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党文化挡住回家的路 清除思想中斗的意识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一日】

一、清除思想中斗的意识,纯净我们的语言

《解体党文化》一书中写道:“当今中国社会人心冷漠、彼此猜忌、无法相互信任和包容也与党文化中的斗争哲学息息相关。中共依靠斗争哲学发家,这终于使得原本讲究中庸之道、遵从以和为贵的中华民族,人人都不得不将斗争视作社会常态;将人与人之间充满戒心视为常态;将你争我夺、尔虞我诈视为社会竞争的生存之道。”

“一个真诚、善良、宽容、自信的人,不会动不动就喊打喊杀,更不会非要在语言上压倒对方,放狠话、讲歪理,千方百计在语言上挤兑别人,让对方尴尬难堪,从而获得一种心理上的满足。争斗语言的背后,是中共斗争哲学造成的一种混合着自大和自卑的扭曲心态和畸形人格。”

“在正常的人类社会里,人们对待同等地位的人彬彬有礼;对待比自己弱小或不幸的人,讲话尽量和气温婉,好言安慰;夫妻相处时相敬如宾,教育儿童时循循善诱;讲道理时就事论事、冷静理智,错了也会坦率承认。君子风度的后面,是平和自信、与人为善的健康心态。清除语言中斗的意识,仅靠语言上的努力无法解决问题,我们需要从根本上改变党文化的斗争思维。”“在论证一个道理的时候,受党文化影响的人不是心平气和、与人为善地讲道理,而是诡辩,强词夺理,得理不饶人,没理狡三分,盛气凌人、态度嚣张。”

“中共主张的‘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实为心胸狭窄、睚眦必报的表现。这非常符合其‘斗争’精神。这种思路让社会上的人冤冤相报,人人为敌,这也是造成今天人际关系紧张的重要原因之一。”

二、争斗心的危害:一说就炸,元婴在化,滋养魔性,功柱削减。

师父说:“在正法没到的空间中,有的时候大法弟子的一个想法比较正,就有一个正神或因素在起着作用,加持着他的正念。有的时候大法弟子互相配合不好,在发脾气、在生气,我就看到一些变异的生命,有的也是很大,在加强它,而且不同层次符合着不同低层次的层层不好的生命也在起作用,我不是讲善恶两面人都有吗?”[1]

我发现当我们出现以下党文化思想行为时,空间就会瞬间有共产邪灵侵入,如:争斗、发脾气、急躁、埋怨指责、妒嫉、色欲、搬弄是非、制造间隔、狡猾、撒谎、显示、懒惰、怕心等等。邪灵大多是马、恩、列、斯、毛、江贼的形象,也有魔鬼和骷髅头和毒蛇。邪灵的骷髅头首领都身穿中山装,肩插红旗。他们经常开会研究如何加重大法弟子的执著,往下拖这些修炼人。这些东西進入空间后,会干扰大法弟子同化大法,使同修拿起书就犯困,干扰向内找,让他们强烈的向外看,都是别人如何对自己不好,满腹牢骚。尤其是那些争斗心长期不去,暴躁爱发脾气的同修,更要注意。他们空间充斥着,手拿枪炮的骷髅头和手拿大刀的魔鬼,都在肆意杀害他们的众生,以及伤害他们的肉身。邪灵虽然层次很低,但是却很多,这时不在法上归正自己,发正念也不管用,导致同修出现病业、被绑架或被拖走人皮。被党文化拖走人皮的,占去世同修的一半以上。

女同修甲,遇事就向外看,不忍,经常发火,一说就炸,不能心平气和,就想听好听的,不修口,背后议论人,每一关都不想过。甚至插手子女的婚姻,弄的家庭不和,导致儿子离婚,小孙子从小失去母爱,跟着她在一起生活。丈夫也是同修,只是俩人都光学法,不向内找,遇事夫妻俩就争吵,一点看不出哪点象个修炼人。其中之一瘫痪在床多年,与在他们家租住房子的同修经常吵架。因自身有漏,空间场充斥着大量的邪恶,手机被监听,610、片警、街道多次上门骚扰,几次想把她带走。如果没有慈悲的师父守护(演化病业假相,帮其脱身),后果不堪设想。

女同修乙,多次被绑架迫害。师父点化她遇事没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她几层身体就是因为党文化而被旧势力拖進地狱准备销毁。师父早就点化她缺乏善心遇事不忍、争斗。假恶斗是典型的党文化。师父曾利用一小弟子的嘴点化她,说话做事弄虚作假:“早上明明吃饭了,却说自己没吃;明明是菊花,你却说是梅花。”该同修遇事就向外看,总是怨恨指责别人。不实修就是浪费了师尊的苦心安排,因为每天发生的事都有我们要修去的人心。

一外地女同修丙,从牢狱出来后也没有向内找是什么地方有漏而造成的迫害。丈夫做生意。怕她再遭受迫害,就抛下生意,一家人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开始新的生活。可是这位女同修争斗心并没有因为环境而改变,反而越演越烈,经常发脾气。一次看见她的空间江大魔头在操控着她,谁来跟谁打。后来我离开了那里,听说她又被绑架了。殊不知那不是人对人的迫害,是自己人心不正招致的另外空间的魔的迫害。这边不忍发脾气,那边邪恶就操控警察找上门来了。

有人说我修的如何好,那么为何不把她的党文化的东西去掉哪?修炼不是要扎扎实实的实修自己、归正自己吗?别人修的再好,交流的再到位,再帮着她发正念,自己不实修也于事无补啊!人心在,麻烦就不断,而且发脾气既不符合忍,也不符合善,元婴还在化,严重的还会掉层次,更严重的自己所在天体的星球都会被炸掉。

男同修丁,一九九六年得法,但一直都是带修不修的,二零一三年才开始学法、炼功,从不出去讲真相救人,发正念很少超过十分钟,晚上十二点的正念从来不发,很少参加晨炼;贪吃、贪睡、懒惰,错了就撒谎狡辩,是不符合真。看常人书和光盘。手被刀子划开,多年来一只手指不能回弯,还不悟。魔性大发时,对谁都是恶的,包括对待自己的父母,是不符合善和忍;而且一说就炸,他说:“都有师父管着,我有我的修炼方法,不用你操心,管好你自己得了……”是邪党文化邪灵,干扰切磋,干扰他向内找,加大他的执著。如果他看《明慧周刊》能象看别的故事一样,看看精進的同修是怎么做的,对照法找到自己的差距,正视自身存在的问题,就能不再浪费时间,不再懈怠放任!

党文化不但妨碍我们同化真、善、忍,还干扰我们提高,干扰整体配合。只有修去党文化思想和行为,共产邪灵才会被彻底清除,自身才会在大法中归正。

三、抛弃战天斗地的党文化狭隘思维,遇事要在忍上下功夫。

忍字是心上插把刀。遇事要豁达大度,宽容忍让。处理一件事情,大发脾气和心平气和时收到的效果绝对不一样。如果我们在受到侮辱或发生冲突时,能够放下高傲的心,去用别人的话,衡量自己的行为,我们会有新的進步和提高。

曾参说:“吾日三省吾身。”作为修炼人,往往遇到矛盾冲突时,都有我们要修去的人心,没有他人的指责,自己又怎能看到自身的过失?看不到过失,又如何能够修正自身呢?一个耳聋目盲的人,如何才能成功?

所以向内找,多看自身的不足,才能看到问题的所在,从而不断提升自己,才能具备谦卑的德行。一个成熟的修炼人,应有容人的雅量和宽容博大的胸怀,心平静气,慈悲祥和,时时处处都谦虚谨慎,就可以容忍别人不能容忍的事。

师父说:“尤其强调能忍,只有忍,才能修出大德之士来。忍,它是个很强的东西,是超过了真和善的。整个修炼过程都得叫你去忍,守住心性,不可妄为。”[2]

师父说:“作为炼功人,对于和你发生矛盾的人,对于当面羞辱你的人,你不但要忍,要高姿态,而且要感谢他。如果没有他和你发生矛盾,你怎么能够提高心性,怎么会在遭受痛苦时把黑色物质转化为白色物质,怎么长功?人在劫难之中是很难过的,但这时一定要克制住,因为随着功力增长的时候,那劫难是不断增加的,就看你心性能不能提高上去。开始时也许惹你生气,气的你够呛,憋的你很难受,气的你肝痛、胃痛的,可是你没有发作,你忍了,这就好,你开始忍了,一种有意的去忍了。你会慢慢不断的提高心性,你会真正把那事情看淡,那时就是更大的提高。常人把一些摩擦、一点事情看的很大,活着就为一口气,不能忍,逼急了什么事都敢干。但是作为炼功人,别人看的很大的东西,你看的就很小、很小,太小了。因为你那目标太长远了,太远大了,你将要和宇宙同龄。你再想想那东西,可有可无的,你往大了想想,那些东西都能过的去。”[2]

《解体党文化》一书中说:“苏东坡曾经说过,受了侮辱后就立刻拔剑而起与别人打起来,这是匹夫,根本谈不上勇敢,真正勇敢的人,在突然面临侵犯时,总是镇定不惊。而且即使是遇到无端的侮辱,也能够控制自己的愤怒。这是因为他的胸怀博大,修养深厚,志向高远。忍在传统文化中是自持、宽容、不记他人之过,但绝不是懦弱和无原则的退让。”

柔顺中含忍让之德,“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韩信受辱于胯下的典故流传了两千多年,这都反映出中国人对忍的推崇。中共则鼓吹斗争,“共产党的哲学是斗争的哲学”、“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解决问题的方法不是靠协商与对话,而是靠暴力和镇压,并将敢于报复描述为勇敢。

杜牧在诗中说:“忍过事堪喜。”《云游摘录记载》:凡是遇到横逆,先要想想自己为什么会遭到横逆,然后再思考处理横逆的办法,平神静气,不要愤怒,则可以消除灾患和远离横祸了,这是处理横逆的要领。

我自己在忍上也要多下功夫,下面让我们重温师尊的几段讲法,共同精進:

师父说:“别人对你不好你要一笑了之;别人发生矛盾的时候,作为第三者你都应该想一想:我应该怎么样做的好,这件事情换成我能不能守住自己、象修炼人一样面对批评与意见?修炼就是向内找,对与不对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总是不接受指责与批评,总是向外指责,总是反驳别人的意见与批评,那是修炼吗?那是怎么修的?习惯上总是看别人的不足,从来不重视看自己,别人修好了你又怎么样?师父不是盼你在修好吗?你为什么不接受意见老去看着别人?却不向内修、找自己呢?一说到自己的时候你为什么不高兴?你们在座的有几个在突然间有人指着鼻子骂你时能够做到心情坦然的?有几个面对别人的批评与指责心不动而找自己原因的?”[3]

“有的就象那火柴一样了,一划就着。就象那个地雷,一踩就响。你不能说我,一说我就不行。什么意见也听不了了,善意的恶意的、有意的无意的一概不接受,更不向内找,相当的严重了。”[3]“你们从现在开始都得注意这个问题,必须做到谁说都行,有就改无就注意,你能够面对批评、指责不动心你就是在提高。”[3]

“可是这从最根本的、最本质上证明一个人是不是修炼的人,不叫别人说这个东西一定得把它拿掉了。你哪方面做的都好、这方面不好,那都不能是修炼人。过去那修炼人一上来先在这方面做,这也是选弟子的条件。”[3]

“千万要注意了啊,从现在开始,谁再不让人说,谁就是不精進;谁再不让人家说,谁就表现的不是修炼人的状态,最起码在这一点上。(鼓掌)谁在这一关上要再过不去,我告诉大家,那可就太危险了!因为那是修炼人最根本的、也是最应该去掉的东西,也是必须去掉的东西,不去你就走不向圆满。不要变为常人做大法弟子的事。要圆满,不是为了福报。”[3]

师父一直都在给我们修好自己的机会,只是我们在强烈的自我以及后天观念驱使下,浪费了很多提高的机会,致使旧业没消又添新业。没时间慢慢修了,快点在法中归正自己,解体党文化,修去争斗心,一步到位!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