗症,心脏跳动缓慢,每分钟四十五次还伴有间歇(间歇时间是普通患者的两倍),后来还患上阴道癌症。在病痛中煎熬的她写好遗嘱,安排了自己的后事。

一九九四年,在刘桂锦濒临死亡的时刻,她有幸修炼法轮功,完全恢复健康,还摘掉了五百度的近视眼镜。法轮大法挽救了刘桂锦垂危的生命,给予她新生。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团伙血腥迫害法轮功,逼她放弃修炼法轮功,侮辱给她第二次生命的恩师。刘桂锦坚持修炼,因此遭遇中共当局各级人员残酷迫害:夏天暴晒,脖子上挂大粪桶,手上吊砖头,冬天被冰冻,饿饭,戴手铐,脚镣,殴打,使用上万伏电棍电击。刘桂锦被折磨的死去活来,还被送進安康医院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多次被迫害致残,多次通过炼功康复。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晚,在汶川大地震第二天,刘桂锦在北京顺义区家中第三次遭公安警察绑架、抢劫。随后被非法劳教二年,在北京奥运之前,与其他五十多位北京法轮功学员一同被秘密送往辽宁省沈阳市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

刘桂锦被马三家劳教所迫害致脑血栓瘫痪。当法轮大法师父帮助刘桂锦再一次战胜病业重新站立起来之后,在刘桂锦双腿走路毫无知觉的情况下,仍被逼迫去车间劳动,刘桂锦臀部因此出现褥疮,最后感染并引起并发症,于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九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五岁。

2. 因诉江被绑架、害死

闫国艳

闫国艳

唐山遵化法轮功学员闫国艳,二零一五年控告江泽民长期对她与家人的迫害,因此多次被遵化国保“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和东旧寨派出所骚扰,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五日被绑架,不到两个月就含冤离世。

此次非法拘留期间,闫国艳一再说自己身体非常难受,头疼头晕,六一零洗脑班头目闫万江置之不理。二零一六年二月二日晚十点多,家人到拘留所,见闫国艳身体已非常虚弱,半仰在床,说话无力。闫国艳的丈夫质问闫万江:人怎么到这样才告诉家人?闫万江什么话也没说。回家后,闫国艳身体有所恢复,但一直未恢复正常,于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三日离世。

闫国艳是个身体弱小的女人,以前大病没有,小病不断,脾气火暴,婆媳不和,整日生活在气愤不平中。一九九八年,看到丈夫赵净军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也开始修炼。大法使她明白了人生真谛,从此有了愉快的心情,家庭和睦了,浑身的病痛一扫而光。

十多年来,闫国艳和丈夫多次被抄家、绑架、劳教,曾遭受毒打、摧残性灌食、药物、奴工等迫害。二零零八年夏天,法轮功学员郑保华被绑架,手机里有闫国艳家的座机号,夫妻二人因此受牵连,丈夫赵净军被非法劳教二年,闫国艳被送進洗脑班(遵化拘留所)八个多月,迫害致高血压二百多,经常浑身抽做一团,生命出现危险才被放回,又敲诈伙食费七千多元。

二零一二年,闫国艳再次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关入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警察把她隔离,四五个包夹寸步不离,不许睡觉,不许和别人说话。狱警郝明指使包夹偷着往闫国艳的饭里下药,致使她浑身虚脱,走路困难,腹胀出气费劲,解不出大便,费很大劲才排出象老鼠粪一样的大便。直到生命垂危,劳教所才通知家属接回。

3. 法轮功给她新生 中共将她害死

刘娜出生于一九七九年,是唐钢第四轧钢厂工人,一九九六年被诊断患了白血病,体内癌细胞达百分之九十。在北京德外医院住院八个月治疗期间,医院为她下过两次病危通知。

在医院的最后一段时间里,经人介绍,刘娜接触了法轮大法,几个月后,身体有了奇迹般的变化。再去医院检查身体,癌细胞没有了!全家人喜极而泣,感恩法轮大法师父给了刘娜新的生命!刘娜又回单位上班了。当地很多人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单位领导逼迫刘娜承认“白血病”是医院治好的,不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刘娜坚决否认,严肃告诉他们是法轮功师父救了她的命!刘娜被关押到看守所、洗脑班,遭受洗脑、毒打、灌浓盐水,使刘娜身心受到很大伤害。回家后,她坚持修炼,身体渐渐好转。单位领导们获悉刘娜还活着,而且身体有所好转,就派保卫科长李文龙等人,每隔一段时间来她家骚扰、恐吓一番。叫门不给开,就爬到刘娜家阳台罩子上,连喊带叫,搅得四邻不得安生。

二零零七年四月,四轧厂停止生产,全单位人员陆续被分配到唐钢所属各单位,唯独刘娜未被分配。接下来几年里,刘娜一家三口多次找唐钢劳资处长罗家宝,要求分配刘娜的工作。然而不是被拒之门外,就是遭受侮辱与恐吓。每到他们所认为的“敏感”时期,唐钢集团就会派出“探子”监视、跟踪刘娜。十多年来,刘娜承受着来自社会各方面的压力,身心遭受巨大伤害,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年仅三十二岁的刘娜含冤离世。

4. 五天害死人命,四万一千元了结

贾秀兰是唐山滦县法轮功学员,六十八岁,二零零五年八月三十一日被劫持到唐山纺织大学洗脑班迫害,九月四日即传出死讯,死因不明,遗体被急忙火化。不法人员送给贾秀兰的丈夫葛焕瑞四万一千元钱,让他签字,写上监护人。洗脑班不法人员声称贾秀兰是上吊死的。据被唐山纺织大学洗脑班迫害的大法学员说,在洗脑班连裤带都不让用,有带子的鞋、衣服都不让穿,如何“上吊”?

5. 遗体头部塌陷,右肋缺一块肉

赵英奇

赵英奇

赵英奇是开滦范各庄矿职工,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七日遭警察绑架抄家,十月二十四日被送往唐山市第二看守所(即荷花坑劳教所),十二月三十日被迫害致死。荷花坑劳教所对外欺骗说是“正常死亡”。但是大家看到赵英奇死时的状态:头部塌陷,右肋缺一块肉,臀部两边各一块黑紫一直延伸到后背、脖子。死时睁着双眼,手和指甲青紫色,腹腔特别瘦,后又打水,人才显得略“胖”。

以前,赵英奇因工负伤,医疗事故造成左腿短缺五公分,被定为四级伤残。他没修炼前。患有二十多年的鼻窦炎、痔疮,修炼法轮大法后完全消失,从拄双拐、坐轮椅到自己骑自行车、三轮车。他虽然六十岁,身体特别健康,年轻小伙子都不如他,这是有目共睹的。然而他的死亡证明上却给写上高血压、脑出血,他从来就没有血压高过。另外,如果他真的血压高加上四级伤残,劳教所按法律规定是不应该收的。

赵英奇在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十日被送去医院当天已经死亡,大夫两次通知送太平间,因家属意见不统一没送,而死亡通知书上却写二零零三年一月二日晚八点零二分死亡。赵英奇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在明慧网发表后,劳教所所长王勇敬带警察找到其家人進行威逼、恐吓。

6.转送荷花坑劳教所当天被打死

孟金城

孟金城

孟金城是唐山遵化市堡子店镇旧寨村人,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在发放大法真相材料时被绑架,因不放弃信仰,二零零三年七月七日被遵化市六一零送到荷花坑劳教所,在劳教所警察授意下,当天被犯人们打死。之后劳教所伪造证明材料,说孟金城怎么“犯病”,怎么“及时抢救”,并让值班人员签字。有的警察还叫嚣:“不怕反弹,××党不怕,队长更不怕。每年都要死人,上面说追查,哪个队长承担责任了?不还是不了了之吗?”

过几天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遗体被劳教所匆忙火化,连家人都没看见遗体。劳教所警察还向其家人索要两万元的医药费。而凶手之一的高克爱提前八个多月被解教,另一主要凶手黄永新受到副大队长王玉林赏识,升为小号班长,在“攻坚组”负责刑罚、体罚、毒打法轮功学员。

7. 樊瑞明被踩断四根肋骨

樊瑞明是唐山滦南县奔城镇吴官寨村村民,平时村人都叫他樊社儿。樊瑞明为人老实本份,自小家境贫寒,年轻时就学会了泥瓦匠手艺,为人帮工挣钱贴补家用。多年来,他独自奉养母亲,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常常在村里帮工,谁家有事他都自愿上门干活,不图报酬。就这样,他成了村里有名的好人。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一日,樊瑞明因传递法轮大法经文被绑架到滦南县看守所。当时滦南县看守所还关押着另外几名法轮功学员,他们从看守所的“劳动号”那里打听到樊瑞明的一些消息:樊瑞明一天连两个窝头都吃不上,饿的蹲在厕所里从垃圾筐捡吃犯人扔掉的剩饭。警察唆使犯人们经常猛打樊瑞明。有一次,狠心的警察把樊瑞明打倒在地,脚踩在樊瑞明的胸口上使劲踹,边踹边问:“你还炼不炼?”樊瑞明的“炼”字刚出口,警察气急败坏的竟然两只脚都踏上了樊瑞明的胸口,整个人踩在樊瑞明的胸口上使劲一蹦。只听轻微的“喀嚓”一声,樊瑞明立刻口吐鲜血,颜色惨白,昏死过去。经过这一“蹦”,樊瑞明一连十几天起不来床,身体出现严重病状,咳嗽不止。身体瘦弱单薄、头发斑白,苍老得象七十岁。二零零四年,樊瑞明含冤离世,年仅五十四岁。据知情警察透露:体检查出樊瑞明胸部有四根肋骨断裂折断迹象,肺部严重受损导致肺癌扩散已到晚期。

中共酷刑演示:双脚踩腹部

中共酷刑演示:双脚踩腹部

8. 党爱民生前遭受种种酷刑

党爱民是唐山市古冶区开滦赵各庄煤矿开拓区职工,患过强直性脊柱炎,医生说他的病最多挺不过二年就得瘫痪在床,过去人家叫他“小罗锅”。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党爱民的身体神奇康复,腰直起来了。可是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中共却不让老百姓修炼法轮功,党爱民饱受中共恶人的种种酷刑。

在古冶看守所,警察操控几个犯人摁着党爱民,用最粗的牙刷把夹在手指中间,有人攥着手指头转牙刷把,把他手指两边的肉皮都转掉了。恶徒们还用擀面杖擀两条腿,擀的肉皮跟骨头脱骨,两条腿都肿起来。警察还用针往他脸上扎,扎進去再拔出来,脸上的血就往外哧。还扎前胸、后背,象纳的鞋底子一样。

在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警察连续七次不断“杀绳”施暴,他肩头上刹的坑那么深,过了三年才下去;曾遭高压电棍电击,当场昏死过去;一次,两个人站在高板凳上,一边一人抠着党爱民的腮帮子,把他吊起来打,用膝盖骨搥,叫搥麻筋,两条腿被搥坏,血从大腿里子瘀出来。

从劳教所出来后,党爱民又被送到赵各庄矿公安分处的铁笼子里迫害二年。分处的李相普还想把党爱民送進精神病院。医生观察结果说:他比你们都正常。结果又把他送進位于唐山市纺织学校的洗脑班。这时人已经被迫害的不象样子,衣服都烂了,胡子有一尺长,象个原始人。有一次,洗脑班一个叫张石(冶金矿山机械厂的职工)的人拿起椅子砸他脑袋,把脑袋砸了一个大口子,哗哗流血。

在赵各庄矿医院时,恶人们在党爱民七、八天没吃饭的情况下,往他身上、脑袋上蒙两个大被,在他身上乱踩、乱跳,想把他踩死。党爱民差一点就出不来气了。他们还用大粗管子强制给他抽走好多血(后来听说准备活摘器官才可能抽那么多血)。

赵各庄矿六一零一次次把党爱民送劳教所、洗脑班、看守所等邪恶的地方整整呆了六、七个年头,受尽酷刑。出来时,人被折磨的心衰、肾衰,走路费劲,站三分钟屁股就往下退。二零一二年九月医院检查出双下肢动脉血栓,需要马上做手术,一、两天的费用就是三十五万元。因没钱医治,又没有医保(因他被赵矿开除,没有了医保),就这样回家了,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八日去世,年仅五十岁。

9. 火葬场工作人员:“这个人骨头这么黑,是被毒死的吧?!”

陈百合

陈百合

陈百合家住唐山市迁西县兴城镇沙岭子村,是个出身农村的壮汉子。陈百合的妻子张桂兰原来满身病,是众所周知的大病号,病久了,脾气变得暴躁,跟丈夫、孩子值不值得就吵翻天。一九九八年,张桂兰开始修炼法轮功,不到半年身心发生巨大变化,全身的病都好了,心胸也越来越宽广,精神面貌焕然一新。陈百合很支持妻子炼功,二零零五年,他自己也开始修炼法轮功。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三日,陈百合因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劫持到冀东监狱五支队七中队。到那儿一段时间后,原本正常的血压升高到180-220。狱方说给治高血压,每天让包夹看着强迫他吃所谓“降压药”,很快全身皮肤奇痒无比,紧接着视力明显下降,后来左眼彻底失明。

二零一零年五月,五十九岁的陈百合结束四年冤狱回到家中,整个人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目光呆滞不爱说话,老是睡不醒,大脑反应迟钝,记忆力明显减退,浑身没劲儿,两腿发软,行动非常缓慢,前胸和后背上那些红痣都变黑了。到离世前两个月,记忆力基本丧失,说话语无伦次,右眼睛看东西也模糊不清了。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八日,陈百合离开人世。死后大约两个多小时,整个脸、耳朵、手指甲,这些露着的部份都变成青紫色,从嘴里流出黑红色的血液。遗体火化时,火葬场的工作人员看到黑炭色的骨灰,惊讶地说:“哎呀,这个人骨头这么黑,是被毒死的吧?!”

陈百合去世时脸部变成了青紫色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_images/2013-4-28-minghui-pohai-death-chenbaiihe-01.jpg

陈百合的骨灰呈黑炭色

陈百合的骨灰呈黑炭色

10. 因送一张神韵晚会光盘被害死

赵烨

赵烨

赵烨女士原在唐山陶瓷研究所从事设计工作,作品曾获奖,后来在家装公司从事设计工作。在三十多岁时,她身体纤弱多病,脾气急躁,后来炼了法轮功,全身的疾病一扫而光,脾气也温和了。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五日,赵烨送人一张弘扬中华神传文化的神韵艺术团演出的光盘,因此被唐山市火炬路派出所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关入河北女子劳教所三大队。在劳教所遭毒打、电击,右臂肌肉开始萎缩,右手掌明显比左手掌小。从二零一一年底,赵烨已经消瘦得不象样,听力开始下降。到二零一二年初,身体更差了,吃饭只能吃一点点,并伴有腹泻,咳出的痰呈灰黑色,行动迟缓,走路打晃,渐渐意识不清。

被折磨得骨瘦如柴的赵烨

被折磨得骨瘦如柴的赵烨

二零一二年三月一日左右,劳教所才给赵烨進行所谓的治疗(不知详情),而且怕走漏消息,都不让普教陪护。三月十四日,赵烨的家人得到消息赶到河北省女子劳教所。此时的赵烨已神志不清、生活不能自理、持续高烧达四十多度,骨瘦如柴,体重五十斤左右……劳教所这才让办保外就医手续,把病危的赵烨推给她的家人。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五日,赵烨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三岁。根据赵烨生前症状表现,有被中共恶徒下毒的可能。据她讲,在劳教所曾有一次吃饭后莫名其妙呕吐的经历。

(待续)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