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自我”中走出来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七日】一九九八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通过前几天发生的一件事,才让我知道什么叫“自我”。

我自小没读过书,但是,母亲从小就教育我懂得仁、义、礼、智、信,教我礼节、谦卑、宽容、和气,什么事都谦让别人,宁可自己吃亏,不伤害任何人。

学大法后,我更是每天乐呵呵的了,什么心性的人我都能相处的很好,别人认为过关的事对我来说乐呵呵的都不是事。但也有被比我年龄小很多的小同修指着鼻子让我没面子的时候,自己曾默默流过眼泪,但是没动过一丝伤害同修的念头。为什么?因为我是大法弟子了,师父给了我向内找的法宝了。这么多年修炼中,经常听同修切磋,说“自我”呀,如何“自我”。我呢,除了大法和师父要做的三件事放不下,剩下的我觉得都能放得下,所以一直不知道什么叫“自我”。

前几天,我在我们学法小组的一位小同修那里买了一张电话卡,我记得清清楚楚的,我给了她一百元钱,小同修当时很忙,没有给我电话卡。

在我印象里,这位同修记性不太好,常常忙的记不清事情。而我呢,自认为对钱的记忆非常好,每天兜里有多少钱,花多少钱,非常有数。我也检查了自己的包,一百元钱没了,也没有电话卡。于是就认定小同修没给我电话卡,并当着学法小组其他同修们的面,向小同修索要电话卡。这位小同修说:“不能吧,我当时不给你卡,你怎么会给我钱哪!”

我很绝对的回答她:“我记性这么好,不会记错,就你记性不好,经常记错事。”这话重复了好几遍。在小同修出去接电话的时候,有两位同修也说该同修记忆不好,让我更觉得自己对。只有一位老同修没插话。这位小同修接完电话回来,就变脸了,非常委屈,连哭带闹,就不干了,说了一些不在法上的话,举了一些我记忆不好的例子。

我六十岁了,还从来没跟任何人红脸过,我不会大声说话,更不会说非礼的话。小同修没完没了的哭闹数落,我真脸红了,就不让小同修说话:“别说了,算我错了,卡我不要了,别说了。”我越不让说,她越说。我被什么心冲击的不太理智了,也争犟个不停。

老同修看我不悟,就说我,“你错了,你太自我了,太坚持自己了。”听到这话后,我只意识到我和小同修走的比较近,所以感情最好,这情特别重了。

其他同修说咱们都向内找,发正念吧。小同修又把矛头指向这位同修。这种情形法也学不了了,正念也发不了了,我只好和另一位同修离开了。

路上,同修和我切磋了很多坚持自我的话题,可我还是一头雾水。老同修也说我“太自我了”,那我怎么就自我了?我也没错呀,只是强调我对了,我没错,怎么就自我了?这时师父的法打進我脑海里,我立刻就知道自己不对了,意识到不要就事论事,争犟不能提高,可惯性思维和人心还是让我很难过,伤心没面子。

慢慢的冷静下来向内找,才知道自己真的错了。我坚持证明小同修错了,坚持证实自己是对的,一直在就事论事,争犟我对她错,没有冷静抓住冒出来的心向内找找。我越争犟,小同修越不接受,越让我没面子。这是师父苦心安排的一次提高心性去掉“自我”和争斗心的机会。不但我没过去,还给同修争得很难过,学法小组都没学了法。

想到这里时,一下子在兜里找到了那张一直认为小同修没有给我的电话卡。这心惭愧得简直没脸见同修了,我知道这又是面子心。

通过这件事我才知道坚持自我的一种表现和它的危害:就是坚持自己对,就是要证明别人错,“自我”真是一把双刃剑,伤人又伤己。

今天写出这件事,也是曝光这颗坚持自我的心、不让人说的心,一定解体它,灭掉它,同修之间才能更好的配合,完成助师正法的责任。

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