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长途别忘了真目地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日】正法走到今天,师尊已经多次明确告诉我们已近尾声,但时间还在延续着,除了还有为数众多的生命没有得救,有相当的因素是我们自身还未达到法对我们的要求。

下面就将近期思考的一些问题拿来和大家分享交流,愿同修们都能够在最后的时间里达到师尊对我们的期许:“越最后越精進”[1],真正实修提高上来。

修炼不是工作,工作中却处处是修炼

目前对修炼人来说,最重要也是最严峻的事情就是“救人”了,然而,在“救人急”的当下,可能有些修炼人因为急于当下事,而忽视了一个问题,就是没有把修炼和工作区分开来。

我们都知道,师尊在多次讲法中都讲到过这个问题:“工作不是修炼,但是你的修炼会反映到工作中去。”[2]除了常人的工作,修炼人还面临着许多证实法、救众生的工作,这些实实在在的具体事务的本身,并不是修炼。比如做一个媒体,我们都知道我们自己的主流媒体除了明慧,就是大纪元、新唐人,明慧有自身的特殊性,和其它媒体还不太一样。大纪元、新唐人是大众媒体,那么就会有林林总总的岗位,就需要我们修炼人在各个岗位上去从事相关的工作,这些工作本身不是修炼。但每一个身处其中的修炼人,却都能够在这些工作环境中去实修自己,能够得到提高,能够在法中圆容、同化,这又是我们修炼的部份了。而有些时候我们因为没有分清工作和修炼的关系,就可能会给实际工作带来困扰和麻烦。

好比之前听说过一种说法,大意是“大家都是修炼人,做什么事情用法来衡量,修自己就完了,而不必要求大家都一样。”表面上看似乎这话挺在理,深想之下,其实是不对的,因为做工作,就是多人合作共同完成一项任务,这里面必然就涉及到管理和被管理的事情。那么总得有人去做这个协调,虽说“我们每个人其实也是协调人”这种说法也不错,因为毕竟都是修炼的人,但实际上往往是大家容易在事情当中各执己见,更愿意“协调”别人,而不愿意自己“被协调”,一旦观点有分歧时,便采用上面的类似说法来迂回,其实是变相为自己开脱。

其实往往就是我们做事的时候没有把做事和修炼分开。例如要建立一个电视台,就要有台长、副台长、编导、记者、剪辑,外勤、内务等等各种职务,每一个人都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才能把事情做成,才有条不紊。如果每个人都想,“反正都是修炼人在做自己要做的事,大家用法来衡量,各自对照就好了”,那很可能一件事情就做不成。例如:都想做采访,采回的新闻就没有人整理编辑;都想做现场,后台就无人管理;都想当台长,这位置只需要一个人……也就是在不同的位置我们确实都可以修自己,但实际事务中却是需要多方面协调配合的,角色自然有主有次,干活自然有轻有重,但正是因为大家都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一件事情才能够得以完成甚至做到很好。

实际工作中,具体事务上,非常明确的,有领导就有被领导,有管理就有被管理。我们能在做事的时候时刻警醒自己是一个修炼的人,能够不忘记经常用修炼人的标准对照自己,那么在做事情过程中也就在修了。如果每一个修炼人都能够这样要求自己,那么一件事情就会比较容易做成,進而做好。

做事情除了需要热心,也需要专业

这里说的专业当然不是强调必须“科班”出身,因为我们很多修炼人现在做的事情都不是自己的专业,但却都能够做的很好。与此同时,规范化、标准化、职业化,这样才能够有更大的吸引力和说服力,也才能够更大的发挥各个项目在救人中的效力。

很多时候,大家比较积极的投身到各个项目中,本来是件好事,但有时候做事情全凭想象,认为只要有热心一顿猛干就可以,其实还真不可以。

比如做网页,不仅需要会使用相关软件,懂得相关代码,还需要一定的排版设计知识来支撑。简单说就是做出的页面能够赏心悦目,令人见之则喜,这就不是单纯凭激情和热心就能够完成的。比如做新闻,不仅需要会写文章会说国语,还要有一定的时事评析能力,还要有相关的组织引导能力,甚至包括职业道德和素养等多个方面,简单说就是做出的新闻能不能够起到吸引大家关注并产生互动的正面效应,从而达到传播真相揭露迫害的目地。

每一个行业都有每一个行业的规范和标准,否则也不会有“隔行如隔山”这句俗话了。但由于修炼人的智慧和能力都是从法中来的,都是师尊赐予的,如果真是在某个领域有特别强烈的愿望和持之以恒的决心,从“外行”做到“专业”也并非难以企及的事,但是这里面对修炼人自身的要求也就高了,那是在真正实修中境界升华以后才会展现的能力,并不是停留在嘴上说的“用法各自对照就完了”的事。

警惕一些潜藏的变异人心的侵扰

说到人心,修炼人都知道向内找,但“人心”有时候也很狡猾,它知道它一旦被察觉就要被消去,所以它会躲藏,有时候借着一颗心包藏另一颗心。

比如把修炼和实际具体工作混为一谈的时候,往往很可能是我们自己哪颗心被戳到了,憋在那儿了,拧住劲了。不想面对自己人心的时候,就容易找个借口,这样做事情也容易带着情绪,很可能最终做事的效果就不好。

再比如对名利心,大家可能都比较清醒容易认识,尤其是对常人社会上的功名利益比较容易认清。但在修炼人当中,有一种变异了的“荣誉心”,其实本质上也是名利心在起作用。“荣誉”在常人社会好像是一种积极的东西,英文中“honor”一词也是一样,包括日韩语系里的“自尊心”,这些东西原本是神留给人的,规范和激励人类正面行为的价值观。但今天人类社会道德的普遍大滑坡,使这些原本正的东西也走向了衰败、没落,甚至发生了严重的变异。作为修炼人,我们更不应该以这些东西为行为导向的标准,我们只有大法。

因为发现有时候,修炼人在做事做到一定的时候,容易有意无意的“攀比”起来,比谁做的事情救人多,力度大,效果好。乍一看,以为这没错呀,好像还是在“比学比修”[3],但稍微静下心来,就发现这种现象后面其实有不少人心作用。

因为一比,就存在胜负,就追求结果,就涉及到谁做事多少,就会暗中比较,甚至较劲,有时需要共同协调配合的事情,反而暗地里较上劲了,不希望别人超过自己。似乎大家都在争救人的“功劳”,甚至潜在的好象有一种“等到正法结束了可以论资排辈显耀一番”的心理。

我们应该记住,我们现在做的所有的事情,本质上的难度都是师尊在做。我们能够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本身在宇宙中就光耀无比了,还需要去争求什么其它的“荣誉”呢?其它的也无法和此相提并论呀。

而当我们在各自不同的事情或项目中,真的视自己为法中一粒子的时候,主动去圆容,把事情做好,这本身不就是在荣耀当中吗?到底谁做的更多,谁做的更大,谁救了多少人,争这些东西又有何意义呢?

这里面掺杂着争强的心、干事心、虚荣心、好面子心、名利心、妒嫉心,以及“党文化”的一些东西,而这些人心在表面上被“为救人做证实法的事情”这样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挡住了。

还有一些协调人,由于“怕麻烦”,或者不想面对“复杂的人际关系”,在做协调工作的时候容易用消极回避的方式处理,只要不耽误自己做事,其他人怎么样反正有法呢。用消极的心态来做协调工作,时间长了容易产生问题。

其实作为每一个修炼人,我们如果没有真正心怀众生的博大胸襟,就容易在实际事情当中带入“自我”,其实也就是“私”,而“私”也是各种人心的根源。

说到修去“私”,大家都会觉的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那么我们平时就多用法来对照自己,师尊早就告诉我们了:“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4]

正法走到今天,其实师尊已经在不断的告诉我们,什么都是给我们最好的,最荣耀的,最殊胜的,关键是我们自己能否达到那样的标准和境界。

二十四年,在人间并不漫长,也不算一瞬,一路走来,我们真的能坚守住“修炼如初”[5]的心,也是真的不容易。然而,不论走了多远、多久,回过头来看看,自己修炼的初心,莫随时间的流逝而忘却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越最后越精進〉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