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年冤狱 家破人亡 右耳失聪

黑龙江密山市法轮功学员杨晓光被迫害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密山市法轮功学员杨晓光,现年五十八岁,在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十七年中,有十六年是在监狱中度过的,狱警用木板把杨晓光打的头破血流,杨晓光多次昏死过去,右耳被打聋。被热水烫,绑死人床,被灌生盐水。被吊铐,牙签扎肚子。戴太空帽。杨晓光被迫害的家破人亡,母亲离世,幼儿远离家乡。

一、两次进京上访,被劳教迫害两年,九死一生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江泽民为首的犯罪集团开足全国的宣传机器,污蔑抹黑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动用全国公检法司人员,开始疯狂打压迫害法轮功学员。杨晓光为了向当权者讲清法轮功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功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心向善做好人,打压法轮功是错的。杨晓光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和十月两次进京上访。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末杨晓光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被警察绑架到前门派出所。北京警察通知密山公安局,密山公安局派杨晓光单位的厂长和杨晓光妻子到北京把杨晓光接回密山,被密山公安局政保科的杜永山非法关押到密山第二看守所。十二月三十一日密山市法制科长曹天顺和另一名曹姓人员问杨晓光;你还炼不炼法轮功?你炼法轮功就教养你,你不炼就放你回家。杨晓光回答说,炼!

当日(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杨晓光被送到黑龙江省鸡西市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在劳教所每天都让看那些乱七八糟的电视,报纸,强行洗脑。逼着跑步,跑完步就罚站,根本不让休息。劳教所政委王洪武在一次给法轮功学员开会时污蔑法轮功。杨晓光把他说的话记载日记本里;“此人不文明,没教养,说话骂人。”狱警翻号时把笔记本收去,狱警问;笔记本是谁的,杨晓光说;是我的。狱警就让杨晓光罚站,撅着。一直到天黑把杨晓光关进小号,杨晓光在小号里绝食抗议,第三天才放回监舍。

劳教所的范大队长和另一个警察逼着杨晓光写保证书,杨晓光不写,他就逼着杨晓光跪在地上,用警棍往脚上打,用脚踢。范大队长又拿起一杯开水,把杨晓光脖子后的衣领拽起来,把开水倒进脖子里。他们又把杨晓光带回监舍罚跪,第二天关进禁闭室,那几天范大队吃完中午饭就到禁闭室对杨晓光拳打脚踢。

有一天省里来一个男的和四~五个女的帮教转化法轮功学员,在转化会上有个女的念污蔑法轮功的文章。杨晓光站起来用手指着她说;你住嘴,不许乱说!法轮功学员戴军也站起来制止她,不让她说。这时法轮功学员王学世快步上去把讲演稿抢下来撕碎了。当时上来十几个警察对他们三人拳打脚踢的把他们拖出会场,警察又拿花盆往他们三人头上身上猛砸。他们被砸的口鼻流血。躺在地上起不来了。王学世用两只手摸着自己的胸部对杨晓光说;晓光,我内脏可能被打坏了,不敢动弹。杨晓光满口牙齿被打的全部活动了。警察把他们关禁闭一宿。

在二零零一年五月的一天晚上,狱警看见杨晓光炼功就把他有关进小号,在小号里杨晓光还炼功,狱警就把他锁在地环上。对他说;你炼功就把你锁在地环上,不炼功就放你。杨晓光开始绝食。省里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司法厅长来检查转化法轮功的情况,杨晓光就向厅长举报劳教所袁干事打法轮功学员樊明胜的恶行。厅长问;你说的是真话?杨晓光回答说;是真话,炼功人不说假话!劳教所王政委连说带劝把厅长弄走后,当天晚上杨晓光被大字形锁在地环上,杨晓光开始绝食。黄科长用木板往杨晓光脚上狠打,杨晓光是脸朝上仰面躺在地上,黄科长拎来一桶凉水在脚下对着头猛泼上来,水一下就呛到杨晓光的鼻孔里,差一点被呛死。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黄科长又解开地环让杨晓光站起来,他冷不丁的用双拳连续猛击杨晓光的双耳和太阳穴。当时杨晓光耳朵被打聋了,什么声音也听不见,只看见黄科长暴跳如雷,嘴在动,听不见声音。杨晓光用手比划说听不见声音。黄科长害怕了,晚上用车把杨晓光拉到鸡西市卫校检查。黄科长让犯人高永胜和一个姓王的两人二十四小时的监护着杨晓光,到现在杨晓光的右耳什么声音也听不见。

二零零一年十月劳教所以保外就医的名义放杨晓光回家。

二、被判十四年,在黑监狱被残酷迫害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下午,杨晓光和鸡东县法轮功学员杨海玲(在密山拘留所被非法灌食,迫害致死,明慧网已经报道)拿资料从鸡西回密山,在开家门时密山第三派出所来两个警察把杨晓光身上的一部手机和几十元钱抢去。警察把他(她)们两人绑架到密山公安局刑警队车库,晚上给杨晓光上吊铐,刑警队有一个警察拿牙签往杨晓光肚子上乱扎,吊铐一夜。第二天早上把杨晓光带到刑警队审讯室,给杨晓光戴上太空帽,警察拿钳子往脑袋上使劲砸,嘴被捂得很严,上不来气,差一点被憋死。后来把杨晓光非法关押到密山看守所。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头部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头部

密山市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长杜永山让杨晓光按手印,杨晓光不按,上来几个警察给杨晓光上大背铐,他们在背后把着杨晓光的手强制按上手印。几天后刑警队有两个人问杨晓光资料点在哪?杨晓光说不知道。有一个大约有一百九十多斤的胖警察把杨晓光打倒后坐在他身上,压得杨晓光上不来气,杨晓光反抗站起来时,胖警察用双拳猛击杨晓光的太阳穴,把杨晓光打倒地上昏死过去,等杨晓光醒来后送回拘留所。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

几天后又把杨晓光关押到密山看守所,看守所让在押人员挑瓜子,杨晓光不挑。看守所长就对杨晓光罚站,不让睡觉。有一天杨晓光炼功,被副所长韩玉民看见了,他领一帮人给杨晓光戴上脚镣子,韩所长动手把杨晓光打得鼻口出血。三天后所长马宝生让杨晓光帮忙去转化其他法轮功学员被杨晓光拒绝。韩所长又来劝杨晓光别炼法轮功了,也被杨晓光拒绝了。

二零零三年三月密山法院伙同鸡西市法院在密山法院非法开庭,判杨晓光十四年,送鸡西市哈达监狱集训队。有一次狱警指使在押犯人搜查法轮功学员的行李时把手抄的大法书搜去了。当天晚上因为杨晓光不报数,警察指使林口县姓殷的在押犯人用木板狠打杨晓光脑袋,把木板打折后又用带铁卡子的皮腰带往头上猛打,头被打得皮开肉绽,鲜血顺着脸往下淌。杨晓光绝食,狱警指使十几个犯人把杨晓光按在地上往嘴里灌盐水,差一点把杨晓光灌死。他们又强行把着杨晓光的手按上手印。

19天后杨晓光被转到牡丹江监狱集训队,狱警指使犯人让法轮功学员撅着,交代余罪,有位法轮功学员抗议说;法轮功学员没有罪!几天后把杨晓光分到一监区,有个法轮功学员把手抄的师父经文给杨晓光,被站道的看见报告给一监区狱警。教改科宋干事和李干事把杨晓光关禁闭。杨晓光开始绝食不参加劳动,李干事问杨晓光为什么绝食?杨晓光说:我没有错。

有一天杨晓光炼功被狱警看见,一监区大队长白善明,大队教导员李洁志,指导员董玉江,又把杨晓光关进小号,小号干警宋军林他们几人把杨晓光打得脑袋肿大变形,眼睛都睁不开,回到监舍时别人都认不出他了。

二零零四年末狱警让把写好的过年时老百姓贴在门上的对联装箱,杨晓光写了十张“法轮大法好,退党保平安”装在箱子里。法轮功学员王永强看到后写了二百张“法轮大法好,退党保平安”摆得满地都是,被犯人看见告发,狱警开箱检查,把“法轮大法好,退党保平安”的对联都收去了。因为杨晓光和法轮功学员刘国来说话,警察指使站道,杂工把杨晓光打得鼻口出血,牙被打掉一块碴。