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书让我暗无天日的人生走向光明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三日】当我遇到魔难时,师父点化我;当我迷茫时,师父鼓励我;当我摔倒时,师父扶起我。我真真切切、实实在在感到了师父就在我的身边,时时刻刻都在呵护我,看着我修炼的每一步,我经常想起师父说的话:“其实只要你修炼,我就在你身边。只要你修炼,我就能够对你负责到底,而且我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你。”[1]这段法中字字千钧,重重的敲在我的心坎上。

得法前,我有肾结石、混合痔疮、阑尾炎等重病,这三种疾病都让我遭受了手术之苦。除此之外,我五官均有炎症,特别是慢性支气管炎十分严重,冬天尤其难过,剧烈咳嗽,呼吸困难,晚上躺着的时候咳的厉害,无法入眠,只能坐等天亮。一九八九年我病的实在不能坚持工作,就办了病退。病退不到一年,新的打击接踵而至,眼部出现疾病,经成都大医院检查,说是视网膜炎、黄斑变形、黄斑穿孔等病变,通俗点说就是眼底出血,一出血就什么也看不见。我为了这个眼病,住院治疗了九个月,每天打吊针、肌肉注射,还有眼眶部位打针注射,那个痛啊,简直痛的钻心。每顿饭前我得喝一碗中药,饭后得吃一把西药,但现代医疗技术对我的眼病还是束手无策,九个月后不但原来病情未见好转,还增添了近视、色盲、散光等症状。多种重病交加使我丧失了生活自理能力,生活完全没有乐趣可言。为了医病,我练了各种气功,拜访过大小庙宇,花费了不少钱财,都是毫无效果。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四日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这一天我的一位老朋友给我送来了《转法轮》,从此以后我暗无天日的人生迎来了巨大的转折。

刚开始学法时我就感受到很多神迹。我因为视力不好,看书本来应该很吃力,但是在看《转法轮》时书里面的字自动变大了,让我得以看清,我真是无比感谢师父的慈悲加持!学法炼功后不久,我的身体就全面恢复了健康,多年折磨我的病痛不翼而飞,身体健康,人也有了精气神。后来我的右眼眼角位置忽隐忽现的显现出“真、善、忍”三个字,我知道这是师父的鼓励和期望,叫我按照这三个字严格要求自己。

法轮功救了我,师父这么慈悲,我能光顾自己受益,而不把大法的福音告诉别人吗?自从走進了大法,我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都没落下。师父的《论语》、《洪吟》、《洪吟二》、《洪吟三》都能背诵。就是在“汶川5·12大地震”当中,虽然我身处极重灾区,但即便住帐篷板房都没有落下师父要我们做好的三件事。

有一次我回老家讲真相,遇到一位多年不见的大娘,她一开始没认出我来,我介绍自己说:“我就是某家大姐啊!”她惊奇的说:“原来是你啊,你不是和我女儿同一年出生的吗,咋个你这么年轻哪?比我女儿看起来岁数小多了!”我告诉她说:“我就是炼了法轮功嘛,所以现在没有病,身体、精神都好的很!”这时来了很多乡邻乡亲,围着我坐了一圈,我就给他们讲法轮功的好处、“天安门自焚”伪案是江泽民一手操办的骗局,为什么要“三退”保平安等,他们踊跃的做了三退,还有外面打工的亲人打進电话来做三退。结果那天我退了六十多人,带回去的真相资料发的一张不剩。

在讲清真相的路上也遇到过邪党的迫害,但我心不移、志不改。二零一五年一月中旬,我来到步行街讲真相,那里休闲逛街的人特别多。我正在给一位老大爷讲真相,他听明白了,但他说:“我什么都没加入过。”我就准备送一张护身符给他。我刚从包里掏出护身符,这时窜出两个小伙子,掏出一个小本子在我面前一晃吼道:“我们是警察!走!”说完抢过我的包,翻了个底朝天,找到了四张护身符、两张真相卡片,然后强拉我走。我边走边发正念,心想:有师在,有法在,没什么可怕。到了镇派出所,所长说:“法轮功是×教,你不晓得吗?”我说:“哪部法律条款说了,你拿出来我看看?!你们不要胡乱说!”旁边一个年轻警察说:“这老太婆嘴真硬,把她送到‘学习班’去!(其实就是洗脑班)”我心想: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才算。

被共产党蛊惑、蒙骗的所谓“执法者”们是那么狡猾、卑鄙。那个所长看我态度强硬,就软起声音对我说:“今天天色也晚了,我陪你回去,随便拿本书交差就行了……”我不同意。他们两个一唱一和、软硬兼施的骗我,说是亲自把我送回家。结果我刚打开家门他们就一拥而上,像土匪一样翻箱倒柜,抢走了我的大法书籍资料等。我很痛心,同时为这些不明真相的警察感到难过,因为他们在无知中充当了中共邪党的马前卒,给自己造下了天大的罪业!

这事过了不久,腊月二十九到了,家人新年团聚,这天又正逢我七十大寿。儿女们提出开家庭会。我的大儿子是当官的,他说:“妈妈,我们看见你炼法轮功,硬是把身体炼好了,这个事实我们承认,但是你不要出去在大庭广众下面讲嘛。”我的幺儿是一个地方的派出所所长,他说:“共产党整法轮功整的那么凶,你不怕他们把你往死里弄吗?!”我女儿说:“你拿共产党的退休工资,你还反对共产党……”一时间七嘴八舌,各种说道向潮水一样向我涌过来。我心里很平静,我明白他们有的是担心自己的职位和前途,有的是听信了邪党的谎言。我对他们讲:“我的退休金是纳税人的钱,也是我多少年工作应该得到的。共产党不种地不生产,它也是用的纳税人的钱,但它还要浪费、挥霍,你们在政府机关工作,比我还清楚这一点。关于法轮功,我的身体变化你们都晓得,我的脾气变化你们也能感受到,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这么好,还叫人向善学好,何罪之有?你们如果了解了真相,就不会说这些话了。我们大法弟子为了世人被抓到监狱,甚至打死打残,都没有一丝退却。我为了大法、为了救人,我可以付出一切,生死无畏,你们别说了。”

儿子们怕我影响他们的工作、升迁和孙子的升学,叫我搬出去住。当时我一听就有点火了:你们两辈人都是我一手带大,现在要撵我出门……但是我马上想起自己是修炼人,从师父讲法中,我明白修炼人遇到矛盾要自己做好,这是给我提高心性的机会。他们是不明白真相被共产党的邪恶吓住了才这样说的。

修炼这么多年,虽然经历了一些魔难,但是和我得到的相比,是那么不成比例。师父给了我健康的身体,更让我走上一条修炼回归之路,还给了我无比美好的未来。我现在深深体会到师父所说的:“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2]

我是那么荣幸,能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千言万语表达不尽对师父的感恩,我只有在最后有限的修炼时间内,勇猛精進,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