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党文化挡住我们回家的路——修去狡猾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四日】

一、狡猾,保护自己,八面玲珑,左右逢源,老于世故,相互恭维,害人不浅。

《解体党文化》一书中说:“共产党是人类历史的异类,其指导思想有违人的本性,不可能从任何正统文化中自然推演出来。党文化的形成,是中共长期灌输的结果。这种灌输是强制的、全面的、彻底的、高强度的、不间断的,又是狡猾的、伪善的、隐蔽的、不断变形的,以暴力为依托、以利益为诱饵的,利用一切可能的工具,在一切可能的场合,用一切可行的方法。”

狡猾,这种党文化思维,会使人变得复杂,不易察觉,但是却普遍存在,危害加大。二零一三年,我去过一个地区。我记得一下火车,一群黑手就把我给围上了,江蛤蟆领着大批烂鬼虾兵蟹将,盘踞在上空。那里的协调人被通缉,很多的同修手机被监控,当时情况很是危急。师父给我一口大锅,让我先炸邪恶,后炸狡猾,师父又给我一把剪刀剪断了邪恶监控。在这里想说明一下,那里的同修没有真正实修,多数都在法中混事,强烈的向外看,与法的要求差距太大了,有的甚至连功柱都没有,是狡猾阻挡着他们同化法,是人心干扰着救度众生。希望那里的同修快点提高上来,多向内找。可参考明慧交流文章《圆满的分数线》

同修D就是那里安装新唐人卫星接收器的项目负责人,遇事就绕啊绕的保护自己,不敢表达真实的自己,善于掩盖,经常说了半个多小时,才算進入正题。弄虚作假,就是不符合真。表面做的冠冕堂皇,时常不守心性大发雷霆,一说就炸,一次竟然因为一件小事大打出手,把在大学读书的女儿打的眼睛流血,自己不克制情绪,殊不知这样做不但元婴往下化,功柱也折断了,当然层次也在掉。最近已被非法批捕,全家被绑架,女儿也写了东西,留下了污点。

N在同修中很有威望,崇拜者众多,同修切磋说的冠冕堂皇,如何在监狱中反迫害,如何没有怕心。可是一次他说漏了,原来他从来不出去救人,甚至连真相币都不敢花,就是躲在家里做些神韵光盘,他们在一起从不谈怎样救人效果好,大多都是谈家长里短、时事政治、层次、悟高层次法理、哪年结束等等,显示自己,可是大家都公认其修的好。诉江后崇拜他的有七、八人都被先后绑架,然后写三书出来,有的已经流离失所。明慧网《与“狡猾”的对话》这篇文章,希望大家看看。

二、正视狡猾,解体党文化

师父说:“大家切切实实的在修炼上下下功夫,别流于表面,不要人心那么多。在师父的眼里,你们的一思一念哪,你们的一个举动啊,我都能看出你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我是最不喜欢那个只会说、不去做的,我也不喜欢那些狡猾的。我喜欢那些纯朴的、脚踏实地的。也希望大家在这么多年的修炼中,从正的方面增长智慧,不要在处世上、为人上收获太多。”[1]

很多同修,一件事对救度众生有利、对同修提高有利,不敢讲,而是怕同修不高兴,怕得罪人,维护自己可怜的面子,维护名,维护的是哥俩好姐俩好的人的情,说话做事口不对心,言不由衷,看见同修有漏也不指出,而是表面相互奉承,背后诋毁。不但没符合真,也是对同修的不负责任,有的同修看见同修有漏,怕得罪人,也不敢说,后来同修突然去世了,那么我们修炼人的善又表现在那里?

比干在摘星楼强谏纣王三日,纣王说:“凭借什么这么大胆?”比干说:“我凭着善良和仁义。”明代第一谏臣杨继胜说过:“铁肩担道义,辣手著文章。”古往今来,多少仁人志士,如:岳飞、文天祥、屈原,在动荡的危乱年代,在压力面前,敢于把自己置身于风口浪尖上,任何环境中,气节不可变,志向不可变,信心不可变,遵从真理大道,坚持自己的信仰和人格操守,矢志不渝!这才是华夏子孙最珍贵的风骨和脊梁!

曾几何时?我们这些根基好,来源层次高,使命重大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变得这么虚伪圆滑、胆小怕事、自私懦弱、随波逐流了呢?真金不怕炉火炼,梅花香自苦寒来。我们不光要炼就铁肩,而是方方面面都要达到法的标准,也就是百炼金刚。

狡猾会使自己变得冷漠、麻木和复杂,遇到矛盾和自身的执著,不敢正视与面对,而是逃避、掩盖,导致同修间隔不断;狡猾是隐藏很深的党文化,是邪党的明哲保身,说话绕,不直奔主题,浪费着时间,目地是保护自己不受伤害,都是为私的。和心理学的从众效应有关,不会独立思考,人云亦云,在认识、行为上,和大多数人保持一致;狡猾是见风使舵,久了会扭曲人性,心理阴暗,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对谁都怀有戒心、没了自我,不坦荡,生怕得罪人,处处小心翼翼,唯唯诺诺;狡猾是邪党的宫廷权术,攻心狡诈,耍心眼,越来越不符合法,不符合真也不符合善,不但干扰了救度众生,自身也会麻烦干扰不断,殊不知已离道甚远。神最看不起这种人。

这种党文化还会让人强烈的向外看,向内找也是浮于表面。神传文化能够帮助人们对这种人性弱点進行反省修正,没有真正对自我道德良知的反思和拷问,也就是不敢正视自身存在的问题,我们就清除不了头脑中的党文化。

生活在邪党的高压强权下,常年灌输邪党的那一套,遇事就陷入党文化变异的思维模式。作为修炼人,应该多听传统文化、《九评》、《解体党文化》清除头脑中残存的党文化毒素,为自己的思想牢笼开锁,为自己的修炼负责,为救度众生负责。乐观开朗,健康向上,思想简单而纯净,才是一个真修弟子所为。

清代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中记载这样一则故事:一位看似愚笨的富翁,不见其有何作为,但钱财多的怎么花也花不完。妒嫉他的人想加害他,最后他却总能遇难呈祥,化险为夷。世人看不透因果,还是一位道士一语道破天机:他上一世是个淳朴敦厚的农夫,从不与人计较,也从不患得患失,待人平等,心中无爱无憎,无偏无私;有人欺侮他,他也不与人争执;有人欺骗他,他也不心生巧诈;有人恶言诽谤他,他也不怨恨迁怒于人;有人捏造罪状故意陷害他,他也不图报复,一生平庸,老死于茅舍;是上一世的善根犹在,秉性犹存,神明才给他福禄善报啊!

简单、无为、率直、无欺,不计得失,无怨无恨,没有任何人心牵挂,“不修道已在道中”[2]!

只有我们走好走正修炼路,师父在正法中才会麻烦少阻力小,反之旧势力会干扰阻碍正法。我们方方面面都达到法的标准,就算遇到危险,也会遇难呈祥化险为夷的。所以师父总是谆谆告诫弟子要走好修炼路,别叫邪恶钻空子,师父多么期盼弟子们都快点成熟起来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卷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