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眼泪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五日】我是快七十岁的人了,在看二零一五年《神韵晚会》时,当看到一个警察跳起来打大法弟子的时候,我没有流泪;当看到这位大法弟子背着腿骨折断的警察,而背上的警察还在挥拳往他头上砸去的时候,我没有流泪;可是,当看到这位警察在这位大法弟子的善行和善劝下,幡然醒悟,而认可大法、痛恨邪党时,我流泪了。

为了大灾难过后你能留下来,我苦口婆心的好言相劝你赶快退出中共邪党,你却举报了我,我被投進监狱,遭受百般酷刑,我没有流泪;出狱后,我又遇见了你,再次劝你赶快退党,你对我破口大骂,百般嘲弄,我没有流泪;但在我纯正慈悲的一再感化下,你顿然醒悟的那一刻,我流泪了。

在你不幸患上大病的时候,我来到你床前,劝你诚心念诵“法轮大法好”,你头一歪,叫人把我拉出去,我没有流泪;在我再次来到你身边劝言时,你抬起无力的手给了我一个嘴巴子,我没有流泪;但是,当我不舍不弃的又来到你的病榻下,和颜悦色的教你念“法轮大法好”,你从不吭声到跟我小声念,而后从眼角流下热泪,眼看你的脸色由苍白转红润时,我流泪了……

亲爱的中国骨肉同胞啊,哪怕你听说我是因为救你而被中共活体摘取器官从而触及了你的心灵后,能分清善恶,人性复苏,我的在天之灵都会感到莫大的满足啊!

这就是我同化真、善、忍后的慈悲胸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